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脸它总在变 by 容光

时间: 2019-10-07 02:01:35

【我的脸它总在变 by 容光】小说在线阅读

我的脸它总在变 by 容光

?  《我的脸它总在变》作者:容光【完结+AG亚洲手游|官方网站】

  陆医生救死扶伤那么多年,没想到栽在了仨病人手里。

  她们“轰轰烈烈”闯进他的人生,撩完就人间蒸发。

  做人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

  直到某天陆医生忽然发现,这三个女人,貌似都是同一个人……

  *

  变脸少女 VS 火山医生,甜文,少女心,无药可救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笙笙,陆嘉川 ┃ 配角: ┃ 其它:容光小说===================================================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第1章 第一张脸

  下午六点半,亘古不变的地铁高峰期。

  周笙笙费劲千辛万苦才挤上来,没想到才当了两站的人肉馅饼,一个不留神就又被挤了出去。

  地铁站里人多得可怕,前胸贴后背的,叫人怀疑哪一秒估计内衣挤没了都察觉不到。

  和她一起被挤下来的还有个年轻男人,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凑过来扶稳了她:“北市一向这个样子,习惯就好啊。”

  她被挤得头晕脑胀的,后背又被撞了下,抬头仓促地道了声谢。

  那男人长得其貌不扬,咧嘴一笑,松开了她的胳膊,很快转身走了。周笙笙还在感慨现在这个年代,不以貌取人是多么重要啊,你瞧瞧,长得猥琐的人也可能是活雷锋。

  她深呼一口气,继续等下一趟地铁,双手插入外套口袋里时,才猛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再一摸——钱包不见了!

  她倏地扭头朝楼梯上跑去。

  不好,那个男人是小偷!

  扒开人群,在楼梯上杀出一条血路,周笙笙连跳好几下,终于看见了那个男子的背影。人潮拥挤,对她来说是这样,对那个男子来说也一样,想顺利逃跑并不容易。

  她猛地嚷嚷起来:“抓小偷!那个穿棕色皮衣的马脸男人是小偷!快来人抓小偷啊!”

  人群一下子沸腾起来,从她面前迅速退让出了一条路。

  她指着已然冲到出口处的男子:“抓小偷,抓小偷!”

  不知哪里冲出来的警卫外加几个群众,几个箭步冲上去拦住了男人。周笙笙也飞快地跑了过去,飞起一脚朝那男人屁股上踹过去。

  男人扑通一下朝地上扑去。

  “行啊,大姐你身手不错呀!”那个胖警卫咧嘴笑着夸她。

  周笙笙想反问一句:“谁是你大姐?”想了想,还是忍了。

  她盯着地上的男人:“把钱包交出来。”

  警卫是扣住男人的,他爬起来时双手也被警卫反扣住,依然动弹不得。

  “我说这位大姐,你怎么能冤枉好人呢?”他气愤地嚷嚷起来,“我跟你一块儿被挤下地铁,看你站不稳,还帮着扶了你一下,你这么反咬一口是什么意思?”

  他一边说,一边用力挣扎着。

  “老实点!别动!”警卫皱眉喝道,见他裤子兜里露出了一只钱夹的边角,随手一抽就扯了出来。

  “那是我的——”男子急了,伸手要抢。

  警卫比他动作更快,单手一抖就打开了钱夹。钱夹里有张身份证,照片上是个三十五六岁的妇女,五官平平,皮肤黝黑,旁边写着三个大字:钱乐乐。

  看看周笙笙,再看看那个小偷,警卫眼神一沉,把身份证往他跟前一凑:“这是你的?你钱包里藏了这位大姐的身份证?”

  “那是,那是——”

  “那是你暗恋她好多年了,就把她身份证藏自己钱夹里了?”胖警卫嘴上也不饶人。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小偷的眼神迅速暗了下去,埋头不吭声了。

  照片是周笙笙的,身份证也是她的。那五官平平的妇女是她,皮肤黝黑,土里土气。

  “谢谢您啊,这就是我的钱包——”她顶着那张普普通通还有些土气的脸,笑着跟警卫道谢,话说到一半,她的眼神猛地顿住。

  就好像有人在她脑门上重重打了一棍子。

  耳朵在发烫。

  头皮传来一阵一阵的刺痛。

  鼻子,眼睛,面颊……更多地方传来了奇怪的感觉。

  她半张着嘴,像是受到惊吓一般,等到回过神来那一刻,猛地转身扒开围观人群朝外跑去。

  “哎,大姐!大姐?”那警卫茫然地朝她的背影喊着,“您的钱包不要啦?”

