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来过这世界 by 暗夜行路

时间: 2019-10-06 20:26:56

【爱情来过这世界 by 暗夜行路】小说在线阅读

爱情来过这世界 by 暗夜行路

?  《爱情来过这世界》作者:暗夜行路【完结】

  第1章

  我是1996年认识的程旭,原因是--我开车把他撞了,被男朋友甩了的我,在马路上撒气,把他撞成了重伤。

  几乎是奇迹的是,他被我时速120公里的宝马撞了,虽然在鬼门关绕了一圈,但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并且康复得极其顺利。

  “你还真是好运”我喜形于色。

  “好运的是你吧?!被你撞了还得谢谢你是不是?”他反驳我。他环视着四周,这是给他包下的单人高级病房。

  当我第一眼仔细看他时,神经几乎一紧,这小子长得真是不错,轮廓清晰的脸,鼻梁又直又挺,眼睛黑白分明,眼神却总是飘忽迷离的,不知道是忧郁还是反叛,总之很复杂似的;他的头发长过了耳朵,那感觉气质很像那个日本偶像木村拓哉,但比他的五官柔和精致些。尤其是嘴唇线条敏感-有时候还有一点脆弱--就这点脆弱让我想到了--性感。他实在是非常帅的,绝对让人过目不忘。

  他看上去很年轻,我刻意地问:

  “你多大了?”

  “28”他头也不抬。

  “骗人吧,说你18我也信”

  “你这话要是跟女孩讲,一定算是好话。”

  “对你讲就不算好话了?”

  “说一个男的幼稚你觉得算好话吗?”

  他爱叫板,虽然我没跟他说过几次话,这一点却体会得尤其明显。

  “你有什么要求吗?”这是正事,看他如何狮子大开口,只要他不追究,交通队好办多了。

  “什么要求?”他抬眼看我。

  装傻!

  “我不能白白撞了你吧。”

  “我……”他琢磨着什么,突然问“你挺有钱的吧?”但那表情明显是告诉我有钱没什么了不起。

  “对!”我还是趾高气昂,财大气粗吗。“你要多少?”

  他翻我一眼,明显的反感。

  哼,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小姐!”他说。“你开车把人撞了!我差点被你撞死!你还这么傲干吗!”

  “你想怎么样?”

  “这么多天了!打从我睁开眼有意识开始,你好象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对不起!现在还问我要多少钱,你买过多少条人命了?”

  “喂!我撞你也不是故意的。再说我也很紧张啊,天天守着你,对我爸我都没这样过!”

  “那你爸真倒霉!”

  “哎你什么意思啊?我用不着你来教训。”

  “谁爱教训你,最讨厌那种以为有钱就了不起的人。”他针锋相对。

  “你也少废话,说吧,有什么要求?”

  “那三个字你会不会说?”

  他盯着我,满脸挑衅,我几乎要急了,哪里有人这么跟我讲话。可是当看到他还裹着纱布的头,打着石膏的腿,苍白的脸,他还那么年轻却差点因为我的撒气送了命,说什么也是我的不对,我尽力平心静气地说“对不起。如果这段时间住院对你生活有什么影响,我会补偿”

  他的脸色似是缓和了,但还是说了句“你只说前三个字就够了!”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虽然你在病床躺了一阵子,可也因祸得福啊,你只要一张嘴,我保证你好几年钱都赚回来。”

  他翻我一眼,有点厌恶。“你让我撞一回成吗?”

  这男孩好象特别扭,可对我来讲又挺新鲜,我没接触过这样的,不答理我,翻我白眼,我见的都是被骂的狗血喷头都还乐着的。

  我决定赔给他10万块钱,想他应该也满意,他一句句地同我对付不过也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虽然他表面不说,但我几乎可以想到他接过钱去窃喜的样子,没准还会庆幸有这么个被撞的机会呢。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谁知,他竟无声无息地出了院,我极其挺意外,他竟然没顺便讹我一笔?我总觉得他不会这么罢休,但三个月过去了,没有一点他的消息。况且,他对我可能还一无所知,难道他真的就这么算了?对他,我还真有点另眼相看了。

  他真的这么消失了,我还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但我只知道他的名字,要找他也真是不容易。

  申建国肯定自己臭美呢,靠着我爸的关系发了财,公司越做越大,就想甩开我们,哼,白痴,没有我爸的关系谁会卖他面子,看着吧,总有一天他又会回来找我,到时再出一口气也不迟!

