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男生为我哭 by 暗夜行路

时间: 2019-10-06 17:26:53

【那个男生为我哭 by 暗夜行路】小说在线阅读

那个男生为我哭 by 暗夜行路

?  《那个男生为我哭》作者:暗夜行路【完结】

  兄弟,亲情,友情,爱情

  完全两个世界的人,命运让他们产生了交集

  暗夜行路第一次设计兄弟恋的文

  是否期待?

  两对儿兄弟,四种人生,兄弟情和爱情,掺杂在一起会是怎么样?

  孟昭和孟骁,关棋和关亮这是他们的故事,谁和谁会有怎么样的交集?

  交集之后,又会发生什么?谁错过了谁的人生?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第1章 正文前AG亚洲手游|官方网站

  平安夜,不平安的夜晚,平安夜,不安夜。

  “你认识我么?”我问。

  对方可能看着我没几两肉,面露不屑,不带用眼睛夹我似的说“不认识。”

  我等的就是这仨字儿,卯足了劲儿几乎跳起来给了他脸上一拳“不认识!?不认识就让你认识认识!”

  那孙子被我打的一个趔趄,我插着腰,旁边兄弟已经上去了,当然不是冲着我,是冲着我老板,他们是老板雇的,我也是。

  他要说认识我的话,我也有话等着他“他妈的认识我还敢动我老板的妞!”

  接下来的场面跟现在一样。

  这是我跟侯宝林爷爷学的。

  今儿有点冷,插着兜走在街上,想把脸也缩进羽绒服里去。

  平安夜呵今儿是,商店里传出来的都是叮叮咚咚的圣诞歌曲,我就不明白这些人,又不是自个儿节日,穷乐呵啥啊。

  有人快步走过去,撞了我一下,我怒瞪他一眼,他好像根本没工夫看我,继续往前暴走。

  “嘿!”我吼了一声,大过节的找不痛快这是。

  那人被我叫住,回了头,还有点莫名其妙。

  “撞着人了知道么?”我说。

  他看上去挺没杀伤力的,对我抱歉地一点头“不好意思哥们儿,有点事儿走神了,没注意。”

  说话倒是中听,长得也靠谱,就是不着边儿,谁他妈的是他哥们儿。

  他冲我比划了个不好意思的手势,我一挥手,让他走了。

  这个时侯,我觉得我们就应该是路人,路人甲和路人乙。

  谁知道,我们之后竟然常见面,竟然……

  这时候,我们分别走向不同的地方,一个朝南,一个朝北,一个跑回自己温馨的家,一个不知道去哪儿。

  我在街上像没头苍蝇似的乱蹿了一阵,终于走回了我那个小屋,还没踩进门,就感觉到沙发上有个黑影儿,我迅速适应了一下黑暗,对着那个人影做了个分析,连开灯的必要也没有,我直接奔卧室了。

  他倒是说话了

  “孟骁……”

  我丝毫没放慢我的动作,脱大衣,解鞋带,把鞋踢飞,一点儿功夫没耽误。

  “孟骁!”黑影儿走了过来,顺道儿开了卧室灯,我抬头瞄他一眼,脑仁儿直疼。

  “你怎么打扮的跟花耗子似的!”我真受不了他这德性,他歪头在镜子里照了照,不以为然“你懂个屁!这他妈的是最时髦的打扮。”

  说的一脸正气。

  “时髦你妹!”

  眼前这个自以为走在时尚尖端的打扮的跟日本牛郎似的主儿,是我哥,孟昭。

  孟昭打量着我,我把袜子脱了,仰在床上,他看着我的脚底板,苦笑不得。

  “你他妈的真搞这么个玩意儿?”他指着我的脚底板。

  我翻他一个白眼,搬起自己的脚底板看了看,字体不错。

  孟昭说,像我这样出来混的,得刻字儿,才能显出自己的威武,不然,像我这么白净,适合跟着他混。噢,忘了说,我哥拉皮条那是出名的,以前主拉女的,现在男女都拉,近些年不知道吹得什么邪风儿,男的找男的玩儿的比例突飞猛进,那天孟昭还像模像样地给我画了一个柱形图,告诉我,现在他拉男的比拉女的还多。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我哥道儿上有个外号,叫条子,以前那是警察称呼,现在一说条子,不穿制服的,那就是我哥。

