他在夏日里沉眠 by 春风榴火

时间: 2019-10-07 17:01:36

【他在夏日里沉眠 by 春风榴火】小说在线阅读

他在夏日里沉眠 by 春风榴火

他在夏日里沉眠
作者:春风榴火
文案
■正经文案■
国内最后一场万众瞩目的荣耀之战,大神Eric被禁赛
三年后,他强势归来,带领一支默默无闻的队伍,
在联赛中血腥拼杀,成为最有潜力的黑马队
曾经身为最强辅助的她,已沦为网吧代练,潦草度日。
关于救赎与原谅,关于憎恨与理解…

她陪他,从网瘾少年到世界冠军
在见证荣耀的舞台,她却亲手将他拉下神坛,埋入深渊。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他是世界最强ADC,
她是他的辅助,也是他的骑士,保护他,追随他,永不背叛。

从少年到白头,在时光里与子相恋,与子沉眠,与子终老。

■服用指南■

ps1:非典型电竞文,主要谈恋爱

ps2:本文分两个部分,前期是高中时代
后期男主和女主重逢,破镜重圆,别被文案吓到,不虐啊,很甜的
ps3:男主穷,女主富,男主有天赋,女主被男主手把手带成神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大魔王.徐,小白兔.陆 ┃ 配角:唐酥,夏骄阳 ┃ 其它:她不乖,他不坏

金牌编辑评价:
ag8下载|官方 高中大学时期,女主陆眠爱上徐沉,并因为他接触英雄联盟的电子竞技,徐沉没有参加高考,加入了职业战队,陆眠大学追去了徐沉所在的城市,与他相爱。后来,徐沉蒙冤被禁赛三年,与陆眠分别,三年后破镜重圆,男女主共同拿到世界赛的总冠军。后来陆眠从父亲陆时勋的遗物里,得知了十年前徐沉父亲的死亡真相,最终恶人伏法,陆眠和徐沉终成眷属。文章行文流畅,语言张力较强,人物性格鲜明,感情细腻真实,情节跌宕转折颇多,结局高能反转。

