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亲狈友4之欺师盗爱 by 恩顾

时间: 2019-10-07 10:01:36

【狼亲狈友4之欺师盗爱 by 恩顾】小说在线阅读

狼亲狈友4之欺师盗爱 by 恩顾

?  第四部《狼亲狈友之欺师盗爱》作者:恩顾[出版书]

  文案:

  好吧,杜佑山认了,武甲的确是 「无价」,

  不过武甲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却不是他……

  杜佑山的故友魏南河也好不到哪去,

  魏正七终于要考试了,不过小七仔不想念书就算了,

  还在考试前和女孩子眉来眼去,偷传简讯……

  气得魏叫兽怒意十足、醋劲大发!

  怒意十足的还有段和,谁教夏威还想着要外出闯荡、大发横财,

  这不是摆明了要段和苦守寒窑吗?他非打断夏威的腿不可!

  而柏为屿终于要开画展了,却为了钱,把自己卖给段杀了……

  不过当多话男碰上面瘫男,哪个会先失控抓狂?

  为了杨小空的将来,白左寒决定当着众人的面前把话说清楚,

  杨小空羞答答: 「我和白叫兽在外头过了一夜,他还硬要我亲他……」

  这扮猪吃老虎的杨小空,终于要吃掉白叫兽了!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第一章

  魏教授一回来就开骂了,劈哩啪啦将柏为屿骂了个狗血淋头,连带过来玩耍的夏威和段和也只能在一边忍受着魏教授漫长的训斥,而乐正七坐在杨小空床边吃着一颗颗的鹌鹑蛋。

  魏教授教训柏为屿好一会儿后,才恨铁不成钢的总结道: 「我拜托你能不能长点脑子?你除了吵架、打架还会什么?你自己看看,没一件事办得好,到头来还不是要我去帮你收拾烂摊子,而且你这次居然还拉着杨小空下水?」

  柏为屿张嘴欲辩解,乐正七拉拉他衣角劝道: 「别和他顶嘴。」

  魏南河一瞪眼, 「怎么?还有话说?你以为杜佑山像夏威那种傻子,你吵吵骂骂就可以算了的?」

  夏威委屈地向段和抱怨: 「阿娜答,你听、你听,他骂人就骂人,干嘛拿人家当范例嘛!」

  段和皱眉: 「你什么时候开始一字一句都是人家人家的?」

  「把小空救回来的方法有几千、几万种,你倒是厉害,一挑就挑中这个最烂的方法!」魏南河气疯了,指着柏为屿的鼻子喝斥道: 「你知道杜佑山的人脉和权势有多强大吗?连我和曹老都不想惹他,你一个还没毕业的毛头小子想和他斗?我告诉你,他有的是办法能你一辈子翻不了身!」

  柏为屿低着脑袋,有气无力的嘀咕: 「惹都惹了……」

  段和见柏为屿脸色不太对,摸了摸他的额头,惊道: 「为屿,你在发烧,怎么回事?」

  柏为屿翻白眼,心下痛骂:怎么回事?你怎么不问问你那个禽兽哥哥?

ag8下载|官方  魏南河得知柏为屿果然在发烧,便稍收怒气: 「现在只能等了,我请左寒帮你说情,到时大家约出来一起吃顿饭,你说话别再那么难听,我以前也和杜佑山吵过,这人私底下阴险又爱记仇,不过表面上还是会装得慷慨大方的,再说你也有利于他,他从来不和钱过不去。」一转头,换个目标训斥: 「乐正七,大人说话你在这里凑什么热闹?作业做完了?」

  乐正七举举爪子,很兴奋: 「明天开始放联考前温书假!」

  魏南河一窒, 「你知道什么叫温书假吗?」

  「我知道、我知道,只不过先让我玩个一天又不会死,而且离联考还有一个多月呢。」乐正七专心致志地磕瓜子,磕掉瓜子皮把瓜子肉囤积在一个小杯子里,刚囤了小半杯,夏威见到便抢过来一口吃掉。

  一阵死寂,段和脑门上有一滴冷汗滑下来,柏为屿扯一下嘴角: 「七仔,冷静。」

  乐正七从书包里抽出一把青铜匕首咻地往夏威刺去, 「还我瓜子!」

  夏威大惊,连滚带爬地躲到段和身后, 「阿娜答,救命!」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魏南河劈手把匕首没收, 「乐正七,你居然把这种东西带到学校去?」

  「南河,他吃我的瓜子!」乐正七咧开嘴嗷嗷叫。

  魏南河揪住乐正七的耳朵, 「别给我转移话题!不打你一顿,我看你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乐正七护住耳朵嚎啕: 「我磕了瓜子要给师叔的……」

