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瘾 by 弱水千流

时间: 2019-10-07 08:01:36

【心瘾 by 弱水千流】小说在线阅读

心瘾 by 弱水千流

?  《心瘾》作者:弱水千流【完结+AG亚洲手游|官方网站】

  文案

  热血洒江山,有泪不轻弹。

  这是尚萌萌的人生座右铭。

  然而自从遇到了穆城,

  尚萌萌被啪啪打脸——

  她每天晚上可以用几十种姿态哭出声。

  ——————————

  “爱你锋利的伤痕,爱你冷酷的心疼。

  多谢你如此精彩耀眼,做我平淡一生中星辰。”

  ——改自《远辰》陈粒

  入坑须知

  1、撒糖使我快乐,所以这是超级大宠文。

  2、HE,SC,作者智障,无逻辑。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城,尚萌萌 ┃ 配角:酱油君 ┃ 其它:弱水千流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第1章

  晚上十一点左右,城市的霓虹闪烁不休,车水马龙,无比繁华。

  火车站跟下饺子似的,候车大厅内外,里三层外三层,放眼望去全是攒动的人头。

  龙蛇混杂的地方,扒手是少不了的。几个打赤膊的汉子蹲在路边抽烟,夜灯下,根根手臂黝黑结实,几双眼睛贼溜溜地瞄着往来旅客,寻找着下手目标。

  很快,几双眼睛不约而同地看向出站口,注意到了一个女人,一个年轻女人。

ag8下载|官方  大晚上的,那女人还戴着一个墨镜,挡了大半张脸,灯光下只有一副尖俏的下巴和没涂口红的嘴唇,薄薄的,形状性感漂亮。她是独身一人,手上拖着箱子,埋头不停地打电话,穿一身简单的灰色套装,曲线曼妙,裤子及膝,底下的小腿很长,纤细柔美,白花花一片。

  几个男人吞了口唾沫,互相递一个眼神,心照不宣。

  几秒种后,烟抽完了,几个人扔下烟头站起身,四处张望一眼,尾随着那年轻女人走出火车站。然而世事无常,计划快不过变化,领头的扒手皱起眉,瞧见那女人在红绿灯旁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把箱子甩近后备箱后,拉开车门坐进去。

  “可惜了,那身材,跟模特似的,就是没瞧清脸。”光头往地上啐了口,摸摸锃亮的脑门儿道。

  很快,红灯跳了一瞬,像夜色里的鬼眼,转绿后,出租车引擎发动,载着让几个壮汉浮想联翩的女人绝尘而去。

  车窗外,整个都市的万家灯火交错闪过,车里冷气开得很低,隔绝了燥热的暑气。

  列车上有空调还不觉得,下了车才发觉,夏季的B市的确和蒸笼没两样。尚萌萌摘下墨镜,用手腕上的黑色发圈把一头漂亮的黑长直绑成马尾,嫩白修长的脖子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清爽一片。

  出租车司机是个三十左右的青年,瞄了眼后视镜,镜子里的女人五官极好,没有化妆,清丽,素净,眼角眉梢都是南方女人的细腻,看上去最多二十二三。领口开得不高不低,皮肤雪白,两道锁骨形状勾人,往下的风景实在引人遐想。

  “去不夜宫。”声音里透着疲乏。

  不夜宫,B市消费最高的夜总会,出入者大多若非达官即是显贵。

  司机这才回过神,收回视线,掩饰什么般咳嗽了两声,显然有些尴尬。边打方向盘边不住点头,“好好,知道了。”

  尚萌萌懒得搭理,脖子微仰,倒在后座闭目养神。

  手机里躺着一条短信,是十分钟前收到的。也正是这条消息,直接扰乱了她打算回家倒头睡成猪的计划。她咬了咬嘴唇,闭着眼,眉心却拧成一个川字。

  发信人是荣伊,她的发小加闺蜜,电影学院本科生,毕业一年,一直都在等待上戏的机会。简讯内容如下:萌萌,我和几个制片在不夜宫,情况有点不对劲。他们不让我走,还一直给我灌酒来着,我现在有点头晕,不然你来接我吧?包间号是C07。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收到短信之后,尚萌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荣伊回电话。一连打了四次,全是无人接听。她察觉到恐怕是出事了。

  尚萌萌咬紧牙关,左手握拳狠狠砸了下座椅。那司机狐疑,回头看了她一眼,迟疑再三,递过去一根烟,试探的语气,“小姐,抽烟不?”