☆、第一章

你心虽善感,却从不改变,你灵魂柔软,却永不妥协。
---拜伦《给奥古斯塔的诗章》
1
“恭喜4号玩家,在本网吧英雄联盟排位赛拿到四杀,奖励一瓶可乐,请玩家到服务台领取。”网吧冷冰冰的电脑女声响了起来。
陆眠点开段位界面,确定了账号已经顺利成为了铂金一,才退出游戏,站起身走出座位,来到网咖服务台,领到了一瓶可乐易拉罐,网管小哥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她穿着一身浅灰色间蓝的棉质运动卫衣,衣服明显不合身,将娇小的身子一整个套住,容颜清秀,只是皮肤略微有些苍白。
“想不到刚刚在排位赛拿四杀的竟然是个妹子。”陆眠走后,网管小哥对边上电脑边负责刷身份证的小哥说道。
“不稀奇,今年季赛夺冠的mc战队的辅助也是个妹子,玩得一样很6。”
……
陆眠走出网吧,魔都冬季的冷风飕飕地灌进脖子里,她拉了拉衣领,呼出一口白气,拿出手机点开q.q,找到最近聊天人头像打开,编辑文字:“你要的铂金一段,拿到了,请登录查验。”
几分钟后,对方发来一个ok的表情,紧接着,银行短信进入,300块入账。
陆眠删掉了那个最近联系人,然后抽出耳机戴上,将手机放回了口袋中,双手揣兜,朝着马路对面的便利店走去。
毕业之后,她没找什么正经工作,而是开了个某宝店铺,给人当代练,打排位拿段位,或者提高账号胜率,甚至陪练都干过,在lol,能靠手指敲键盘赚到钱的,除了高薪收入的职业队员,还有如陆眠这种靠着多年游戏经验给人养号的不固定收入群体。
陆眠走进便利店,在货架中拿了几包花花绿绿的方便面。
“eric,明晚的复出赛,有什么要准备的吗?”一个男声从对面货架传来。
她的指尖轻触在一包方便面上,岿然不动。
摘下右耳耳机,接着听到了那个无数次在梦中出现过的声线,宛如风拂过耳畔,带来一整个夏日的沉睡。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迷妹已经准备好,我直接受宠就可以了。”他一如既往的轻佻,狂妄。
透过货架斑驳的间隙,她的目光随他流连,他容颜依旧,只是褪去了青涩,轮廓五官更显成熟,薄唇微抿,几缕刘海垂下,掩住目光的澄澈锐利,带着一股子戾气,又是那么的不屑一顾,多年不见,他似乎清减了…一身白色衬衣,干净修身,成熟持重。
陆眠的手不住地颤抖着,微微抬眸,在货架的间隙中,她只看了他一眼,三年来用残砖断瓦一点一点修复的世界,喟然崩跌……
“寂寞也挥发着馀香,原来情动正是这样,
曾忘掉这种遐想,这么超乎我想像”
左耳的耳麦中,传来了张国荣动人的声线,这首《有心人》,他曾无数次在她耳畔浅哼低唱。
“eric,三年前s8世界赛,如果你没有被禁赛,这三年就没有韩国人什么事了。”toy不无可惜地说道。
“迟早的事,已经等了三年,不急。”他依旧自信,风光霁月。
她的心骤然被一双无形的手紧紧桎梏住,呼吸都带着颤栗,生疼。
她将他的梦,一毁三年。
“但愿我可以没成长,完全凭直觉觅对象,模糊地迷恋你一场。就当风雨下潮涨。”
将方便面一股脑扔柜台,陆眠匆忙地掏出皮包,抽出一张百元的钞票递过去,营业员是个年轻小姑娘,动作麻利地清算了商品,找零。
男人爽朗的说话声越来越近,她的心跳越来越快……
“不用找了。”陆眠抱起口袋转身跑出了便利店,几包方便面掉落在地,陆眠也顾不得去捡。
落荒而逃。
“哎,小姐!”营业员不知如何是好。
“结账。”toy将两包万宝路递到柜台。
营业员接过商品,抬眸,目光掠过了矮个子的toy,看向他身后的eric。
“哎?你是?”
“我不是。”eric否定。
toy啧啧感叹,禁赛三年,还能被被粉丝一眼认出来的,恐怕也只有当年让整个电竞圈为之疯狂的大神eric。
“就是你!”营业员坚持,从柜台下拿出一个浅色的钱夹,钱夹里嵌着一张陈旧泛黄的照片,照片里,是一身校服笑得矜持的eric,彼时年少,如野草般疯长,目光更显张狂。
eric微微一怔。
“这是刚刚那位小姐落下的,照片上的人,好像是你,请问你们认识吗?”营业员解释说道。
toy接过钱夹,拿着照片看了看,又抬眸打量了eric一眼,惊叹道:“队长,真是你啊!啧啧,现在的粉丝神通广大啊!连你这么久远的照片都能搞到,这么青涩,这是你高中的时候吧……”他话音未落,eric已经一阵风似的跑出了便利店。
空空荡荡的马路上行人寥寥无几,eric目光慌张地四野里张望,像弄丢珍贵玩具的孩子,不知所措。
-
陆眠几乎是一路小跑,呼吸紊乱,跑到一个路亭边停下来,大口喘息。三年,陆眠以为,只要时间够长,距离够远,没有忘不掉的人,没有放不下的爱。
