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甜文] by 土着宅

时间: 2019-10-07 07:01:35

【引狼入室[甜文] by 土着宅】小说在线阅读

引狼入室[甜文] by 土着宅

书名:引狼入室
作者:土着宅
文案:
痴汉大叔攻X傻白甜缺爱受

夏姚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不靠谱的亲爹,刻薄的后妈,叫他这颗小白菜长在地里没人疼,可自从遇到徐涛以后,小白菜就像遇见勤浇水勤施肥的老农,一夜之间滋润起来了.......
( ˉ □ ˉ ) ( ˉ □ ˉ )我这次竟然写文案了,这不像我!
雷电尿点如下,自带避雷针,看不习惯请点叉,假如文里有哪里膈应到可爱的读者菌们,请飞快点叉遁走并宽容我这个蠢作者,看在我至少还勤勤恳恳码字的份上请不要人参公鸡和刷负。

雷点:
1.大叔攻,未成年受(但总会成年的r(st)q)
2.架空,类似平行世界,懒得查资料,一切逻辑全靠脑洞胡编乱造,考据党慎入
3.无异能无生子无包子,简称三无作品。
4.略带大碴子风味,非故意搞笑,实在是作者菌家乡口音和东北人民有很多相似发音,写着写着就不自觉带出来了。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姚徐涛 ┃ 配角:一大波配角 ┃ 其它:甜宠无虐