  难得见到这么漂亮又有气质的女人,搭几句讪似乎也是人之常情。

  然而对方看都不看他,“不抽。”

  司机悻悻,吃了瘪当然不好意思再说话,只能收回烟默默开车。好在不夜宫和火车站都在B市的同一个方向,相距不算远,二十分钟之后,出租车在不夜宫前停稳,“小姐,已经到了。”

  尚萌萌睁开眼,目光飞快地扫了眼计价表,掏出钱包递过去一张百元大钞,然后就下了车。拉开后备箱,提起箱子朝不夜宫狂奔过去。

  夜幕之中,建筑物类似明朝时期的府宅,却有五层楼高。兽头大门,朱漆,九重钉,两盏五连珠宫灯悬挂在门匾两方。一座石碑赫然矗立,龙飞凤舞几个大字,灯光镶嵌:人间极乐不夜宫。

  出租车司机探头张望,看见那纤细的背影跑得匆忙,两条纤白的长腿笔直,玉雕一般,“美女,还没找你钱!”

  在B市,有钱人很多,喜欢找乐子的有钱人也很多。多数高级夜总会都是会员制,出入要出示VIP卡,在这一点上,不夜宫显得与众不同,它是B市唯一一个完全开放的高级夜总会,不设门槛,没有社会地位和身份的限制,只要出得起钱,谁管你是皇帝还是乞丐。

  门前有两个穿西装的壮汉,看见尚萌萌后也不阻拦,直接拉开了大门。

  一楼是消费最低的区域,和寻常夜店一样,中间是舞池,打扮时髦的男DJ打盘,丰乳纤腰的女DJ领舞,音乐鼓点很重,光线荼蘼,吧台,卡座上座无虚席。

  尚萌萌一眼都没多看,直接向服务台走去,寄放完行李箱后,她直接扯住一个戴着兔耳朵的服务生,“我找人。带我去C07。”

  服务生不过十八九岁,涂着浓妆依然掩不住好相貌。上下打量了尚萌萌一番后,那小姑娘点头,带着她进了电梯。

  红色数字从1跳成了3,服务生走出电梯门,回头正要说话,尚萌萌却已经直愣愣地走出去了。

  她的脸色很白,双手在身侧收握成拳,无视身后服务生的叫喊,大步向前,一间一间地寻找。终于,C07这个数字出现在一件包间门上方,她深吸一口气,用力地拍房门,“砰砰砰”。

  没人理。

  她继续,几乎是用砸的,“砰砰砰砰砰砰——”

  几名服务生围了上来,有男有女。其中一个个子高高的男青年含笑道,“小姐,十分抱歉,这个包间的客人吩咐过不让打扰的。”

  “是么?”尚萌萌咬牙冷笑,直接踹了那扇门一脚,“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呢?”

  这时,刷开门的门锁轻响,被人从里头打开了,一个满身酒气双颊的中年男人打开门,看尚萌萌一眼,“你他妈谁啊?”

  门打开了,她双眼微红,视线看向那人的身后。在瞥见沙发上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她压抑的怒火终于被彻底点燃,全身的血液冲上了脑门儿。

  “我艹,你大爷啊!”

  尚萌萌骂了句脏话,抄起服务生托盘里的酒瓶子就往那男人砸了下去。中年男人还不算太醉,吓得赶紧后退一步,酒瓶子轮了空,房门也彻底打开。

  她眼睛越来越红,握着瓶颈进屋,光线昏暗,空酒瓶子散了一桌,空气里全是酒精的味道。除了开门的那个之外,包间里还有另外两个制片,其中一个戴眼镜的西裤扒到一半,手里还拿了个已经拆了包装的安全套。

  白嫩的女体横陈在沙发上,衬衣的扣子被扯烂了,雪白皮肤大片暴露。

  “日你仙人。”

  尚萌萌怒极反笑,酒瓶子照着眼睛男的头顶砸下去。

  那人毫无防备,顿时鬼叫了一声,捂着脑袋头破血流滚到了地上。她不管不顾,破酒瓶随手一扔,去拍荣伊的脸。

  双颊滚烫全是泪,意识清醒,可是全身虚软。

  尚萌萌嘴唇都快咬烂了,稳住双手帮荣伊把衬衣和底裤穿好,将她的手臂往肩上一架,自己卯足劲儿,“能走么?”

