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对手/对局 by 蓝鸢星

时间: 2019-10-07 03:01:35

【亲密对手/对局 by 蓝鸢星】小说在线阅读

亲密对手/对局 by 蓝鸢星

?  《亲密对手/对局》作者:蓝鸢星【完结】

  编辑推荐

  他们的相识,始于棋逢对手的较量。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丢盔弃甲,甘愿认输。

  蓝鸢星耗时四年最惊艳的黑道言情大作,原名:《对局》

  一边是使命,一边是爱情。一边是天堂,一边是地狱。

  她完成了光荣的使命,却背叛了深爱的男人。

  当她带着回忆决定开始新的生活

  却遇到了她命中最闪亮的……克星!

  内容简介

  七年前,她是带着面具隐藏在魔鬼身边过着惊心动魄生活的黑街女王安娜。

  七年后,她是没心没肺工作在杂志社里过着简单愉快生活的白领丽人河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河洛的底线便是那段无人为知的过去。没有人知道她深埋在心底的伤究竟是什么,只有她自己最清楚,那是以生命为代价终结的一份想爱却不能爱的感情。

  作为军人,她光荣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她无悔;可作为女人,她残忍地背叛了深爱她的男人。在之后的人生路上,她背负着沉重的良心债前行。三年后,当她决定带着回忆准备开始新生活的时候,那个本以为天人永隔了的枭雄般的男人死而复生,回眸即可相望。然而,另一边是安稳毫无负担的新生活以及满满的心动,她该何如选择?

  作者简介

  蓝鸢星,祖籍山东,现居加拿大。最大的优点是乐观。最大的缺点是做事儿没计划。爱好旅行、摄影、美食,酷爱瑜伽。文字带给我的感觉很像瑜伽的冥想,沉浸其中,很舒服,很快乐。

  已出版作品:《离婚以后》《城外的月光》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第1章

  这两天何洛的手机已经快被打爆了,一帮狐朋狗友各个都跟打了鸡血是的追着她问结婚的事儿。说起来倒也怪不得他们,任谁听说那个号称不婚主义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动不动就跑到夜总会找牛郎把酒言欢的猛女毫无征兆的宣布要结婚,都得虎躯一震吐血三升。

  何洛今年二十有七,谈不上是剩女可也绝对不再青春年少。何家老爹何建国肩膀上扛着两个花,龙凤胎弟弟何澄去年刚刚被提拔为B军区某特种大队中队长。在外人眼里,何家是将门虎子威风凛凛,满打满算也就出了何洛这么一个异类。

  然而,很多人都不知道何洛其实也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人生经历。十五岁上大学,十八岁就从军校毕业。主修电子工程,刚走出校门就被招揽进军方某秘密机构。然而四年后却因在实战演习中造成了重大事故而被开除军籍,之后她只身远赴美国。人间蒸发了三年,突然再次出现。

  回国后,她有意识的跟以前的朋友断了联系,找了一份杂志社编辑的工作,独居在市北的老旧公寓区里。白天是普通白领,晚上是夜店女王,颓废并快乐着,日子一晃就是两年。

  现在活跃在她身边的朋友大多不清楚她的家世,看着她那与收入截然不符的消费水平,暗地里难免会产生些不健康的联想。何洛长的很漂亮,这是公认的。高挑的身材很火辣,这也是公认的。虽然纵情酒色,却绝不乱搞男人,这更是公认的。所以,不管怎么看,她都很符合被大款包养的寂寞二奶的身份。

  风言风语传入耳中,何洛却毫不介意。她从来不在乎外人怎么看自己,她现在还能活着,已经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儿。其他的,都不再重要。

  说到闪婚,这里面还正经有些缘由。

  起因自然是老掉牙的相亲,相亲对象是何建国的老战友的小姨子的远房外甥。至于何建国的老战友为何连这种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拎出来介绍给何洛,那自然是为了想跟何家攀上亲戚。其实何建国那个老战友本身有一个未婚的儿子,年纪跟何洛相仿,可何洛这几年颓的太过,但凡跟何建国有点儿关系的人多少都有所耳闻,所以就算是想攀亲戚也不能牺牲了自己的亲儿子,可不就得从八竿子之外随便扒拉个人塞过来,能成是赚的,不成就拉倒。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两方敲定后,何洛的娘亲刘杰给她打电话,通知她星期五下午五点去河源宾馆301房间跟对方见面。何洛满口答应,保证肯定按时到达。这两年这种相亲的事她没少干,哪次都按时去,哪次都成不了。不去是驳她爹妈在朋友面前的面子,所以不能不去。至于能不能成,那就完全是她自己掌握的事儿了。