☆、高中生

临潼市第二中学。
晚上八点三十,第二节晚自习的下课铃声准时响起。
ag8下载|官方 不过打个哈欠的功夫,喧闹声就由远及近,大群高一学生从二号教学楼体涌出来,乌央乌央。黑乎乎的脑袋挤着脑袋,一人身上套着一身松垮垮的运动校服,吵吵嚷嚷,个个脸上都是带点如释重负的笑模样。
像是被敲破了冰面的湖水,一大群鱼儿立刻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整个一中一时间陷入了无比的欢快吵闹之中。
“夏姚,买炸臭豆腐去吗?”
“不去,我爸嫌散的车上都是味,我今天吃里脊肉饼。”
“哦,那我也跟你吃一样的。”
小胖墩和瘦溜少年两人勾肩搭背,有说有笑商量着往外走。
名字叫做夏姚的男孩套着高一的校服,发型也理得和周围男生差不多长短,规规矩矩男生寸头。可就这么个破头型,放在他身上就愣是让人觉着咋看咋就那么俊。
周围不少女同学一边走一边就爱偷着往他这边瞄,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连笑闹声都特别清脆活泼,有同班的女生和夏姚打招呼,打完招呼没走几步就被同伴们围着叽叽咕咕笑闹成一团,气氛激动。
这群丫头光顾着往夏姚身边“路过打招呼”,很不幸忽略了他身边矮墩墩的小胖子。
“切,这群丫头片子。”
小胖子心宽体胖,不怎么在意的嘀咕两句,借机用余光偷看故意路过的漂亮女同学,一会儿激动地拉拉夏姚的校服,
“哎,快点,快点,七班王娜娜正看你呢。”
“谁?”
“王娜娜啊,七班班花,礼仪队的那个大高个儿,一米七那个大长辫子。”
夏姚听了有些害羞,没敢顺着赵帅――也就是小胖墩的话头往那边看谁是王娜娜,反倒紧张的加快了步伐。
不过他心里倒是美滋滋的,王娜娜个子那么高一个女生也愿意看自己。
“快走吧,等会儿排不上队了。”夏姚自己也不敢往王娜娜那边看,紧张的加快了步伐。
“啧,瞅你这怂劲儿,没出息。看她一眼能咋的,老师还能把你们逮去?”赵帅恨铁不成钢追上他,
“那王娜娜多漂亮,还有上次那个广播站的高二的,听说学校好些人追她呢,人家都主动上班门口等你了,班里多少人羡慕,你就不能给点表示?”
“我表示什么?”
夏姚一眼撇到三班班主任骑着车子悠悠路过,心里大为慌张,连忙止住他的话头,
“别瞎说,你胡咧咧什么,今年广播站招新,上次那个广播站的找我去试当广播员,你又不是不知道,后来这事黄了,都没见过面了。”
说着连忙给赵帅使眼色,老师,老师,有老师,你快闭嘴!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赵帅这才瞧见有老师经过,磕磕巴巴补充,“那,那啥,我这不给忘了么,确实没见她在找过你,没找过。”
“没有!再没找过!”
夏姚义正言辞表示自己跟广播站的学姐那就是泛泛之交。
两个小家伙慌里慌张,又故意放大了声音,神态语气那叫一个不自然。
都是小孩子把戏,三班班主任教了这么多年书,哪能不懂这些,扭头看了他俩一眼――嗯,是一班的夏姚和赵帅呀,留下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蹬着车子走了。
“呼~吓死我了?”赵帅心有余悸捅捅夏姚,
“我咋觉得老师看咱们的眼神不大对劲儿呢,她,她啥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夏姚叫他害死了,没好气道,“肯定是你胡说八道让她听见了。”回头再告诉他们班主任可麻烦了
“啊?不至于吧。”
夏姚不理他,生气往前走。
他也不是真生气,就是给赵帅个教训,让他下次不敢胡说八道。
他们学校管得可严,早恋开除,就连私下谈论被老师听见也要进办公室谈话,叫家长,他最怕叫家长了。
“哎,哎,真生气了,我错了,错了。”赵帅屁后跟着捅咕他,
“我下次再不胡说了,真的。”
夏姚抿了抿嘴,不理他,非得小胖墩追着他左捅捅,右求求的,才算罢了,
“你下次再这样,英语作业就找别人借去。”
......
学生们三三两两往外走。
早早守在校门两旁路边的小贩也蓄势待发,就等着这个点钟呢。
学生大潮一出校门,吆喝声伴随着食物蒸腾的香气飘得老远,引诱着这群饥饿的小崽子们。