  周笙笙头也没回,像是屁股着火一样飞快地朝洗手间跑。

  仿佛滚烫的液体沿着头皮缓缓而下,她对那种感觉再熟悉不过,热流一寸一寸划过皮肤,留下一阵难耐的刺痛感。

  “喂,大姐,您的钱包啊!”身后还在传来那个警卫的大声呼喊。

  可周笙笙只是捂住脸,不顾一切在人群里横冲直撞,直到挤进了厕所,惊慌失措地把自己关进了一扇半开着的隔间里。

  地铁站里感知不到外面天气如何,但她却再清楚不过,外面一定是下雨了。

  因为下雨,她才会出现这样的灼热感。

  那种滚烫而无形的液体沿着面孔蜿蜒而下,而她死死攥着拳头,一动不动站在那个小而肮脏的隔间里,麻木地等待着。

  十来分钟过去,她慢慢地,慢慢地,伸手开了锁,将隔间门推开。

  隔间正对着镜子,她抬头怔怔地看着前方,镜子里有一个陌生的女人,二十三四的年纪,皮肤白皙,五官清秀,唇瓣自然红润,还泛着好看的光泽。

  那个年轻女人正用和她一模一样的茫然目光与她对视着。

  周笙笙摸摸自己的脸。

  又,又变了?

  变了也好,外面那只钱夹也派不上用场了,反正身份证得重换。

  她低头飞快地走出了洗手间,换了个方向出了地铁站,外面果不其然大雨滂沱,她冒雨跑到了公交站,趁着一辆车来迅速跳了上去。

  她得快点回去。

  再晚就什么都看不清了。

  ***

  公交车站离住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周笙笙下了车,低头冒雨往一条昏暗的小巷子里跑去。巷子里坑坑洼洼的,坑里挤满了污水,一脚踩上去,水花四溅。

  她顾不得那么多,一脚深一脚浅地踏在那条巷子里,终于跑到了深处一扇锈迹斑斑的防盗门前。

  伸手一摸衣兜,这才记起钥匙也在钱夹里,她只能站在门口砰砰敲门:“郑寻!开门!”

  屋内传来狗叫声,却无人应答。

  “郑寻!郑寻郑寻郑寻!”她开始一声接一声地大声喊着,从门口又往屋子后面绕了一圈,最后停在侧面的玻璃窗外。

  那玻璃窗污迹斑斑,布满灰尘,像是几百年没人擦洗过了。

  她伸手在玻璃上面拍了好多下:“郑寻!”

  屋子里传来男人睡意惺忪的声音:“干什么啊,好不容易才睡着……”

  “快给我开门!”她最后一下砸了次玻璃,带着怒气,“睡得跟猪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你再不开门我就要成瞎子了!”

  她听见郑寻走出房间的声音,又冒雨跑到了大门口。那道锈迹斑斑的防盗门很快开了,穿着睡衣的男人站在屋子里,揉着眼睛打量着她这张陌生的面孔,问:“又下雨了?”

  屋子里意外的干净整洁,与外观看上去的肮脏破败全然不符。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家具摆设都布置得温馨简洁。

  周笙笙一闪身就进了门,把湿透的外套脱下来往厕所的盆子里一扔,飞快地钻进自己的房间。

  都快入冬了,在这种天气淋了一场雨,简直冷得浑身发抖,她只能哆哆嗦嗦钻进被窝里。从大门口一路跟来的罗密欧双脚搭在床沿上,凑过来小声叫着,乌亮亮的眼睛望着她。

  姗姗来迟的郑寻也终于到了门口,将手里的毛巾丢给她,抿了抿唇,上下打量一番:“虽然狼狈了点,但好歹这回是张能看的脸,不至于丑瞎我了。”

  “滚犊子!”她牙齿打战,拿着毛巾擦头发,冷得要命。

  郑寻把罗密欧拎起来,放在她怀里,他不多说她也知道那是叫她取暖的意思。

  罗密欧十分自觉地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安安心心待在周笙笙的怀里,仰头看着她胡乱擦头发的动作。

  周笙笙慢慢地垂下了手,低头看着罗密欧:“它倒是不认生。”

  郑寻没说话。

  她又抬头朝梳妆台上的镜子看了一眼,忽然问了句:“这是第几张脸了?”