显然,她低估了自己,那一场轰轰烈烈的暗恋,她爱了他十年,宛如烈火燎原,从此她的世界,一片荒芜,寸草不生。
手机响了起来,陆眠颤抖的手接了电话,叶蓝乍乍呼呼的声音响了起来:“眠眠,你快…快看微博!”
“我很久不用微博了。”月光下,陆眠在马路花坛边缘平衡着身子走着,无力地说道。
“不是啊!是eric!eric复出的消息,在网上已经炸了!本季赛的黑马mc战队,幕后指导的神秘队长,就是e大啊啊啊啊啊!”叶蓝应该是在网吧,那边声音非常嘈杂,隐约还能听到eric的名字,显然为这事玩家已经陷入了疯狂状态,正如此刻的叶蓝。
“哦…我去看看。”
“咦,眠眠,你怎么这么冷静?”叶蓝奇怪了:“你和eric,你们以前不是……”
“别说,现在我连自称他的粉丝都不配。”陆眠自嘲地笑了笑,一丝苦涩划过眼眸:“有什么好激动的。”
挂断电话之后,陆眠用流量下载了一个微博app,登陆了那个三年不曾上过的账号:沉睡的陆陆。这个微博名,她想了好久,苦心孤诣地在里面镶嵌了他的名字,却又是那么的不动声色。
圈内的消息传得非常快,她的首页几乎已经被eric复出的消息刷屏,消息是mc战队发出来的,算是为明晚的季赛进行预热。eric被禁赛三年,三年里,彻底消失在了公众视线中,他的最后一条微博,还是三年前打lpl的前一晚队员聚餐的时候,陆眠用他的手机发的全员一起吃火锅的照片。
eric的粉丝已经彻底陷入了癫狂状态,陆眠经过一个网咖门口,都能听到里面的欢呼和尖叫声。
这就是eric,英雄联盟电竞圈的神话,eric。
而三年前,这个神话,却是由她亲手终结…
她将他推下神坛,埋入深渊。
-
eric一个人失魂落魄回了俱乐部,toy和几个队员坐在沙发上高谈阔论说着什么。
“啧啧,老大年轻的时候,还真是小鲜肉啊!”toy感叹着:“怎么到现在就长成整一变.态大魔王了呢!”
“这照片哪里搞来的,简直绝版!”毛豆拿着照片眼睛都放光了。
“一粉丝皮夹里顺来的。”
“我靠,什么粉丝有这能耐,别是老大过去的相好吧?”藤木坐在沙发上笑得一脸猥琐。
“这照片好像不完整啊。”拿过照片,栗子修长的手指拂过照片边缘:“这好像是一张合照吧,被人中间撕开了。”
“照片后面有字!”毛豆抽过栗子手里的照片,翻过来念道:“眠?”
“眠?在老大照片背后写一个眠字。”toy露出一个老司机的微笑:“粉丝妹子这是想和老大睡觉觉啊!”
“哈哈哈toy你想象力能不能再丰富一点!”
eric走过来,一把抽过毛豆手里的照片,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阴着脸“砰”地关上了房门。
几个队友不知所以,面面相觑。
eric背靠着门,拿着那张照片,手抑制不住地颤抖,照片背后的裂口处,写着一个眠,因为时间久远,字迹已经泛黄模糊。
他伸手在柜子里摸到一把钥匙,然后从里面拿出一个小木盒,用钥匙打开,从里面抽出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个穿着蓝白校服的女孩子,宽大的校服笼着她娇小的身躯,笑得肆无忌惮,照片的背面,娟秀的字迹写着一个:沉。
他将两张照片放在一起,左边和右边的裂口正好重合,男孩和女孩并肩站着,两个人因为害羞并不是特别亲密,站姿显得比较僵硬,然而目光却是甜蜜。
背后的字,合起来:沉眠。
-
陆眠匆匆赶回便利店,拿回了她的钱包,里面钱虽然不多,四五百,但对于目前的她经济状况来说,不算少了。
向营业员道谢之后,她打开钱夹检查,钱没丢,卡也都还在,唯独钱夹里的照片不见了。
营业员见陆眠神色不对,连忙问道:“小姐是丢什么东西了吗?”
“呃,照片不见了。”陆眠愣愣地说道。
营业员一听,并不是少了钱或者什么的,放下心来说道:“我给刚刚换班的阿玲打电话问问,是她捡到的你的钱包。”
陆眠想了想,还是说道:“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不打紧。”说完她走出了便利店。
那张写着沉眠两个字的照片,是他们唯一的合照。
三年前lpl总决赛后,他亲手将照片撕成了两半扔在地上,告诉她:“陆眠,离我远点,我永远不想再和你同框,真他.妈恶心。”
一字一句,字字诛心。
他说的那般镇定和平静,都是走了心过了脑,并非冲动的话。
以至于陆眠这般刻骨地铭记着,心翻来覆去疼个遍,直到最后彻底麻木掉。
照片被轻飘飘地扔在了地上,很久以后,陆眠返回去,找那两张被撕开的照片,只找到他的那半,背后写着一个眠字,另外一张她的照片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了,或许是被风吹进了时光里。