  到了那天,何洛跟总编打了声招呼,提前下班,开着自己那辆小破丰田车晃晃悠悠的去了相亲地点。河源宾馆是部队内部招待所,何洛已经是第五次在这里跟相亲对象见面了。前台的小刘看见她,那眼神儿别提有多心照不宣。何洛跟她打了声招呼,溜溜达达的踩着楼梯往上走。生命在于运动,所以十层以下的楼何洛从不坐电梯。

  站在301门口,她礼貌的敲了敲门,没反应。又敲了敲,还是没反应。于是她掏出小刘给她的房卡,自己打开了房门。

  清爽的标准间里放了两张床,其中一张床上睡着一个人。何洛淡定的退到门外,看了看门上的数字,是301没错。如此看来这位正在睡觉的同志就是她今天的相亲对象。

  何洛关上门,悠闲的晃到床边,皱着眉头盯着那个面朝里裹着毯子睡得正香的男同志,毫不客气的抬起脚对着他的屁股狠狠的踢了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眼前人影一闪,哥们已经直挺挺的站她身后了。

  屁股没踢着不算什么,何洛在意的是他的身手,那显然不是一般的矫健和敏捷。

  “何洛?”身后那人淡淡问。

  何洛转过身,盯着他的脸看了片刻,随即抹抹嘴角,一脸花痴的道:“黎锐枫?你长得真好看!”

  短暂的安静后,她发现对方的脸上没有出现预料之中的厌恶,不由有点儿失望。看来自己表现的还不够二,连特意涂的暗紫色口红都抹到腮帮子上了,对方竟然还不动容,定力不错。她正琢磨着再接再厉继续二的时候,就听黎锐枫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不温不火的调调,淡淡道:“我对你很满意,找个时间去把本领了吧。”

  “……”何洛有点儿不镇定了。这个黎锐枫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弱智,既然不是弱智又说出这么弱智的话,背后肯定有猫腻儿。

  黎锐枫见她不说话,于是道:“你不用想太多,我根本就不想结婚,家里总催我觉得烦,所以就想找个又二又没脑子的花痴摆在家里应付长辈,你正好挺合适的。你放心,要是哪天我觉得你烦了不想要你了,赡养费方面肯定不会亏待你的。你要觉得没问题,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我一会还有事儿,你抓紧给我个痛快话。对了,你最好先擦擦脸,太有碍观瞻。”

  “……”何洛镇定了。她不紧不慢的从手袋里掏出化妆镜,对着镜子一脸羞赧的把抹到腮帮子上的口红擦干净,不好意思道:“见笑了,我这人一见帅哥就爱发花痴,你长得这么好看,我有点儿控制不住。”

  黎锐枫微微一笑,“控制不住什么?控制不住想把我扑倒?”

  何洛抬手搭着他肩膀,娇嗔道:“哎哟,你可别这么笑,电力太强,我怕再电下去你就贞操不保了。”

  黎锐枫轻轻拨开她的手,从容不迫道:“扞卫贞操的能力我还是有的,如果你试图强行把我推倒的话,我怕我也控制不住。”

  何洛闻言,咯咯的笑起来,笑了半晌后,挑逗道:“怎么,怕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吗?”

  黎锐枫笑着摇摇头, “我怕你会像一根干柴一样被我掰断然后直接被火葬场的烈火烧成灰。”

  何洛憋笑憋的很辛苦,她已经可以断定这个黎锐枫背后肯定有问题,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倒是要看看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于是乎,何洛甜腻腻的勾住他的脖子,贴在他耳边吐气如兰道:“你要是有胆量跟我在这里做,我就立马去跟你领证。”

  黎锐枫没有推开她,胳膊反倒是紧紧的箍住她的腰,声音里染上了几分性感的魅惑,“我倒是不反对你这个提议,可是我没有随身带避孕套的习惯。如果你有,我可以在三秒钟之内把你的衣服扒个精光。”

  何洛听罢,笑的更加娇嗲,“既然我们都是要领证的人了,为何不彻底的坦诚相见,隔着一层套太伤感情了。”说罢,极快的抬起膝盖对着男人最脆弱的部位毫不客气的顶了上去……

  下一秒,黎锐枫就已经站在了距离她一米远的地方,只听他悠悠道:“何洛,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知道你不是花痴,我也知道你根本不想结婚,我跟你一样,所以我们两个去领个本各自杜绝家里的麻烦事不是很好吗?”