  郑寻张了张嘴,还是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周笙笙笑了两声,摸摸自己的脸:“老这么变来变去的,我都快不记得我以前长什么样子了。”

  “我记得。塌鼻子单眼皮黄皮肤薄嘴唇,不会比你上一张脸好到哪里去——”郑寻话没说完,就被周笙笙手里的毛巾狠狠一抽,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我说你,就是这么对待你亲爱的敬爱的房东的?”

  “是,我就是这么对待我傻逼的白痴的房东的。”她把罗密欧搂在怀里,渐渐发觉视线模糊起来,最后也不与郑寻置气了,只说,“今晚的晚餐只能你来做了,我又看不清了。”

  郑寻弯唇温和万分地一声一声笑起来:“呵呵,早知今日,何必刚才呢?”

  他把毛巾往肩上姿态优雅地一搭:“我告诉你,要是今晚你没跪在地上抱着小爷的大腿哭喊爸爸我错了,你能吃上一口饭我都叫你一声妈。”

  周笙笙眼神一眯,同样弯起唇角:“我等你,儿子。”

  半小时后,在客厅里抱着只盆子吃蛋炒饭的周笙笙无视于半跪在地上抱着大腿叫妈的人,一个人吃得很欢快。

  郑寻抱着她的大腿一个劲喊:“妈,妈我错了,你好歹留点给我,家里没干粮了,这是最后一只鸡蛋啊!”

  他一边深情喊着,一边咬牙切齿恨不能把这女人给弄死。万万没想到她就是视力模糊到堪比八百度近视,也依然横劈一脚就能把他打趴下。

  会变脸,会打架,这他妈分明就是变相怪杰啊卧槽!

  第2章 魔鬼医生

  郑寻最终还是吃到了饭。

  也许是他咬牙切齿地抱着周笙笙的大腿,恨不能一口啃下去的样子让周笙笙产生了些许怜悯之情,但更关键的是他那句威胁。

  “周笙笙,你是不是不想让我给你办身份证了?”

  周笙笙考虑了两秒钟,把还剩三分之一蛋炒饭的盆子递给他:“行,你吃吧。”

  那盆子颇有些惨不忍睹,炒蛋都被挑完了,只剩下残余的一小堆米饭,油亮亮的。

  “操,亏你还是个女的,这么能吃也不怕嫁不出去!”郑寻扒拉两口饭,又回过神来,“哦,对,你本来也嫁不出去,不用考虑这么多。哪个男的愿意娶个三天两头变脸的女人啊?”

  周笙笙从他手里把饭盆子夺过来,往一旁摇着尾巴的罗密欧跟前一放,冷着脸走了。客厅里只剩下和狗抢饭吃的郑寻,和他惨绝人寰的哭天抢地。

  郑寻在酒吧当调酒师,调酒师是好听点的叫法,其实就是个酒保。他和周笙笙自小就混在一块儿,以至于后来周笙笙要离开小镇了,随口问他一句:“要不要跟我一起浪迹天涯?”他把行李一收,背着背包就跟她走了。

  后来周笙笙怀疑地问他:“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啊,这么想跟我浪迹天涯?”

  那一阵她刚好顶着张六十岁老奶奶的脸,郑寻眯起眼睛看她半天:“大姐,你脸上的皱纹都快比我老二上的还多了,我是有多丧心病狂才会想跟你一起浪?就算我想,我家老二也不会同意的!”

  不用多想,那一天郑寻的身体创伤程度一定高于他老二上的皱纹程度。

  因为周笙笙那张每逢下雨天就改变的面孔,两人一直不敢在同一个地方久留,每隔几个月就换个地方住。眼下来北市也不过一个多月,这个地方雨水不多,倒是能住得久一点。

  郑寻连夜做了张假身份出来,往周笙笙跟前一递:“你可以跪着叫一声郑大爷你真帅,我也许能勉为其难考虑一下不计前嫌地原谅你。”