炸鸡柳,里脊肉饼,肉夹馍,臭豆腐这些个小摊子最受欢迎,天天人挤人,放学刚这么一会儿,摊子前就个个排了老长的队。
“要个饼,不要生菜,加鸡蛋。”
“好嘞。”
里脊肉饼的小吃摊是个两夫妻在经营,男的忙的来不及抬头,拿了提前装好的饼就往里面放里脊肉,生菜叶,一个切成两半的卤蛋。
新的里脊肉下油锅,刺啦一声,热气在寒冬中化作烟雾,夹杂着香味刺激排队学生的味蕾。
“辣椒要不要,孜然?”老板把生菜叶从饼里面夹出来。
“不要辣。”
老板利落的给他放好料,顺手递给媳妇,又赶着做排在后面的另一个份。
后面的早扯着脖子把要求说出来了。要辣不要鸡蛋加烤肠,生菜多放点。
你说一个小小的里脊肉饼,到了这群小崽子嘴里面也能要出花样儿来。
也是没办法,天天吃这几样,再没点花样,早腻烦了。
夏姚捏着五块钱等在那儿。
“加蛋的五块。”
老板娘也是快手快脚帮他把塑料袋系好了,递过来顺手收钱,无意识地掖掖头发,抬头看了一眼,有点愣。
“谢谢。”夏姚递过钱,拿着自己的宵夜往外挤,好给后面的赵帅腾地方。
饼还烫手呢。
他和赵帅就着小凉风美滋滋各咬了一大口。
老板娘还站在那,眼神下意识就追着他的背影往外看。
“嘿,愣着干啥呢,赶紧收钱。”
她男人还是忙的连个抬头的空都没有,一边把新的生里脊肉下锅炸,一边顺手捅咕了两下媳妇。
这败家娘们,没看正忙,你说这时候愣啥神呢这是!
“哦,哎。”
老板娘也回过神,搓搓冰凉的手指,赶忙把下一份的钱给收了,又紧接着接过她男人的夹子帮着炸里脊,倒也没闲功夫再瞎瞅了。
可她心里还是忍不住嘀咕啊,刚才那是谁们家孩子,你说他咋长的恁好,爹娘都得长成啥样生出这么个娃来。
“我看见我妈的车了,先走了啊。”
赵帅缩缩脖子揣着饼,打了个招呼走了。
“夏姚同学,夏姚同学......”
夏姚拿着里脊肉饼正边走边啃呢,就听身后有人招呼他。
小姑娘着急的步跑过来,看着啃着肉饼也那么好看的夏同学,秀丽的小脸冻得微微发红。
夏姚嘴里塞着东西,也不好开口,抬眼询问的看她。
是他们班的朱思辰。
朱思辰捏着书包带子,踌躇了几秒,语气紧张:“你,你能不能把物理笔记借我看一下。”
夏姚在班里成绩拔尖,尤其数理化这三科特别好。
他有个习惯,笔记本也当错题本用,上面除了老师黑板上讲的,还有好多易错题,难点的整理,班里好多人都爱跟他借。
这才临近月考,到了期中期末,这些个好学生的笔记那可不是说借就能借来,还得提前预约。
不过朱思辰是个艺术生,平时有一半时间都是在校外学播音主持,夏姚跟她都没说过话,今天她突然跑过来说借笔记夏姚还有点愣。
“哦,好,你等一下啊。”
他终于是吧嘴里的饼咽下去了。
照说笔记都只借给熟人,不过他在班里比较好说话,只要是不讨厌的同学都借给,便从背包里翻了记物理的蓝皮本子递过去。
“谢谢你。”
朱思辰感激的两手接过笔记本,站在那里又踟蹰着,局促的憋出了一句,“回头,回头我抄完了请你喝奶茶。”
“你放心,我一定尽快抄,本子也会注意给你弄脏了。”
有礼貌的人谁都喜欢。
夏姚想着今天就周五了,他们高一就上明天上午半天的自习,自己的物理作业又做完了,这笔记暂时也用不着,就笑笑说:
“我不急着要,你拿去抄吧,下周一上课以前给我就行。”
朱思辰的脸更红了,攥攥冰凉的手指。
“我,我周一早上保证能给你。”
小姑娘显然被他笑的有点昏头昏脑了,说完这句也不知道还能再说点什么,又站在原地不吭声,看那意思像是又不太舍得走。
路灯打在小姑娘干干净净的脸蛋上,也打在她对面同样套着校服,干干净净的少年脸上。
少年校服里穿了浅灰色的高毛衣,下巴不经意往毛衣领里缩了缩,一点点灰色在他身上都仿佛带着温暖的色泽,白的皮肤,红的嘴唇――他一定是舔过,才使那嘴唇冻得愈显鲜艳。
这么一个干净漂亮的少年,即便在周围来来往往的许多穿同样校服的学生中,也能轻易被一眼捕捉到。
徐涛开着车,就这么等红灯的一会儿功夫,无聊的往外张望了一眼,一眼就被不远处路灯下的场景吸引住了。
他定定瞅着车窗外愣了几秒,打了个酒嗝,
“真,真好看......”
作者有话要说:  首发三章,作者颜控,小受必须美美的。时间段略靠前,大约是作者菌上高中那会,一边回忆一边写,有不合逻辑的地方我尽量改。