  我爸还一直看好他,现在他也知道自己看错了,那阵子格外地愿意跟我说话,怕我受什么打击,他还是不了解我,从多少年前开始,我就对任何男的都不上心了,谁伤得了我 ?不过,窝火到是真的。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第2章

ag8下载|官方  余艳酷爱吃中国大的自助餐,有事没事的拉着我往那跑。她爸也是高干,又只她一个女儿,所以由着她性儿地糟。她有三大嗜好:吃,打扮和漂亮小子。全北京大小馆子都被她吃遍了,她还特喜欢西餐,觉得感觉特不一样;穿就甭提了,她们家专有个房子给她盛衣服,一年四季每一天,她的衣服就没有重样的;至于漂亮小子吗,用她的话说她要和武则天分个高下,她就喜欢那种偶像型的,我见她带出来那几个,个个上了电视准红,不过她也不来真的,属于腻了就算的,然后给人一笔钱打发了,她有一句名言:钱比男人可靠,这点我体会过,也颇赞同她。我时常也和她出去玩,看着顺眼的男孩,男人都一块混一阵子,可从不当真,否则,太累“哎!申建国那小子,你这么着就算了?”

  “戚!算了?我算了他能算?你放心,过阵子他肯定像只哈吧狗一样地回来,到时候,他就知道什么叫后悔!”

  “这小子欲擒故纵呢吧?”她也知道申建国是个什么货色。

  “跟我耍手段?他以为他是谁?”我最讨厌那种自以为是的男人,还耍手段,哼。

  我开了一家外贸公司,代理几个牌子的服装和化妆品,当初也纯属找个事干,现在没想到还越来越上轨道了。

  这倒使我考虑要好好干一场,毕竟长期把精力放在吃喝玩乐上也挺无聊的。余艳就始终坚持着她的所好,乐此不疲。我只偶尔和她见个面,她还颇有不满。可我觉得越来越充实,头一次觉得自己也能做点事了。我爸和我那两哥都格外高兴,好象终于找回了那只宠爱的流浪狗。

  我要时常接触一些外国客商,老看着秘书跟他们对答自如,我在旁边越来越像个傻子,心里难受,说句不好听的,他们合伙骗我我都不知道。也怪不得别人,谁叫我以前只顾玩呢。

  我一时来劲儿,就跑到一家世界级的英语学校去学英语,半年两万多,不过倒是很值,他们的教学方式和中国的就是不一样,学的轻松,而且颇有效果。

  我有些厌倦以前的那种生活了,也许我这辈子还能做出点引以为傲的事情呢不过我始终没有相信过爱情这回事,这世上每个人都最爱自己,就算成了情侣也不可能把自己摆在第二位,既然如此,自己一个人不是更好。何况,在自己和爱情之间,还有钱和利益。

  在我的英语课程就要结束的时候,我又碰到了程旭。

  那天,我正在哈根达斯里吃冰淇淋,看到他一边吃着面包一边走,我立刻冲出去“程旭!”

  他回过头,看到我,一呆。

  “进来,请你吃东西”我对他说。

  他指着里面似是惊讶“你请我去这里吃东西?我很饿哎!”

  “那好办,去那家餐厅。”我指了指附近一家法国餐厅。

  “西餐我吃不饱”

  他又开始别扭了,我有点生气“那你说。”

  “你跟我走吧。”他似是满意了,我心里不知好气还是好笑,28岁了,还像个小男孩!