  周笙笙拿过身份证做了个要踹死他的动作,郑寻嗖的一下身手矫捷地闪回了自己的房间,却没看见门外的人弯起了嘴角,难得露出了笑容。

  郑寻是个技术宅,主业调酒师,副业办证。对于周笙笙这种时不时就变张脸的人来说,身份证是需要时常更替的,郑寻也是因为这个才学会了这门技术活。

  听着他在房间里骂骂咧咧的,周笙笙倚在门边,轻声说了句:“谢了啊,不计前嫌宽宏大量的郑大爷。”

  屋内的声音倏地没了,郑寻跟见鬼似的把门拉开,却发现周笙笙已经回她的房间去了。

  ***

  每逢变脸,眼睛都会发炎,还模模糊糊伴随高度近视,这已成铁律。

  柜子上的滴眼液只剩下瓶底一层,周笙笙戴上隐形,在周一一大清早去医院开消炎药,顺带买新的滴眼液。

  郑寻还在睡,经过他的房门口时,周笙笙听见了他响亮的鼾声。

  不知道为什么,有的人醒着的时候人模人样,睡着了就成了头猪——这大概是科学家迄今为止未曾解开的难题之一。

  她放轻了脚步,离开前顺带拉开冰箱门看了看,存粮已然告罄,只剩下占去半壁江山的红酒白酒啤酒鸡尾酒——这都是郑寻那个“空手道”趁职务之便从酒吧里“顺”回来的。

  她盘算着,回来的时候还得去一趟菜市。

  周一的医院拥挤得一塌糊涂,周笙笙开了眼药水和消炎药,坐在拥堵的走廊里等着领药处叫到她的名字。

  因为眼睛发炎的缘故,隐形总像是戴不稳,还有异物感。她忍不住一揉再揉,结果有人经过她面前的时候撞到她的手肘,手背重重擦过眼睛,隐形掉在了地上。

  她赶忙弯腰去捡,匆忙跑到走廊尽头的厕所里清洗镜片。

  洗手的水槽就在男女厕所中间,她小心翼翼地把清洗完的镜片往右眼上戴时,冷不丁被人抓住了手腕。

  那手是斜斜地从左边伸来的,闪电般迅疾地扣住了她。那只隐形还轻飘飘地立在食指上,手腕处被人握住又很快松开。

  皮肤很白。这是周笙笙的第一个念头。

  那只手纤细修长,指节分明,仿佛玉雕出来的一样,在头顶白炽灯的照耀下隐隐泛着好看的光泽。

  她顺着那只手看上去,猝不及防跌进了一双漆黑透亮的眼眸中。

  在她面前,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神情冷淡地看着她,眉头微皱:“你不知道自来水里有细菌,不能用来冲洗隐形眼镜吗?”

  “我——”她语塞,睁着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么短暂的对视,医生从她通红的眼睛里又发现了新的端倪。

  “眼睛发炎?”

  “……对。”她莫名其妙矮人一截,心虚地点头。

ag8下载|官方  却见那医生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不悦的神情更加明显。他用更冷的声音质问她:“你不知道眼睛发炎的时候不能戴隐形?自来水里有细菌,附着在镜片上容易引发角膜炎,看你这样子眼睛本身就发炎了,身体的粘膜系统正脆弱,真想成瞎子的话,倒不如把角膜捐献给有需要的人。”

  周笙笙一愣,这人说话语气怎么这么冲啊?

  她正准备说话,走廊上忽然传来护士呼喊的声音:“陆医生,您好了吗?这儿有个紧急病人需要处理!”

  白大褂就在她的注目之下冷着脸转身走了,完全不等她说句什么,只丢下一句毫无感情色彩的:“不用谢。”

  ???

  周笙笙满头雾水,她什么时候流露出半点感激之情了吗?现在的医生都已经狂拽酷炫到要与太阳肩并肩的程度了?还有他临走时那个看到脏东西的眼神是几个意思?

  操之。

  ***

  周笙笙还是把隐形戴上了,其一是因为视线太模糊,其二是因为那个医生的态度叫人极其想跟他反着干。

  而反着干的后果就是,第二天早上睁开眼时,她发现自己的右眼肿成了核桃。

  还真叫白大褂给说对了!

  这下她连隐形也没法戴了,只能顶着模模糊糊的视线又一次上医院。在眼科挂号排号老半天,好不容易轮到周笙笙了,她听见护士开门叫她的名字。

【我的脸它总在变 by 容光】(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