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着 by 暗夜行路

时间: 2019-10-06 12:26:48

【燃+烧着 by 暗夜行路】小说在线阅读

燃+烧着 by 暗夜行路

?  《燃+烧着》作者:暗夜行路【完结+AG亚洲手游|官方网站】

  晋江编辑评价

  《燃》的构架模式其实蛮俗的——“白马王子灰姑娘,京城公子哥爱上了外城穷小子经历了若干坎坷,冲破了N多道防线终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我心里觉得挺难受,为自然法则,这自然界干吗非得分出公母哪!”

ag8下载|官方  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是无能为力;世间最幸福的事情又是什么,是两情相悦。纵然迟愿曾经满口京痞子腔调的横行霸道,纵然他曾经自以为是的要风得风要雨的雨,他也仍要在这种痛苦与幸福中痴缠——一切都为了他心爱的倔强的小王八蛋。这就是生活,北京的生活,同志的生活,一样有嫉妒吃醋,一样有甜蜜温馨,一样有重重阻力,一样有至死不渝,就因为那三个字 “我爱你”。

  地道的北京话,洗练的文笔,暗夜大人行云流水般的文字下流淌着迟愿和许然心酸又心醉的生活。生动的心理描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画,仿佛这个“京城大少”就在我们身边呼吸。彼此相爱是人类创造的奇迹,冲破家庭阻力世俗偏见是同志创造的奇迹,让人牵肠挂肚的人物命运是暗夜大人创造的奇迹。

  “你坚持,我坚持,就一点也不难”——真的吗?但奇迹还是诞生了。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燃》作者:暗夜行路

  第1章

  我第一次见那个小王八蛋的时候,他被人揍得鼻青脸肿,一脸肮脏,嘴角挂着血,正在酒吧后面的胡同里,坐在地上靠着墙喘着粗气。他的白衬衫又破又脏,领结歪在一旁。我看到了刚刚的过程,对他嗤之以鼻,欠债不还,打死也是活该。本来这种事我才懒得再理,不过可惜,我是这酒吧的老板,他把我发他的制服弄烂了。

  刚要走过去,却见他用胳膊抹了一下嘴角,靠,血迹是很难洗干净的!然后伸着手对着一个东西抓去,我定睛一看,他抓的东西,居然是个吃了一半的包子,掉在地上,皮儿都脏了,他不会要吃吧?难道是为了保护街道清洁扔进垃圾桶?

  他居然真的将包子撕了皮,放进嘴里。

  喂!没吃过饭啊?!我走过去恶声恶气。

  他吓了一跳,挑着眼睛看着我,还抓紧时间把剩下的包子塞进嘴里,整个嘴鼓着,拼命地嚼。

  妈的,又不是灾区,让我看到这种场面。

  我大概太凶神恶煞了,他眼里怯懦地说:“大哥,你是哪边的?我没见过你啊,我欠你多少钱?”

  “他妈的,我不是高利贷!”还哪边的,他到底借了多少债?

  “咳!那你早说啊。吓我一跳,以为又要挨顿打呢。”他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脸上却轻松了,还伸手拍拍身上的灰,转身往里走。

  “你站着。”我喊了一声。

  “干吗?”他回头看我。

  “你就这个样子上班啊?”

  “你管得还真宽!”他挑着眉毛看了我一眼,还是往里走。

  我跟上去。看见他在后厨的水龙头那儿洗了起来。弄水果的老张说,喂,又挨打啦?他在水龙头下点头,唔的应了一声。

  你小子骨头还真硬,老张接着说。

  他喝了口水,咕噜咕噜地漱口,随即吐了出去,笑嘻嘻地跟老张眨了个眼。

  然后,他看见了我。

  “喂,你来这儿干吗?非工莫入,看见没有。”他指着贴在门上的告示。

  老张也才看到我,吓了一跳,“老板!您怎么来了?”