  我结了帐就跟着他一路走,十几分钟还没到,我忍不住跟他说“路要是远,我去开车”

  “不用了,再说也没有地方停”他头也不回的走在前面。

  没有地方停,什么地方?我撇他一眼,才发现他还很高,我又仔细打量他的背影,他腿很长,尤其衬衫还塞在长裤里,他挺瘦的,但骨架匀称,腰够细肩又很宽,很有型,嘿,这小子,脸和身材还都是上乘。

  “喂,想什么呢,到了。”

  他走进一家小餐馆,我跟了进去,里面一屋子人,围在几个小桌子前面,他一下坐在临近门口的桌子旁边,抬头看着我。我站在那儿,没动。我说请他吃饭,他竟带我来这儿?是故意和我作对?

  “干吗?还不坐?”他问。周围的人也都看我,我穿的这身衣服够这个小店赚3个月。

  “你……”我话还没出口就发现他那反感的表情正慢慢浮现在脸上。我再没多说,一屁股坐在他对面。他的嘴角竟有一丝笑意,这家伙,不跟人闹别扭就活不下去是不是。

  “老板,半斤三鲜锅贴,两碗粥”

  “好咧”

  他和老板两声吼算是下了单子。

  我抬头,看他正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干吗?”我瞪他。

  “你还成”他把一次性筷子掰开递给我“我还以为你得扭头就走呢”

  “你故意的吧。”

  “一半一半”一个小姑娘拿来两把勺子和餐巾纸,他把勺子放在热茶杯里烫了烫,递给我,粥也送了上来,那个碗是破的,这次我没犹豫拿着勺子喝了口粥。他似是真的高兴了,笑着说“我告诉你吧,这里的粥和锅贴没治了,我每次来这边都到这儿吃饭。”我心想,这小子又小人得志了。“唉,对了?”他有些疑惑。

  “什么?”

  “你知道什么是锅贴吗?”

  我禁不住笑起来“你以为我土星来的?”

  “那到不至于,不过你穿的挺像归国华侨的。我刚从医院醒来那阵儿以为被港澳同胞撞了呢。”

  我笑出了声,也回敬他“你不也跟小日本儿是的”

  “我最讨厌日本人了。”

  “可日本帅哥多啊。”

  “那你直接说我帅不得了。”

  “你少臭美!”

  不知不觉中,我们竟把半斤锅贴都给吃了,我那碗粥也见了底。味道没有他说的那么好,可我吃的挺高兴。

  这顿饭只花去我6块8毛钱,无法想像!

  我们走出来,他把领带结推到领口处,说

  “好啦,我要上班了。”

  我点点头。他突然问“你叫什么名字?”

  “许玖”

  他点头,突然哈哈大笑,我莫名其妙,没好气地说:

  “疯了你,笑什么?”

  他边笑边说“徐九经跟你什么关系”

  我更迷惑

  “谁是徐九经?”

  这句话成了催化剂,他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还冲我摆手,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下次告诉你”

  然后竟转身走了。

  我站在原地半天,最后竟也乐了。突然想起我又和他失去了联系,唉,怎么把正事都忘了呢。

  第3章

  我问了好多人,最后竟从我爸那儿找到了答案,‘徐九经’是十几年前一个豫剧电影里的人物,一个河南县官。我倒是奇怪程旭怎么会知道,还成了他取笑我的话柄。不过,他那张笑脸却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我眼前,依稀记得他的脸颊上还出现了个小酒涡,满脸纯真,这小子,不笑的时候酷酷的,笑起来却像个吃了糖的小孩儿。突然又想起‘性感’这个词,原来纯真也能和性感扯上边儿?

  我很想再和他出去玩玩,就象那些个男的,可又隐约不想这么做,不知道为什么。

  忙了一阵生意忽然觉得很闷,从大飘窗望出去都是高楼大厦,我深吸一口气,突然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可能太正统的生活也不适合我吧。我给余艳拨了电话,刚接通就听到她的大嗓门“你还活着呢?!你还知道我活着呢?!”