  他在的那个地方,隐蔽。

  我上班的地方,辉煌,我穿制服,可我不是警察,我是保安。偶尔不穿制服,我就是马仔。

  反正我们哥儿俩,那是鸡窝里飞不出的凤凰。

  孟昭上次告诉我,让我去纹身,我扭不过他,就在脚底板纹了几个字。

  现在我把双脚抬起来给你看,看见了么?什么字儿?

  你知道的。

  “反清复明”

  左脚反清,右脚复明。

  不骗你,骗你是孙子。

  很快,我就用复明踹了孟昭,孟昭说,让我跟着他混,说凭我这倾国倾城的貌,逆反的性格,我哥俩发财指日可待。

  孟昭不是开玩笑,他豁得出去我。小时候,他就拿我帮他挡飞镖来着。

  孟昭扑上来,我反清复明齐上,成功把他踩在脚下。

  我吼“孟条子,你他妈的想钱想疯了吧,我今儿把你这龟公解决了,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孟昭在我脚下笑得欢畅“你别不知好歹,总他妈的比你当打手强。”

  我把他从床上踢了下去,他就势躺在地上。

  我坐在床上,嘴里说“没事儿快滚。”

  “今儿是平安夜。”

  “平什么安夜?”

  “骁~~”孟昭躺在那儿叫我。

  “……”我不搭理他,又扳起脚来看

  “骁~~”他一个猛子坐起来。

  我扳着脚丫子看他,他忽然咧开嘴“买瑞克里斯妈斯。”

  我脑袋疼,无奈地看着他“你快去死吧……”

  第2章

  孟昭被人挖角了,这个世界好奇妙,连老鸨都有人抢,连老鸨跳槽都觉得是因为自己有能力。

  孟昭笑得趾高气昂,我对他无语也不是一两天,所以,雷啊雷的我都已经焦黑得习惯了。

  “你知道这地方是谁的么?”他问我。

  我摇头。

  “猜你也不知道。”

  “那你还问。”我漠然。

  “等你给我个惊喜啊。”他说。

  “我只想给你惊,不想给你喜。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别在这儿卖关子。”

  “看着我飞上枝头了,你羡慕了吧?”

  “飞上枝头的都是凤凰么?还他妈的有家雀儿呢!”

  我头上挨了他一下。

  我总有一个错觉,我觉得他是我弟,我是他哥,是我比他大七岁。他总是保持着这种青春朝气老黄瓜刷绿漆的伪正太的样子,我只剩下干呕的感觉了。

  “常坤,你知道么?”

  我摇头。

  “这一带混的都知道他啊?这地方,表面上是私人会馆,实际就是一个……”

  “鸡窝是吧?”

  “错!”他指正我“是鸭店。”

  “好吧。”

  “你知道我怎么着么?我就跟那种跑野台子的小明星进了大经纪公司,是一样的,以后我接触的,是上流社会的人了,懂不懂啊,傻子?”

  “我懂不懂的有什么关系,你好好混你的,别哪天又拿我当垫背的。”

  他瞄我几眼“孟骁,你好像并不看好我呃?人家谁都指望着家里人混的好吧?你怎么看着就不是那么回事呢?什么我拿你当垫背的,你哥我混好了,你不跟着鸡犬升天么?我亏待得了你么?”

  “不知道。”我看着手机短信上的小广告。他扒拉了我一下,我抬头看他,他盯了我一阵子,又说“等我站住脚了,你去我那儿。”

  我赶紧说“你可得了吧,我一不是鸭,二不是gay,我去你那儿干吗啊?再说,你给我拉皮条,你他妈的不糁的慌啊?你脑子进水了你!”