  段和往夏威脖子上赏了一巴掌, 「叫你别闹事,不打你一顿,我看你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夏威 「呸呸呸」吐出刚吃下的瓜子, 「还你、还你!」

  唉,懒得管你们这些死小孩了,魏教授撒下乐正七,拎着匕首大步走了,乐正七捡起杯子抽抽噎噎地继续嗑瓜子。

  段和打通电话给段杀: 「喂,哥,为屿在发烧你知不知道?哦,你知道?什么,已经断断续续烧两天了?吃药没什么用?你不怕他烧糊涂?」

  段杀问: 「那怎么办?」

  「带他去打一针!」

  柏为屿哀嚎: 「段和,你别出馊主意,我不要打针!」

  「嗯,叫他等着。」段杀挂掉电话,当机立断出门来接柏为屿去打针。

  柏为屿用眼神杀死段和, 「我诅咒你!」

  段和摊手, 「请便。」

  柏为屿无语:这两个人不愧是兄弟,说他们不像,有时候那个耍赖的死样子还真像!

  夏威安抚道: 「孩子别怕,拉下裤子露出雪白的屁屁,有美丽的护士姐姐在,一下就好了。」

  段和微笑: 「不错,那天夏威打破伤风,喊得医院屋顶都要塌了。」

  夏威悻悻然抓抓后脑勺,没话找话说: 「小七,明天开始放假了?我带你去玩吧,我跟你说,我发明了一种先进的捕鱼技术……」

  段和冷眼打断他: 「不许用炸药,那会危害生态环境。」

  「讨厌,不是炸药那种粗鲁的东西啦!」夏威故作娇羞地翘起兰花指, 「人家研制了一种发电设备咩,用电的、用电的!」

  段和假装好奇: 「哦?阁下说的可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破风扇和半导体?」

  夏威以手捂脸,惊恐道: 「你怎么知道?我都是趁你上课的时候研制的!」

  「请您不要用‘研制’这么高级的字眼,您那叫作垃圾组装。」段和礼貌地纠正。

  「它们不是垃圾,我已经研制到最终阶段了!」夏威紧张地摇摇段和: 「你把它们怎么了?」

  段和云淡风清的道: 「我只是让它们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你!」夏威怒极,却找不到桌子可以掀。

  段和揪着他的头发扯到自己身边, 「你给我安份点会死吗?」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阿弥陀佛!」夏威一脸哀怨: 「小七,那明天我们只好烤蚯蚓来吃!」

  段和眉毛一挑: 「不许吃恶心的东西。」

  乐正七唾弃道: 「蚯蚓有什么好吃的?我们到田里去抓菜虫……」

  柏为屿大惊失色: 「那不是毛毛虫吗?」

  「菜虫是肥肥的,皮滑滑的!」乐正七舔舔嘴, 「放进热油里,一下就可以捞出来吃了!」

  柏为屿反胃: 「小七,够了……」

  夏威谈起这些,不由得兴致大发: 「还有还有,知了还没长翅膀的时候,和蛆一样,会在下雨后会从土里钻出来,我们可以把它们串成一串,烤个四、五分熟就可以吃,皮脆脆的,肚子里还没熟的……」

  乐正七咕噜咕噜咽了口口水,两眼发光,柏为屿捂着耳朵痛苦地扭过头去,趴在昏迷的杨小空身上扭动: 「咩咩,救我……」

  段和扭住夏威的耳朵,将他拖了出门,压低声音威胁道: 「我警告你,让我知道你吃了这种恶心的东西,以后别想再和我亲嘴。」

  夏威痛苦地作一番思想斗争,最后只好点头,哀怨地挨着段和, 「和哥哥,我不吃了。」

  段和满意地揉揉他的脑袋,奖励一个吻, 「好乖。」

  段和到魏南河的书房去研究他们的课题,夏威陪柏为屿和乐正七在杨小空房里打牌。

  十点多,段杀横跨一个市区到达妆碧堂,没找到柏为屿,调头到工瓷坊,礼貌性地向魏南河打个招呼,然后问段和: 「柏为屿呢?」

  段和乐呵呵地带他去杨小空房里, 「你怎么还是连名带姓的叫他名字?」

  「不行吗?」段杀手不离烟,抽完一根又一根。

  「你们的事,谁管的着。」段和好笑。

  打牌的三个人横七竖八地倒在床上睡着了,可怜的杨小空被压在最底下,连呼吸都不顺畅,段杀一脸不快地把乐正七的脑袋从柏为屿肚皮上搬走,乐正七身子一歪 「咚」地枕在夏威胸口上,夏威从气管里发出一声短促的 「啊」,再无声息。