  荣伊说话都吃力,看见她后哭得更凶,“怕是给我下药了,没力气……”

  两个没受伤的制片回过神,连忙颤着双手打120,戴眼镜的那个头上血流如注,倒在地上,只剩下半条命。

  几个服务生倒是镇定自若的样子,见惯了这种场面似的。领班是个瘦高男人,三十上下,打量了下C07里头的情况后微皱眉,压着嗓子说:“通知120把人弄走,今天几个老板都在,兜住,别惊动了。”

  然而话刚说完,一道醇厚的嗓音就传来了,打趣儿似的,揶揄口吻:“哟,难得遇上敢在咱们这儿闹事儿的。大哥贵人啊,难得来,一来就有戏看。”

  服务生们吓了一跳,转头朝走廊尽头打量了一番,挨个儿招呼完,恭恭敬敬退边上去了。

  那人说话的声音很亮,屋子里的尚萌萌也听见了。紧接着,她又听见一阵脚步声,朝着她们这个包间的门口来。

  一双棕色的男士皮鞋踢了踢地上的空酒瓶,发出一阵清脆刺耳的声响。她很警惕,下意识地挡在衣衫不整的荣伊面前。

  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和来意,尚萌萌丝毫不敢大意。

  很快,脚步声停下了,几个背着光的身影慢悠悠地出现在房门口,脸一时不清晰,但是身形清一色的健壮颀长。

  走在最前头的男人穿一身橘红色西装,二十五上下,容貌俊美细致,长了双桃花眼。他大致扫了眼包间,表情惊讶得很夸张,略略弯腰审度她,“行啊小丫头,下手够狠的。”

  尚萌萌没说话。

  她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几个身影中,一个男人站得偏后,看不清脸,只是剪影高大,身形挺拔,明明没有说一个字,却有一股难以言述的气场,强大得令人无法忽视。

  又一个声音响起,低柔细润如流水,“老三,来者是客,别冒犯。先问问是什么情况。”

  易江南勾起唇角,拿起桌上的安全套盒子把玩,表情吊儿郎当,“二哥,什么情况,一目了然嘛。”

  随后,两个人都不再说话,那道黑色身影上前了两步。

  体格高大而健硕,隔着一层笔挺的黑色西装,几乎都能令人感受到布料下贲张欲出的肌肉。双臂处的线条鼓鼓囊囊,相当结实有力。

  尚萌萌视线抬高。

  那是一张绝对能令人记忆深刻的脸。

  五官极其地清楚分明,轮廓线条利落如刀削。古铜肤色,带着一股子原始的野性。最引人瞩目的是那双眼睛,很深邃,目光锐利得像鹰,漆黑一片不可见底,竟然十分英俊。

  她在看他,他同样在看她。

  两三秒钟,尚萌萌就移开眼了。这个男人的目光压迫感和侵略感都十足,令人不自在。

  这时,之前那个醉醺醺的制片人醒过神,结巴着说:“误会,我们……”

  易江南一脚踹过去,冷笑,“在穆家的地盘上玩儿迷奸,胆儿挺肥啊孙子。”说完看向穆城,“大哥,怎么整?”

  穆城看了眼地上的血和几乎丢命的男人,又看向那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人,忽然觉得有点儿意思。

  “先送她们去医院。”这个声音低而沉,略微沙哑,语气透出些玩味。

  听见这句话,尚萌萌知道她们能脱身了。扶了把荣伊,药效差不多过去了,她已经能勉强走动。

  从沙发到门口,几步远,两个女人却走得战战兢兢。尚萌萌头埋低,至始至终都没说话,下劲架住荣伊朝外走。走到门口时没注意地上的血,脚下一滑,手臂却忽然被一只手握住了。

  她指尖一颤,下意识低头。

  那只手同样是古铜色,色泽均匀,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分明修长,触感却粗粝得不像话。掌心很厚,和指腹一样,都结着茧。触及她纤白光滑的手臂,灼烧一般。

  “小姑娘,”穆城在她白嫩的耳垂旁开口,上面有个红色耳钉,仔细看才发现是一串精致的樱桃。声音沉沉,有种烟嗓子发酵出的性感,“看路。”

  尚萌萌立刻把手抽回来,“谢谢。”声音不大,根本不在乎对方能不能听见。说完扶着荣伊快步走出去。

  离开包间没几步,荣伊就转头看她,目光扫过她手上和裤子上的血迹,忧心忡忡地开口:“萌萌……你没受伤吧?”