  我啼笑皆非,这个余艳。

  “对对对,咱俩都没死。”

  “滚出来”她没好气地说。

  我们坐在吧台前面,她又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两个帅哥,有一个还颇似那个大帅哥胡兵,可是一样有点像女的,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许小姐平时一定很忙吧。”另一个问我

  “还好”我看他一眼,不知为什么眼前出现的却是吃锅贴的程旭。我突然觉得很烦,上次怎么不留那小子的联络电话呢。“会划拳吗?”

  “不会哎,我还是学生”他一脸纯情地说。

  我心烦到极点,转头对余艳说“不会划拳叫来干吗?”

  “哎,你别装了,快陪她划两拳”余艳冲着那男孩子说。

  “玩笑都开不起啊。”他满脸尴尬给自己打原场“咱们划什么拳?”

  我‘蹭’地站起来向门口走去。余艳跟了过来

  “干吗呀你”

  “没什么,心烦”

  “烦什么?生意不好了?”

  “不是”

  “那烦什么?不是为了感情吧?”她笑着说,对她来讲这绝对是个玩笑,以往这对我也是个天大的笑话,今天,我竟一楞,对啊,我干吗无缘无故地心烦?还是在想起那小子的时候?

  “你玩你的吧,我回去了”我确实兴致全无。

  “真扫兴啊你!”她知道我说一不二的个性,也不劝,回去找那个‘胡兵’了。

  我回到自己在国贸附近的家,老爷子和那哥俩都喜欢住别墅,我就喜欢在城里住,够热闹。倒了杯葡萄酒,走到落地窗前,满目霓红灯装饰的高楼大厦,立交桥上滚滚的车流,看着玻璃映出的自己,时髦高档的长裙,一头斜披的长发,还算姣好的脸,却是掩饰不住的寂寞。一直我就知道我很寂寞,可是我如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为什么还有这种该死的感觉,我到底需要什么来把自己添满呢?

  打开音响,我只能让音乐把这屋子添满,我喜欢那些温柔得有些悲伤的歌,这时电台播的正是这样一首歌,我竟鼻子发酸,眼泪流了出来,对着玻璃抹掉泪水时,我才发现自己莫名其妙,连个哭的理由都没有竟然会流眼泪,立刻我就没了哭的兴致,还觉得很无聊。我打开冰箱,拿出个冰淇淋蛋糕吃了起来,心情竟好转了。

  余艳打电话问我昨天怎么了?我告诉她没事是低潮期。她吃吃笑着说她明白了明白了。

  “你猜我昨天碰到谁了?”

  我没应声,她最擅长设问句。“你还记得何文丽吗?”

  “何文丽?”我挺感兴趣,她是我们小学和中学的同学,我们仨以前关系最铁,后来她上了外地的大学,开始我们还写写信,后来就断了联系“她怎么样了?”

  “挺好的,在一家外企呢,人家是有学问的人”

  “干什么的?”

  “听说是一家广告公司。”

  “广告公司?正好我还想找家广告公司呢。”

  “那正好,反正她也想跟我们聚聚,你再给她笔生意,她还真是赶上了。”

  何文丽听说我有生意给她,恨不得立刻见我们。我和余艳就找了个时间去了她的公司。这是家挺知名的广告公司,规模不小,在个挺火的办公楼租的房间。

  何文丽混得不错,自己还单一间办公室。

  这么多年不见,她看上去不复往日的少女娇美,却多了份女性的成熟。她和余艳一样不太会打扮,她老把自己往老了打扮,余艳却老‘蔫黄瓜刷绿漆’,不过效果都是一样的不好。

  “许玖,你越来越像港澳同胞了。”何文丽拉着我。我心里一动,想起了程旭。

  “我呢。”余艳问

  “你像欧美的。”

  我哈哈笑起来,说“文丽,够幽默”

  “我就喜欢欧美的化妆和服装,多飒!”余艳高兴得不行。

  “你以为她夸你呢?她是说你化妆太浓了”她那鲜红的嘴唇绝对有吃过什么活物的嫌疑。

【爱情来过这世界 by 暗夜行路】(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