☆、第二章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盛夏已至,灼热炎炎,它可以侵袭我们的身体,却无法阻挡我们前往高考的步伐。三年时间弹指一挥,不知不觉,离高考仅剩200天。”
“回忆过去,春寒料峭中有我们执着的追求,雷雨滂沱中有我们跋涉的脚步,木叶萧瑟中有我们朗朗的书声,北风里有我们坚定的背影。”
……
“同学们,让我们奋斗200百天,让飞翔的梦在六月张开翅膀,让雄心与智慧在六月闪光,让明年6月7日被夏中历史永远铭记。”
盛夏的清晨燥热温度开始升腾,陆眠念完誓师词,面颊还微微泛着紧张的红晕,抬眸看向台下,九百多件蓝白校服齐刷刷地鼓掌,宛如海涌浪花。她羞涩地将话筒还给了教导主任,然后下台返回操场,回到了自己的班级所在的区域,迅速隐没于人群中。
陆眠心里的忐忑和紧张还没有平复,边上唐酥便凑了过来:“眠眠,刚刚你在念誓师词的时候,后面几个男生在说你的坏话。”唐酥容颜娇俏,皮肤朝阳中异常白皙,唇上涂着有色唇彩,一张一合,唇红齿白:“路安,潘飞,孔向文他们,说你装…”最后那个字,她没有说出来。
这几个男生,是坐在最后排的几个,成绩不好。
倒不是说成绩不好的,就一定讨厌成绩好的,但是他们就格外看不惯陆眠,觉得她在故作清高。
“念的是什么j.b玩意儿…听着真恶心…”
队伍后排男生们窃窃私语的声音有点大了。
陆眠没有理会他们,从包里拿出高考必背古诗的小本子看了起来,唐酥在边上安慰道:“你这词写得挺好的,我听着热血沸腾的,不愧是我们班的语文课代表。”
“网上抄的。”陆眠眉宇清隽,目光澄澈深幽,有一股让人陷进去的力量,淡淡看了她一眼:“昨晚本来想自己写的,结果睡着了。”
“现在成绩好了不起,将来还不一定能找到工作呢…”
后排的声音越来越刺耳,要不是班主任老陈就站在队伍排头,唐酥铁定窜后排去给陆眠打抱不平了,这些男生,半点风度都没有,成天除了玩游戏就是逗女生,说谁找不到工作呢?
“虽然成绩不一定都和工作挂钩,不过陆眠有家庭优势,后天还努力…社会阶层,人和人之间,差距就是这样拉开的。”一个略有磁性的嗓音传来,说话的人,是夏骄阳,唐酥的男友,当然…是地下的。
唐酥嘴角绽开了笑意,陆眠回头看向夏骄阳,目光却与夏骄阳身边的徐沉深邃的眼眸撞上,他似乎在看她。
陆眠连忙回过头,一颗心比刚才在台上跳得还活跃,不能平静…
一整个早上的誓师大会,陆眠脸上的红晕都没有褪下来。
誓师大会结束之后,唐酥和陆眠牵着手回教室,徐沉和夏骄阳走在他们的前面,夏骄阳手里抱着篮球,个子高出徐沉一个头,明显也要比他健壮许多,徐沉清瘦,穿着宽大的校服和夏骄阳走在一起,总显得违和,但是两个人是很好的朋友。
当然班上也有腐女们开玩笑说俩人关系好得像在搅基,虽然夏骄阳有生理优势,但是女生们一致认定,夏骄阳是受,徐沉才是攻。
这是一种感觉,嗯,腐女们独有的直觉,这种直觉,来自于徐沉的气质,冷落疏离,淡而不寡。
路过篮球场,人群中夏骄阳一个三步上篮,引来女生的尖叫一片,他走到哪里都是引人注目的,据说他被其他班的女生评为三年级的级草,不过陆眠不以为然,她偷偷地瞥了树下下身长玉立的徐沉一眼,清晨的阳光从枝条间投下,在他脸上画了疏淡的影,光的部分格外明澈。他安静矜持,目光随着夏骄阳手里的篮球而动,不过他并没有加入夏骄阳的个人秀。
夏骄阳就宛如盛夏的骄阳,暖烘烘炙烤着周围人,而在陆眠看来,徐沉,更像是冬日里沉睡的困兽,谁也不知道他何时苏醒,醒来之后,会是什么模样。
少女的心思,总归是细腻和文艺的,尤其是心思里装了心事。
回了教室,陆眠被班主任老陈叫到了办公室,说的话无非是鼓励她,让她在这最后一年里不要浮躁,稳打稳扎。
“陆眠,你是能考清华北大的好苗子,老师对你寄予厚望。”
老陈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糙汉,总是穿一件红色的衬衣,将衬衣扎进休闲裤里面,露出他的鳄鱼皮皮带,皮鞋里穿的是丝袜,有一次教室里电灯坏了,老陈挽起袖卷亲自上阵换灯泡,电灯下是唐酥的桌子,当她眼睁睁看着老陈脱了鞋露出穿肉色短丝袜的脚,踩在她的桌上修灯泡的时候,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但总的来说,老陈是一个十分负责的高三班班主任。
“你把徐沉叫我办公室来。”陆眠临走的时候,老陈吩咐道。
“好。”离开办公室,陆眠的心跳又开始加速。

【他在夏日里沉眠 by 春风榴火】(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