  段和极度不满地抗议: 「哥,夏威会被你砸死的!」

  「这么容易死,活着也没用。」段杀摸摸柏为屿滚烫的额头,把他扶起来, 「柏为屿,醒醒,打针了。」

  柏为屿半睁开眼,看清发话者是段杀后,立刻头一歪, 「我不要打针!」

  段杀使劲把他抱起来, 「别吵。」

  「不要你抱!」柏为屿蹬腿。

  「谁爱抱你!」段杀毫不客气地把他放下,扯着他住外走。

  段和气咻咻地把乐正七的脑袋从夏威胸口上推开,弯腰拍醒夏威, 「唉,很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夏威软绵绵地搂住他,嗲声说: 「和哥哥,抱我……」

  「抱你的大头鬼啊!」段和赏他脑袋一个爆栗。

  夏威两脚勾住段和的腰,撒娇: 「抱我咩……」

  段和没法子,使出吃奶的劲把他抱起来,一摇三晃地走到楼梯口,碎碎念骂道: 「你这不要脸的,越来越不像话了,背你都去了我半条命,居然还要抱……」

  夏威心疼他家阿娜答了,爬了下来, 「好好好,换我抱你。」

  「别吵!」段和拍开他的手。

  夏威拦腰抱住他, 「我抱、我抱!」

  「叫你别吵!」

  夏威嬉皮笑脸的: 「抱抱嘛!」

  段和摆开架势,扎马步, 「你抱。」

  「一、二……」夏威抱得青筋暴起。

  段和巍然不动。

  「一、二啊……」夏威涨得满面通红。

  夏威自尊心遭到极大打击,半天说不出话来。

  段和掸了掸衣领,鄙夷地哼了声: 「看到没?真没用。」

  夏威捂脸嚎啕: 「呀咩跌……人家不活啦……」

  杨小空第二天醒过来,脑袋有点疼,不过肚子却饿扁了,走到楼下看到魏老在屋檐下的摇椅乘凉,魏南河坐在他身边替他剥花生。

  「魏师兄。」杨小空抓抓头,窘迫地打个招呼。

  魏南河看他一眼, 「起来了?」

  「嗯。」

  魏南河把剥好的花生放在魏老手心里,闷哼道: 「小空,我最讨厌柏为屿一个毛病,你知道吗?」

  「什么?」

  「自作主张、盲目自信、感情用事、思想天真、性格浮躁!」

  杨小空一头冷汗:师兄,这不只一个毛病吧?

  魏老使劲嚼着花生,插嘴道: 「还不给我生孙子?」

  魏南河又剥了几个花生塞给他老爸,对杨小空说: 「总之,杜佑山不是坏人,但也绝不是好人,昨天他没能对你怎样,不过今后你和他接触时,自己最好小心点。」

  「嗯。」杨小空的脸腾地红了,连忙转移话题: 「那、那为屿的事……」

  「他的事大概没下文了,他和杜佑山吵成那样,我看他们别想再合作。」魏南河站起来,将剩下的花生放进罐里, 「柏为屿这小子,恃才傲物,说白了就是愚昧无知!以为自己有才能就通行无阻?现在这个时机,首重宣传和炒作,如果有杜佑山的画廊给他撑腰,他至少可以少奋斗十年。」

  杨小空咬咬嘴唇,眼圈红了, 「魏师兄,那现在怎么办?」

  「皇帝不急急死太监,我和杜佑山什么事都谈不来,只能看看白左寒说情说的怎么样了。」魏南河不屑地丢出这句话,弯腰替魏老拍掉身上的花生碎末,对魏老念叨: 「爸,别老用左边牙齿嚼,右边的牙都带你去补了,多用用右边。」

  魏老瞪着一双苍老灰暗的眼睛: 「右边是哪边?」

  「你拿筷子那一边。」

  魏老听话地用舌头把花生挪到右边努力嚼啊嚼。

  杨小空走下台阶,往妆碧堂跑,魏南河叫住他: 「小空,为屿不在,他病了,段杀昨晚带他去打针。」

  杨小空停住脚步,环顾一番,觉得今天工瓷坊过份冷清,陶工和窑工都不知所踪, 「呃……那人都去哪里了?」

  魏南河头疼,往山里一指, 「夏威带他们去捞鱼了。」

  站在溪边的夏威肩扛着一块破铜烂铁,正耀武扬威地向众人炫耀这块破铜烂铁。

  昨晚他缠着段和去垃圾堆里把这堆破烂捡了回来,又敲敲打打修理一晚后,兴冲冲的带来试验,只见夏大发明家反手使劲扭开装备上的一个按钮,迅速把悬挂在装备上的两根细铝棍操在手里,装备顶上有个小红灯泡,一闪一闪的,夏威挥舞铝棍介绍: 「灯泡持续亮的时候就说明发电成功了。」