  “老板?”他大眼瞪小眼地看着我“不会吧。”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他低着头站着,旁边站着的带金丝眼镜的是这个酒吧的主管。其实,我已经好久没来了,这个酒吧生意不错,我一个月只来个一两次。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主管刚要说话,他突然痛心疾首地说:“老板,我错了。”

  “你啊。”主管说“怎么回事啊,衣服弄成这样,怎么上班,多损坏酒吧形象啊。”这个主管的强调跟个国企主任似的。

  “怎么处理啊?”我问。

  “扣钱,扣钱。”主管说。

  “别呀。”他猛地抬头“我现在试用期一共才300块钱,你再扣,我喝西北风啊。再说,我还得还钱呢。”

  “那就别干了。”我冷声说。

  他盯着我,我才看清他的脸,虽然,带着青紫和伤痕,可是,长得还比较顺眼,挺清秀的小子。

  “你盯着我干吗?不服气?”我问他。

  “我又没弄坏酒吧东西,干吗扣钱?”

  “扣了你的钱,就要了你的命了?”

  “差不多。”

  “你至于穷到捡包子吃吗?这儿是北京!大城市!”

  “切。”

  “切什么?”

  “谁规定大城市就不能捡包子吃了?我饿了。再说,那是我自己买的包子,我好几天没吃肉了,刚吃上,那帮要债的就来了。我再捡回来吃怎么了?打一架多消耗体力你知道吗?”他居然振振有辞。

  “你不是打架,是挨打吧?”我损他。

  “那又怎么样?”

  “你三天两头地挨打,今天是在后面胡同,你吃着包子挨顿揍,明儿个打进来,砸坏我的东西,你赔得起?”

  “赔不起你就不要我赔啦?”

  “你是虱子多了不咬啊?”看他最多不过20岁,还真是血气方刚啊。“我惹不起你,总躲得起吧。”其实,我惹不起谁啊我。

  “老板,没有那么严重。”他挺讨好地看着我,看来,他真的需要这份工作。

  “其实,你想赚钱,也容易啊……”我说,看着他清秀的小脸“你知道,现在不光女的能卖,男的也能卖啊。看你这样的,一个晚上几百块没什么问题吧。”

  听了这话,他讨好的表情荡然无存,狠狠地瞪着我。然后说:“我一共干了10天,一共100元,麻烦给结了。”他伸出手。

  主管看了我一眼。

  我慢幽幽地说:“一件衬衫80,一个领结30,你还需要给我10块钱呢。不过,我这个人大方,不跟你计较!”

  他风似地冲了出去。

  一会儿,又风似地回来,把那件衬衫加领结扔给了我。

  “你这辈子倒霉到底,别看你现在有钱,牛×,以后,一定跟狗似地,不,狗都不如!你看着吧。”他扔下一堆话,光着膀子跑了,在门口还被绊了一下,差点摔倒,我哈哈大笑。

  其实,这个孩子也挺不易的。主管说。

  我看你别在这儿干了,找个福利院什么的不是更好?我说。

  他不说话,走了。

  哼!我同情人?开什么玩笑。

  我常常跟人家说,我穷的就剩下钱了,同情,友情,爱情,什么狗屁情,通通给我玩儿去。

  我这辈子,说白了,就是来挥霍,放纵的。你给我什么都可以,别让我付出。我说的是感情。钱吗,我有的是,谁让我高兴,谁就用。

  对了,忘了说了,我叫迟愿。

  说到放纵,就不能不说说我的‘伴儿’,我男女通吃,以前养过小妞儿,后来觉得不刺激,找小男孩儿,到舞蹈学院,到酒吧。后来,遇到了程晖,算算他在我身边也不短了,有小半年儿了吧。我觉得,我有点离不开他了。我说过,我没感情,不过,我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不会放手。不喜欢了,一刻也不多留。

  第2章

  第一次看见程晖,我就对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他长得非常漂亮,漂亮得无懈可击,漂亮得石破天惊,漂亮得让人想据为己有。我有着各种各样的男女“朋友”,我从来没有想过结婚,我觉得我这辈子就是来世上玩玩的。在和男的干那种事情之前,我还以为我得抗拒,没想到,我挺乐于其中。于是,程晖成了我暂时的渴求。他进到我房间里的第一句话是: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我说,你要什么?