  “那你也别在那儿破地方当保安了,什么玩意儿啊。”

  我瞟着他整得人模狗样跟做秀似的打扮,无奈地说“我走了。”

  他一把拉着我,伸手掏兜,弄出一山寨LV钱包来,扒拉了扒拉,哟呵,这倒是日头要从南边落山?他可是从来没给我过钱,难得难得,我伸出手,等着他掏钱出来,他的钱包里塞了一堆卡,都不知道是干吗的,翻开隔层,几户没看见粉红色的票子,他对我说“有钱么?借我点儿?”

  我换好衣服,刚站门口接了班,霍利就从大门进来了,一边走一边还嘟嘟囔囔的,我问他“干吗呢?念经啊?”

  他往后瞅了一眼,一脸不耐地跟我说“烦死了。我他妈当初登那个记我就是有病!”

  怎么了,我往他身后看,好像有个男的站在那儿。

  “别提了,烦!”他往里走,后面那个人好像走了过来叫了他一声。

  他好像发作了对着身后那个人吼“我跟你说多少遍了!我现在不干了,不捐了,听懂听不懂?”

  那男的看着挺眼熟,我仔细看了两眼,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他走上前说“我没有强迫你的意思,不过,现在牵扯到人命了,我不得不来求你。”

  “你求我干吗啊?”霍利不耐烦“那么多人排队捐献呢,我现在不想捐了,我现在也不缺钱,甭他妈用钱诱惑我,没用!你赶紧走呵,不然……”他冲我使眼色,然后往里走,那男的要跟进去,被我拦住。

  “嘿,嘿,干吗呢?没听明白啊?”其实我是没听明白,什么捐献不捐献的。

  那男的瞅我一眼,想说什么,又没说,怔了一下,下了台阶走了。

  没一会儿,霍利也换了衣服站门口,问“走了么?”

  我说“你出来看啊。”

  他慢慢走出来,四处看了看“缠了我好几天了。”

  “什么情况?”我问。

  “我原来刚来北京的时侯,觉得人生美好,就在医院那儿登记,可以捐现内脏。现在我活着还难受呢,小玲还老催我买房,这房子是我能买得起的嘛,累死累活,我的身体就是本钱啊,这捐什么捐,这男的最近老找我,说他们家谁谁肝病必须要移植,关我什么事儿,他说他给钱,我他妈最烦钱了我!”

  我能理解他,一个孩子从意气风发善心泛滥到现在明白生活严峻,也不容易。

  我说“这事儿当然是你做主,看那人也不像胡搅蛮缠的。”

  “嘿!”他说“看着不像,找我好几次了!”

  “噢。”我点头。他话音还没落,那男的居然真的又出现了,他看着眼前穿着保安制服的我俩,因为天冷我俩穿得都是长大衣,我们这里别的不行,那制服做的跟盖世太保有一拼,他看了看我们俩,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他说“真是不好意思,我弟他现在的确情况严重,你可能是最符合捐献指标的,所以我不得不……”

  “别说了……”霍利不耐烦地摆摆手。

  “其实,肝脏移植对您不会有太大问题,手术后,会长回90%的,而且不影响它的功能,真的需要您帮这个忙,我弟他才20岁,我必须得让他活下去,您有什么要求,我一定尽量满足你!”

  霍利急了“你这一遍一遍地烦不烦?我跟你说了,你说出天去,我也不会答应你的,你赶紧走吧,我没有要求,要求就是你别来烦我!”

  那个男的一脸急切,像是把所有的希望都挂在了霍利这里。

  “别人不行嘛?你非得找他?”我插嘴。

  其实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男的有好感,尤其是他说,他弟,20岁的时侯,跟有什么捅了我的心似的。

  他摇摇头“我真的几户所有办法都想了,哥们儿你现在就是我救命稻草啊。”

  霍利索性不说话了。

  我又跟他说“我们这儿上班呢,你看他也不会答应你了,你想别的辄得了。”

  他一脸失望和绝望。

  在我们面前犹豫了一阵,霍利扭头不看他,我倒是盯着他看。

  他终于扭头慢慢走下台阶,背影显得特别可怜,我瞅着瞅着,他突然转回头,对上我的眼光,又转向霍利“你再考虑考虑行么?我真的不能看着我弟死,做什么都行!”