  乐正七指着灯泡: 「持续亮了。」说着就要伸手去摸。

  夏威跳开大喊: 「别碰!现在我全身是电,碰我一下就电死你了!」

  乐正七不信: 「那你自己怎么不会触电?」

  夏威举起手里的铝棍, 「发电后,电从我的左手进来流经全身,再从右手出去,所以我是安全的,不过我两手都要拿铝棍,只要丢掉一边就会触电。」

  「为什么呢?」一干人等听得一楞一楞的。

  夏威不屑道: 「这是我的专利,告诉你们还叫什么专利!」

  段和在旁边笑道: 「你放心,没有人愿意赞助你这种低级专利的。」

  夏威啸叫: 「你看不起我!」

  段和摆摆手, 「我只是提醒您,您没有保意外险,自己小心,电死你我可不管。」

  夏威愤恨恨地一脚迈入溪里, 「你们都别过来,睁大眼睛看了!」他磨磨蹭蹭地走到溪中央,水流不急,水深及腰,脚下的石子和水草清晰可见,有几条鱼正在大石块下游动,阳光照在水面上反光刺眼。

  乐正七和几个陶工在岸上急催道: 「什么动静都没有,骗人的吧?」

  夏威将手里的两根铝棍放进水里,划了几个半圆,那气势还真有点像大侠舞剑似的,只见方圆两、三公尺内的水下一片翻腾,水花四溅,紧接着,十几条鱼,有大有小,纷纷翻着肚皮浮上来。

  众人目瞪口呆,段和也楞了一楞。

  夏威扭头往岸上走,眉开眼笑地招呼道: 「快捞快捞,它们只是电晕了,过一会儿就醒。」

  一干人等欢呼着扑下水里,七手八脚地把鱼捞上来,夏威在段和面前翘起鼻子走来走去,等着夸奖,段和坐在岸边的石头上,远看着一群人正欢天喜地的围在一起捞鱼,笑微微的说了句: 「挺厉害的。」

  夏威心花怒放,想装谦虚都装不出来,笑成一朵傻瓜花,满脸得意: 「知道你老公厉害了?哈哈哈!」

  段和嗤笑: 「一点小夸奖尾巴就翘起来了,正经事不做,整天只会耍小聪明。」

  夏威用手背揉揉鼻子,悻悻然转身下水。

  鱼篓放在浅岸,段和探头看了看,足有半篓鱼,有的鱼醒了,在篓里蹦跶不休,段和捡出好几条小鱼丢进溪里,嚷嚷道: 「够多了,你们别把小鱼捞上来!」

  夏威又电晕一大片鱼,喘着粗气爬上岸, 「累死了、累死了,这玩意儿真重!」

  段和遥望溪里一条条漂浮的白肚皮,直皱眉头, 「好了,诛九族啊你!」边说边从篓里挑小鱼丢出去,挑了一半,惨叫: 「啊……谁把水蛇捞进来的?」

  那条水蛇被电得全身软绵绵的,勉力支起脑袋,眼睛盯着段和,嘶嘶吐信子,段和差点摸到它,惊魂未定地连连后退。

  「敢吓我家阿娜答,给你点教训!」夏威用手里的铝棍一点蛇头,水蛇 「啪」的一下抽搐成一团,摊开,彻底软了。

  段和指手画脚的: 「还不快把它丢出去!」

  「我没手。」夏威很委屈, 「如果放下一边铝棍,我就会被电死。」

  段和急红了脸: 「不会关了它啊,电够了吧你?」

  「好好好。」夏威应着,一扭头,脸色一白, 「我没手关。」

  段和: 「……」

  夏威嘴一扁,眼泪汪汪地看着段和: 「怎么办?」

  段和: 「……」

  杨小空端着一盆鸭蛋坐在妆碧堂门口剥蛋壳,需要的不是鸭蛋,是蛋壳,剥下的蛋壳内有三层薄膜,要边泡温水边用镊子一层层剥干净,然后晾干留着做漆画用,大漆里的白色偏于茶色,并没有纯白,故而只能以蛋壳为白,还能制作出各种肌理效果。

【狼亲狈友4之欺师盗爱 by 恩顾】(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