  他说,钱,和权。

  你要得不多。我坐在沙发里笑。

  我不得不说,这小子绝对是个尤物,他绝对不是个雏儿,而且还相当有技巧,弄得我还真有点欲仙欲死。我跟他说,宝贝儿,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是的,我给了他他要的,其实,不难,有了钱,权自然就来了。

  他也找对了人,我这个人,穷的就只剩下钱了。

  他现在开了一个公司,每天西装笔挺,游走在商场中,他确实是个人才,白手起家的公司,被他弄的营业额翻了几番。他和人家说,他是归国华裔,他装得挺像,唬了绝大多数人。我在暗地里笑,这个小子确实有手段。

  不管怎样,晚上,他也得在我的床上伺候得我舒舒服服。

  我有一大群狐朋狗友,他们或者和我有着相同的喜好,时常开着大奔跑到舞蹈学校去找小鱼;或者在高级妓院里找着高档的妓女过夜。我们茶余饭后的消遣,也是说着相关的笑话,几个人龌龊地狂笑,笑得十分下流。

  我对谁都谈不上爱,我早把这个字从我字典里删了。用钱买来的,发生在床上的,哪里来的爱?笑话。

  程晖是个有野心的小子,这点我知道。我龌龊,可是我不是傻子。我只允许他的野心发生在我许可的范围内。

  翻云覆雨后,他总是妩媚地和我说,愿,让我签大单吧?

  公司里超过十万的大单都是必须由我签的。

  我看着他异常漂亮的脸,笑着说,等我哪天残废得手动不了了,你就帮我签。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快,随即紧张地说,别胡说,你最健康了,什么残废不残废的。

  那你岂不是很失望,我心里说。手捏了一下他高挺的鼻子。

  我看得透他,不代表我不喜欢他,我其实有点离不开他的。

  我在二环买了个公寓给他住,这几天一直在装修,我还没有告诉他。我知道他不是女人,光给东西满足不了他,他要的是个发展空间,可我原来不大明白,以他的能力怎么沦落到上了我的床。不过后来,我逐渐看出,这个小子喜欢走捷径,越快越简单越好。我是他的捷径。我不在乎做谁的捷径,我没吃亏。

  原来一直有个设计师在跟,我也没怎么去看,眼看快完工了,我有了兴致去看一看。

  没想到,一进门,居然又看到了那个小王八蛋,他居然又在吃。他捧着盒饭坐在窗台上,塞了一嘴的东西。我怀疑,他是饿死鬼投胎。

  他看见我的时候,嘴起初不动了,然后又慢慢嚼起来,我看他这个样子就气儿不打一处来。

  设计师冲屋里的几个装修师傅使眼色,他们都明白我的来头,对我又笑又点头的,惟独那个小王八蛋还不住地往嘴里扒饭。

  我冲他走过去。

  他三下五除二地把饭盒弄空了,从旁边拿起他的喝水杯子,边看我边喝。

  “你在这儿干吗呢?”我问。

  “别告诉我你是屋主。”

  “答对了。”

  “靠!”他居然骂了句人。

  “你丫活的不耐烦了?敢骂我?”

  “我哪敢骂你呀,我骂命运呢。”他从窗台上跳下来,冲着一个师傅走过去,估计那个是专修队儿的头儿。

  “师傅。估计我是干不成了。这两天的工钱您给结了吧。”

  师傅冲我看过来“怎么了这是?”

  我瞅着小王八蛋,你做什么活的?

  他不说话,师傅接口说,他是帮着铺地砖的。

  哪儿是他铺的?

  厨房,厕所都是。

  我走过去,说实话,活儿做的还行。不过,挑点儿刺儿不是啥问题。“这儿,这儿,拼缝对齐了么?还有这儿,切成这样,难看不难看?啊?我这房子100多万,全被这地砖毁了。”

  “没那么严重吧?”师傅说。

  那个小子走上来,对着我,你有完没完?我欠你钱拉?还是杀过你全家?

  他满脸通红,好像比上次见他瘦了点儿,瞪着双内双的眼睛,不知怎么我想起我养的那条小狗儿。我对着他乐。

  你笑什么笑啊。他吼,脾气真是不小。

  我说,谁让你这个饭桶老栽在我手里?