  何洛闻言,摸着下巴想了想,却话不对题道:“我听我妈说你是开美容美发沙龙的,就一个生意人而言,你的身手是不是好的有点儿离谱?”

  黎锐枫对她的话并未觉得意外,坦言道:“我以前是特种兵,因伤退役。”

  何洛明显不相信,“得了吧,就你这细皮嫩肉的,跟特种兵可太不搭调了。”

  黎锐枫显然早有准备,“我退役那年才二十三,今年已经二十八了,五年怎么捂都捂白了。”

  何洛皱着眉头盯着他看了半晌,忽然道:“你是哪个军区的?”

  黎锐枫笑了笑,轻描淡写道:“我是在美国出生的二代华裔,不是在中国服役。”

  提到美国,何洛的脸色不禁淡了几分,静静的出了会儿神后,她按捺下心中的疑问,没再继续纠结,又回到了刚才的话题,“我考虑了一下,跟你领证也不是不行,有个挡箭牌摆在家里确实省去我不少相亲的麻烦,但是有几个条件大家还是要先谈妥。”

  黎锐枫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下,示意她继续说。

  “第一,我们要做婚前财产公证。第二,我们不举行仪式。第三,我们同住不同房。第四,我们不得干涉对方的私生活。第五,要搞在外面搞,不得带异性回家过夜。第六,任何一方想离婚对方都必须配合,不得反对。第七,我还没想好……”

  黎锐枫笑着接话,“第七,不得试图把对方强行扑倒。”

  何洛闻言也笑起来,“说得好,就这么定了,其他的条款等我想到了再补充。”

  黎锐枫点点头,起身道:“可以,下周一上午九点,我在民政局等你。然后晚上两家人一起吃个饭这事就算结了。你现在就可以把你的公寓退了,搬到我那儿去住。”

  何洛没再多说,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之后,潇洒的拜拜,各自走人。

  于是,何洛就这样闪婚了。

  领证前,她找了以前的朋友调查了黎锐枫的背景,确实跟他说的没有什么出入。美国出生美国长大,二十三岁之前在美国军方服役,二十六岁那年跟父母一起举家搬回国内,在B市定居,并且开了B市规模最大的美容美发沙龙天堂街十九号,看起来应该离不了大谱。就是他那张脸让人怎么想都跟特种兵联系不到一块儿去。虽说她弟何澄在男人里面也属于极俊美的,可身上那种刚硬的气质却绝对是军人的风范。黎锐枫就不同了,那眉目那五官那气质,走在T台上当模特倒是很靠谱。

  不管怎么说,何家二老也算是了却了一块心病。虽说对方的家世背景跟他们何家算不上是门当户对,可是能跟他们家门当户对的那些人都对他这个自甘堕落的女儿敬而远之,迫不得已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ag8下载|官方  两家人欢欢喜喜的吃了顿饭后,何洛就正式成了黎家的儿媳。原本黎家二老主张婚礼还是必须要办的,毕竟媳妇进门也是件大事,无奈二位新人都坚决反对,僵持不下,也只得作罢。好歹他们黎家在国内也没有多少亲戚,找个合适的时间都约出来吃个饭也就行了。何洛在长辈面前表现的很正常,既不疯也不颓,颇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意思,看的何建国一阵欣慰,以为走入婚姻后她终于顿悟了。没成想,吃完饭刚散场,她就驾着自己那台小破车绝尘而去,直奔酒吧。看的她娘直直暗呼委屈了黎锐枫那个好孩子了。

  黎锐枫的父母都是学者,曾经在美国高校任职。因为他父母是二婚,所以他还有个异父异母的哥哥,在美国工作。

  有了黎锐枫这个挡箭牌,何洛的生活过的更加自在了。她退了公寓,拎着几件简单的行李干脆利落的搬去了黎锐枫住的地方。市区黄金地段的豪华公寓,位于顶层,四室两厅,装潢的既优雅又有格调,实在是令人满意。