  她耸肩,满不在意地笑,“好着呢。”

  第2章

  其实一点都不好。

  之前的酒瓶子砸破了那个制片的头,玻璃碎片也划伤了她的手,之前不觉得,走出大门之后冷风一吹,这才惊觉虎口的位置隐隐作痛。低头瞥一眼,发现血已经干涸凝结,变成了一种很暗很暗的红色。

  尚萌萌仰天长叹一口气,招了辆出租车,将荣伊扶进去。

  荣伊已经没眼泪了,抹了把脸,顺手把浓密的假睫毛扯下来,声音发哑又有些颤,“又给你添麻烦了。只是今天这么一闹,估计……”

  尚萌萌吐着气捏眉心,“得了吧姐,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明天的事,放到明天再说。”

  不夜宫的轮廓在后头逐渐模糊,街灯交织得像一团雾,繁华的街景在她眼中显出几分莫名的荒凉。

  闭上眼打算小憩,黑暗中却浮现那双黑色眼睛,盯着她,目光狂妄而充满野性,精锐如狼。

  尚萌萌心头发紧,猛地睁开眼扶了扶额头——这么不愉快的一段记忆,还是赶紧忘记为好。

  回到华南路的公寓时,已将近凌晨三点。

  精装套四,出门就是地铁站,交通便利,周围的配套也算齐全。在B市,这样一间屋子的售价对尚萌萌这种三流模特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所以,这套房是她租的,合租,除了荣伊之外,还有另外两个室友。

  一晚上发生了太多事,尚萌萌早已疲惫,进了电梯摁下“24”,她背靠着镜壁,鼻子里沉沉呼出一口气。看一眼荣伊,衣衫不整妆容不洁,正低头看着手机,清丽的眉宇拧着一个结。

  “怎么了?”

  “……”荣伊抬头,有些为难地开口,“季如烟又带人回来了。”

  闻言,尚萌萌翻个白眼,在电梯门开的刹那,咬着后槽牙蹦出句脏话。

  打开门,屋子里漆黑一片没有开灯。她在玄关处驻足,看见地上除了一双红色高跟鞋外还摆了一双男士皮鞋。她沉默了会儿,将行李和包随手往沙发上一扔,朝四个卧室的其中一间走去。

  房门关得死紧,可掩不住里头的热火朝天。门板被撞得砰砰响,一下一下沉重有力。

  尚萌萌满脸嫌弃,不待她开口,另一扇房门大开,一个穿着睡衣的年轻女人气势汹汹地走出来,狠狠一脚揣在门上,气急败坏:“我说大姐,动静能不能小点儿?”

  说话的姑娘只大尚萌萌一岁,眉清目秀,姓秦名静涵,是2403的房客之一。话音落地,卧室里头果然消停了下来。

  尚萌萌脸上一阵燥热,转身打开客厅的大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不多时,门开了,一个赤着上身的高大男人走了出来,小麦肤色,胸肌与腹肌结实分明,沾着汗水,腿格外修长。荣伊已经回了房间,客厅里只有尚萌萌和秦静涵两个年轻女孩,尴尬直欲抢地,转过头,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男人将Polo衫往身上套,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客厅里的几个女人,却在看见尚萌萌的时候目露讶色,“尚萌萌?”

  这个声音不大,却很清晰。尚萌萌下意识地抬头,看见一副轮廓分明的容貌。几秒钟的辨认后,她皱了皱眉,认出这个男人是个男模,和她一个公司,是上娱最有名气的几个平面模特之一,叫余哲。

  “……”季如烟,你TM是多饥渴。

  她在心头竖中指,揉了揉额角,挤出干笑敷衍,“余师兄,好巧好巧。”硬生咽下后半截的“您日理万机,今天怎么有空约炮啊”。

  余哲回头看了眼身后,又重新看向她,挑眉,“巧。”边说边穿好外套,笑了下,换鞋开门离去。

  一个留着波浪卷的女人披着睡袍走出来,眼中流转冷色,气质是很独特的慵懒。她点燃一支烟,懒懒洋洋地斜倚着门框,白皙纤细的长腿线条极美,“同事?”

  尚萌萌斜眼瞥她,脸上俩大字:废、话。

  季如烟红唇里头吐出烟圈,漫不经心:“那确实挺巧。”

  “巧什么巧?”秦静涵抄起抱枕就扔了过去,怒道,“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往2403带男人,男朋友不行,炮友更不行。你倒好,还约萌萌的同事,以后见面她多尴尬!”

【心瘾 by 弱水千流】(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