☆、醉酒的流氓

徐涛作为本市资深老流氓,平时觉得自己能耐的,酒后驾车那都不叫事,交警都认得他的车牌号,满大街也没人敢拦。
可是他今天喝了,脑子就糊涂了,人也不正常,突然觉出自己笨嘴拙舌来了,后悔不该喝酒了。
喝酒误事啊!
他现在绞尽脑汁想赞美人家小少年一番,却硬是脑袋发蒙想不出词来了。
真,真俊,他可真俊,模样太他娘招人疼了,就像......就像......
像什么呢?
徐涛眯缝着眼睛,大脸贴在车玻璃上,傻了吧唧的企图离马路牙子上的人更近一点。
路灯下的小少年不知道在跟别人说什么,笑笑的模样,那么干净,俊极了。
徐涛咂砸嘴,视线自动把另一个说话的小姑娘排除了,也不知道是酒劲上来了,还是根本就被突如其来悸动的迷昏了头,他觉着对方就是站在他面前说话,还冲他笑呢。
就跟,就跟小区花池子里迎风招展的玉兰花骨朵儿似的。
“嘀――嘀嘀――”
信号灯早就变了,后面的车主们不耐烦的摁喇叭催。
徐涛反射性的发动车子,眼见车开动了,又觉得不对,窗外的人咋越离自己越远?
不成,他还冲我笑呢,我得问问人家叫啥名,还得告诉他我叫徐涛。
过了路口,徐老板硬是凭着仅剩的一点理性把车沿路边停了,从车窗里往外伸着脖子找人。
哪儿去了,人哪儿去了?
人家夏姚早走了。
他跟朱思辰说话的功夫,一辆雪佛兰小轿车慢慢停在了停在不远处的路边上,滴滴响了两声。
“我先回家了,我爸爸开车来接我了。”夏姚闻声走过去,“明天见。”
“明,明天见。”
朱思辰目送着少年的背影,咬咬嘴唇,眼神特别明亮。
夏姚开了后车门,摘下书包坐在车里,夏振发扭过头狐疑的问儿子“刚才那小丫头是你们班的啊?”
“嗯,找我借笔记。”夏姚回了一句。
“饿吗?”
“我买了个里脊肉饼。”
夏振发没再说话了,发动了车子。
他挺放心,儿子是个听话的孩子,从来不编谎话,说借笔记那就是借笔记。
......
车停在楼下,夏振发又从钱夹子里数出几张票子,半回过身从前座递给儿子,
“这个月的生活费,不够了再跟爸说。”
“谢谢爸。”夏姚接过钱,叠叠装在书包里。
夏振发又憋了憋,到底没忍住,又来了一句,“好好学习,别早恋,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考大学。”
“我知道的,我现在成绩挺稳定。”夏姚诧异的看了他爸一眼,他啥时候早恋了?
不过这孩子态度还是乖的。
夏振发满意了,也不再多絮叨。
听话就成,成绩稳定就行,他们老夏家这么些年也就出过一个能念进书去的。
况且他儿子,不是吹的,人家家长会上老师都保证了,单是现在这成绩稳定着就能上个好大学。
......
夏家住在金港小区,是片新盖没几年的楼,地理位置也好,挨着商业广场和公园,正经的市中心。
“你在楼下等爸会儿,爸上小卖部买几瓶啤酒,等会咱爷俩一块上楼。”
夏振发关上车门,让儿子拎着之前买好的小菜等他。
夏姚坐在小区楼前花池的石头台上打开那几个装小菜的塑料袋看看,翻出煮花生剥着吃。
“吱――”
轮胎摩擦着地面的声音在安静夜晚里显得尤其刺耳。
车子由远及近试过,车灯几乎是突如其来的打过来,明亮地猛晃了夏姚一下,夏姚反射性的捂住眼,然后那辆车就毫无预兆拐过来了,车开的挺冲,吱呀一下停在楼前。
什么人这么讨厌。
他心里嘀咕。
砰砰的摔车门声,下来的是个醉汉,没看清正脸,但是背影看着倒高高大大,醉得连步子都迈不稳了。醉汉呱唧一下甩上车门,晃晃悠悠进了楼道。
醉驾的最讨厌了!
楼道的声控灯亮了,夏姚借着亮光只能看到那醉汉的背影,显得特别壮。
像只醉倒了的熊。
夏姚百无聊赖的想着,脑子里模拟大熊醉的东倒西歪的蠢模样,还挺乐呵。
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在去看那醉汉,进楼道了,紧接着,夏姚眼睁睁看着对方在一室门前站定,掏出钥匙捅来捅去――
夏姚:!!!
他们家住二楼,一门租户是个刚毕业的年轻姑娘和她对象,也是个刚毕业的小哥,瘦巴巴一个小个子,绝对不是门口的醉汉。
“喂――”
他张张嘴,声音显然传不到楼洞内醉汉的耳边,与此同时,门被从里面打开了。
“你谁啊开我们家门!呀――臭流氓!!”
年轻姑娘战斗力显然要高过夏姚,尖尖的一嗓子下去,那醉汉明显懵了,抬头看看门牌号,酒也吓醒了。
“对不住,对不住,走错了......”
他也是倒霉,那姑娘今天晚上男朋友加班,正是没什么安全感的时候,管你是不是走错门,操着嗓门开始嚷嚷――
“抓流氓,有流氓啊!!!”
“嘿,嘿,姑娘你别乱说话,我什么时候流氓你了。”
醉汉皱着眉头,想要跟她讲讲道理,结果因为没站稳往前踉跄了几步,搞得姑娘更紧张。
见对门邻居紧锁着门装听不见,她一咬牙一跺脚,干脆抄起门口的扫帚就要打。
“别,别,我就是走错门了,还讲不讲理了嘿!”
醉汉虽然生的高壮,却也不好跟个小姑娘还手,再加上他自己也理亏,被人拿扫帚灰溜溜打出了楼道。
“活该!呸!臭流氓!”
姑娘拎着扫帚,一溜烟跑回家哐啷关上了门。
醉汉茫然站在楼道门口,像是想不明白女人咋就能这么大惊小怪不讲理。
今天他也是倒霉,路边瞧上的花骨朵一错眼睛就给弄丢了,现在又一错眼睛进错了楼道,好么,直接让人给当流氓一顿削。
“现在的小姑娘可真够彪......”徐涛嘀嘀咕咕往外走。
啧,丧气。
夏姚坐在小花池边,把这一出始料未及的大戏从头看到尾,一时没忍住,有点小幸灾乐祸的扑哧一下乐了。
该,叫你酒后驾车,还乱打灯,长记性了吧。

【引狼入室[甜文] by 土着宅】(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