  霍利扭头进去了。

  他呆滞了一阵,一阵风吹来,他都没反应似的,站在那儿,很艰难地才抬起脚,迈着步子,往下走。

  “喂!”不知是什么推动着我叫住他。他猛地回过头来。“我……”我指指自己“行么?”

  第3章

  我凌晨从夜总会的后门出来,大早上的,真冷,又想把脑袋缩进大衣里头,刚一拉上拉锁,脑袋缩进去,我就看见对面站着一人,他看见我,僵硬地对我笑,冻得不善,他。

  我慢慢溜达到他面前,他脸红得跟萝卜似的。

  “你不是等了一宿吧?”

  他没说话,犹豫了一下,“下班了?”他只是微微笑了笑。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人没来由的给我好印象。

  “你怕我跑了啊?”我说。

  “也不是。”他笑得有点苦“我是真的没办法。”

  “嗯。”我点点头。“你说要去医院做检查,是吧?”

  他点头“你昨天说你和那哥们儿血型一样?”

  “嗯。”我和霍利一起来的,一起检查的身体。“现在就走么?”我问。

  “不着急。”他说“你上了一夜班,也挺累得,先吃点饭休息休息。”

  我一楞。

  他竟然有辆车停在旁边,他开了车门,让我上车,然后自己坐在驾驶座,他瞅了我一眼“系上安全带,不然它一会儿会响。”

  “噢。”我摸索着把安全带系上。

  他等车热一下的时侯问我“为什么会帮我?”

  我眨了下眼睛,想了想“为钱。”

  他一楞,随即点头。

  车子平稳地开了出去,说实话,我活了快20年,这样的人我头次接触,我指的是说了这么多话,平常当然也能看见那些人五人六的人在附近,但是,他给我感觉不一样,觉得他特别稳当,就跟他这车一样,又平稳,又显好。

  他在附近找了个挺大的餐厅,我平常上下班也经过这里,从早到晚都是人,早上有早茶,晚上有宵夜。

  我们进去坐下,他结果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问我“你想吃什么?”

  我摇头,“随便。”

  他点了几样点心,要了壶茶,他给我倒茶,我瞅着他修长干净的手。

  “你怎么不问我要多少钱?”我说。

  他看了看我“只要你能救了我弟,多少钱,我都行,如果我有,我立刻给你,如果没有,想办法,我也给你。”

  我脑袋一阵发麻,回响起来的,却是孟昭的话

  “反正我是没钱赔你,要不我把我弟押在这儿,你让我凑凑?”那次他发飙把人家小孩伤大发了,一堆人围着他,他就说了这话,后来,他好久没出现,人家拿我出气,我五颜六色地快到家,他才鬼鬼祟祟地窜出来,揪着我说“你怎么那么笨啊,你不会跑啊?”

  我抬头看着眼前这位,他正给我夹了一个叉烧包,我接过来,啃了两口。他说“等会儿这儿旁边有个旅馆,你先睡一觉,然后咱们再去医院。”

  “不用了吧?”我说。

  “你一宿没睡,可能检查的时侯会影响有些指标。”他又说。

  “噢。”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说什么了。

  我躺在旅馆的床上,睡得很别扭,他估计也一宿没睡,很快,我倒听到了他的轻微的鼾声。我睁着眼睛看了会儿天花板,我觉得自己可能脑袋有坏死的前兆,我这是干吗呢,好死不死地要给人家捐肝?还是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就因为他是为了他弟?

ag8下载|官方  我睡了半天也睡不着,越来越烦,我坐起来,我烦了,也后悔了,我不能为了我突然犯病赔上我自己的健康吧?我还得死皮赖脸地活着呢,这么着就赔上一内脏,我多亏啊,我慢慢站起来,蹑手蹑脚地往门口走,手刚伸到门扶手,我听见有人说“你能先检查检查再做决定么?也许不符合条件呢?那我也死心了。要不,我可能还得去找你。”

【那个男生为我哭 by 暗夜行路】(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