  偌大的客厅里,有整面墙的落地窗。落地窗前,特别设计了一个弧形的观景台。观景台上铺着厚厚的白色长毛坐毯,中间摆着一个迷你的玻璃茶几。夜幕降临时,坐在这里喝着小酒赏着夜色,实在是绝佳的享受。

  何洛的卧室在她住进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家居用品一应俱全。柔软舒适的大床是复古的欧式设计,黄铜雕花床架上垂着米色的薄纱帘幔,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扑上去先躺着睡一觉再说。

  只看公寓的装修布置,何洛就知道黎锐枫是个极其讲究生活享受的人。不管是红酒柜小型吧台三角钢琴还是那豪华的令人咂舌的衣帽间,处处都透着股浓浓的小资气息。对此,何洛持保留态度。

  何洛是个对生活品质没有任何要求的人,更加对那些浪漫的小格调丝毫都不感兴趣,所以入住的第一天,当黎锐枫坐在餐桌前慢条斯理的品尝红酒熏鱼时,何洛在他对面抱着一碗杯面吃的不亦乐乎。

  吃到中途,黎锐枫忽然抬起头对她道:“何洛,我有个建议。”

  “说。”何洛头也不抬的道。

  “明天你午休的时候去我店里,我让发型师帮你把头发修剪一下。”

  何洛咽下嘴里的面条,没好气儿的望着他,“合约第四条,不得干涉对方的私生活。发型也是我私生活的一部分,不用你操心。”

  黎锐枫笑了笑,淡淡道:“所以我说了,只是建议。在我个人看来,你那头毫无层次感的长发实在是太有碍观瞻。”

  何洛鄙视的瞪了他一眼,“你以前当兵的时候也这么穷讲究?”

  “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我就过什么样的生活。”

  “切……”何洛放下塑料叉子,擦了擦嘴道:“你自便吧,我要出门了,拜拜。”说罢,随手把纸杯和叉子扔进垃圾桶里,拍拍屁股潇洒起身而去。

  黎锐枫望着她的背影,嘴角扬起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第2章

  何洛悠闲的晃进常去的那间酒吧,吧台前已经坐了一溜儿人等着她了。见到她出现,立马有人带头起哄,“哎哟,快来看看,这得叫黎太太了吧!”

  何洛无奈的撇撇嘴,招呼大家找张台子一块儿坐。调酒小弟一边娴熟的调制着她喜欢喝的鸡尾酒,一边竖着耳朵听黎太太介绍结婚感想。

  “何洛,赶紧说说你家那口子是什么品种的,你这婚也结的太闪了,才认识几天啊?!”说话的,是这间酒吧的老板雷诺,也是身边为数不多的知道何洛家世和经历的人。

  何洛没好气儿的瞪他一眼,凉凉道:“难得碰上个不烦人不想结婚又完全对我看不上眼的男人,我当然得抓住机会立马拿下。要不那隔三差五的相亲宴弄的我总得扮二,精神摧残太大。”

  桌边人齐齐哄笑。

  雷诺挤开坐在她身边的胖子,凑到她耳边低声道:“说真的,你突然结婚到底有什么企图?我可不相信你是为了躲避相亲宴,每回扮二我看你都扮的挺乐在其中!”

  何洛把他从自己耳边推开,挑起眉梢笑着道:“我就是想看看他跟我闪婚到底有什么企图。”

  雷诺一听立马嚷嚷,“得了吧,那也不用把自己的处女婚都献上去!”

  “处女婚?”何洛觉得这个说法挺逗,“处女膜都能补了,处女婚值几个钱?”

  众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雷诺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你就颓吧,我看你能颓到什么时候。”

  这时,调酒小弟把酒送了上来。

  何洛接过,盯着杯子里的三色液体,默默的听着耳边的嬉闹,悠悠的出神,半天都没说话。

  关于黎太太的婚姻生活大家最终都没问出个所以然,倒是酒一杯接一杯,一瓶接一瓶,不知道喝了多少。何洛酒量那是相当的好,一般不醉。二般会醉的情况基本上都是因为她有心事,酒入愁肠,脑子犯晕。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特殊之处当然不在于她跟黎锐枫正式开始同居生活,而是……

  而是什么,她不记得了。

【亲密对手/对局 by 蓝鸢星】(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