  我就不信全天下的活儿都跟你有关!他扭头就走。

  哎你工钱还没拿呢。我狂笑。

  他恶狠狠地回过头,说了四个字,猪狗不如。上次是狗,这次加了猪。不知道下回是啥。

  几个师傅看着我,表情有的木讷,有的不满。切,关我屁事。

  我跟设计师交待了几句,就走了。

  我开着车,在街上学么。找什么呢这是?也不知道。猛然看见了那个小王八,他正蹲在一个电线杆子旁边,低着头。

  我又想逗他,开车过去,昨天刚下的雨,水积了不少,我故意靠着路边开,脏水溅了他一身。他猛地抬起头,身子向后仰,坐了个屁蹲儿。我笑,放下玻璃,让他看见我的笑脸。

  他睁着眼睛看着我,这次像只受惊的小鹿,然后,这只小鹿变成了小毛驴,站起身,四处找,终于捡起一个东西,对我的车砸来,我听到‘彭’的一声,我从车上跳下来,车门被他扔出的砖头砸了一个坑,还划伤了。

  那小王八蛋立刻往远处跑,我能放过他?我追过去,奇怪,他跑了没几步就突然踉跄起来,我刚好到他背后,一下给了他一脚,他直接扑倒在地上,我嘴里叫:让你丫跑!

  他没反应,趴在地上,没动。

  第3章

  我正奇怪他怎么那么老实,不会一脚就被我踢蒙了吧。我用脚尖碰了碰他,他动了动。

  给我起来,别装蒜!

  他用胳膊撑起身子转过头来看着我,我才发现他的脸色惨白惨白的,不过他的眼光里还是不服。我就讨厌不服我的人,从小到大,这样的人我教训了有一个连。

  怎么样,是送官呢还是私了?我问他。

  随便。他说。话音也轻飘飘的。

  你不怕哈?这我到是有点意外。

  最好送官,拘留我几天。更好。

  哦?

  那样又有吃的,又没人找得着我。我还省心了。说着这种缺心眼儿得话,他还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我偏不顺他的心。

  那我们私了吧。我说。

  怎么私了?

  赔钱啊,废话!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我要你的命?我才不做这么赔本的事儿,你那条烂命值几个钱?

  他慢慢站起身,我看他两条腿还哆嗦,咦?我才发现他居然穿了一条绝版的lee cooper的牛仔裤。这个我记得是因为我找了好久,是我喜欢的款。我对他说“你把这条裤子脱了给我,砸车的事儿我就不追究了。”

  “你妈的!”他居然骂我。

  我回手给了他一个嘴巴,他没有什么反抗登地就又坐在地上了。这回他嘴也白了,脸上慢慢出现一个红掌印儿,脸色越来越难看。他闭了一下眼睛。我觉得他有什么不对。

  “干吗呢?装死呢?”

  “你怎么这么缺德!小心走在路上,被雷劈!”他说。“我现在头晕,没功夫跟你逗闷子。你赶快给我走。”

  “要不是说穷人穷命呢。不疼不痒的你头晕什么?还是弄苦肉计?你又不是娘儿们,梨花带雨也没有用。”

  “一边儿去。”

  “说谁呢?”我捅了他一下,他居然给我晕了。

  我这个人,偶尔,还算个善人。我也知道得积点儿德。毕竟,我活到27岁,头一次看见一个大活人晕在我面前。逢年过节的我也去庙里烧个香什么的,没想活得跟王八那么大岁数,起码别生病。我就怕生病,闻到医院得味儿我就恐惧。

  所以那个医生跟我说话的时候,我特别不自在。

  “你弟弟啊?”

  我没理他。

  “身体虚。倒没什么大事儿。”

  我点了下头。

  “他老献血你知道吗?”

  “啊?”我吓了一跳。

  医生掳上他的袖子,我看见他左右胳膊都有大针孔的痕迹,有的深有的浅,有的青,有的紫。

  妈的,这小王八不是吸毒吧?

  我正研究他那些针孔,他就醒了,睁着眼睛,耸了耸鼻子,然后看见了医生。接着他的眼光停在医生的后面。我看过去,靠!是一个饭盒。谁要说他不是饿死鬼投胎,我跟他急。

【燃+烧着 by 暗夜行路】(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