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的不多 by 暗夜行路

时间: 2019-10-06 11:26:47

【我要的不多 by 暗夜行路】小说在线阅读

我要的不多 by 暗夜行路

?  《我要的不多》作者:暗夜行路【完结+AG亚洲手游|官方网站】

  文案

  我叫唐小椽,是chuan,不是小转儿,

  有人觉得我傻乎乎

  有人觉得我古灵精怪(估计这么以为的只有我自己吧)

  我着急的时候会结巴

  不过,给你讲故事,会很顺畅 : )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竞技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第1章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能够再度和徐也一个学校,你知道,他那样的,一辈子的路都是他爸给他铺好的黄金之路,用我自己的话说,他真是踩着父辈的脚印一步步走上去的。谁能想到,他能和我一样上这个三流大学啊。

ag8下载|官方  我记得初中的时候,就是好多东西我还没见过的时候,他就已经吃美国花生,喝可口可乐了。我那时后,还买小贩的花生呢,5毛钱,一兜子,拿回去给我爸下酒。他家的花生,是装在一个铁罐子里的,包装可漂亮了,弄得我也不敢敞开吃,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花生也能那么精致。第一次去他们家,就见了好多新鲜玩意儿,不过,他不怎么让我碰。那时,他爸是厂长,那是个大厂,方圆几公里的人都是那个厂子的职工,当然,我爸我妈也是。他在我们班也比较出风头,因为他发育早,长的很高,浓眉大眼的,老师也喜欢。我那时,不起眼,小矮个儿,瘦不啦叽的。我是上了高中才长的个儿,虽然我依然不胖,可怎么也有一米75了。

  初中毕业时,大家都希望考进城,那时我们管去北京是叫进城的,其实,不过才40公里,那时没有高速路,进一趟城,要2个小时,我依稀记得我只有春游的时候才进过那么几回。我学习在中等,当然考不进。不过,徐也那时候就进城了,上重点高中。我则在我们本地的学校上高中。有时还能见到他,他周末会回来,偶尔和我们踢球,我还打过一次他们家的网球,不过控制不好,球儿弹得老远,还丢了一个。后来,他就不怎么回来了,再后来,他爸爸被调去做了北京副市长,他们全家就都搬走了。

  谁能想到,副市长的儿子,会和我一个学校?虽然我比他低一个年级。你问我为什么比他低一级?你干吗哪壶不开提哪壶?我重读了一年,这还不知道?还问。

  我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他可没认出我,大概是我变化比较大。那是在学校食堂,他在小炒窗口,因为我这个人比较好吃,我是及其羡慕在出现在小炒窗口的同学们的。于是,在开学不到两个礼拜的时候,我看见了他。他打扮得很前卫,像那些日韩偶像。不过,日后我要劝劝他,如今反日这么严重,还是避避风头呗。他和几个男同学一起,咧着嘴露着白牙一起吃饭打闹。我老远看见他,还在他桌子附近穿行了两次,一次过去找位子,一次时被人‘占的座’堵了回来。放眼望去,只有他们哥儿几个这儿有位子,于是,我就坐过去了,为了给他一个惊喜,我决定先不揭穿自己的身份。

  谁知,我刚坐下,就感觉到一排凌厉的眼神儿,我抬头快速看了一眼,眼光都不善啊。

  我说,“有……有人坐啊……”

  对了,我一紧张,话就不能连成一句,也有人叫这个为结巴。我不是结巴,我是特殊情况才出现的。

  “你不知道规矩啊?”一个染了一缕黄发的人说。

  “什……什么……规矩?”

  “我……我……们的……桌……桌子,别……别人不许坐!”我刚听以为找到了跟我一样结巴的呢,最后听到他那么流畅的恐吓,才知道他不是。

  我看了一眼徐也,他不耐烦地冲我挥了一下手。

  “周围……也……也……没座……座啊。”我又放眼看了四周。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你找抽呢吧?”黄毛虎视眈眈地说。

  “我……我干吗找……找那……个。”我觉得他们有点过分了,这是学校,又不是歌厅什么的,还不让坐。

  “算了算了。”徐也突然发话了。他们也没再轰我。

  我低头吃饭,听一个讲说什么什么学校的小妞还不错,另一个跟他抬杠说,那学校的女的是出了名儿的疯。一个说疯还不好,那多带劲儿……总之就是这些这些。原来我们也聊,所以我听着还挺有意思。接着又有人说,徐也你哥真帅,他那个男朋友也他妈的真会长。

  男朋友?徐也哥哥的男朋友?啊,男性朋友吗。

  我抬起头楞了下神儿,又继续吃。

  “哎你吃的是什么呀?”旁边有个挺近的声音。

  我一抬头,黄毛儿正看着我,我指了指自己问,“问……问我?”

  “不是你是谁?”

  我看了看托盘里的饭菜,回答他说,藕。一个音,比较好发,嘻嘻。

  “什么藕啊,黑呼呼的,你也吃的下去。”

  “挺,好,吃,的,啊。”对呀,这样一个字一个字地发音,很顺畅吗。

  黄毛说,“小市民样儿!”

  他挑我刺儿,我不打算理他,埋头继续吃,吃完了我赶快走人,看来今天不是老同学重逢的时候。

  “哎,徐也!”黄毛旁边那个穿皮夹克的突然说“你看这小子像不像你哥那个朋友?嗯?”

  一堆目光又向我发射过来。我抬头看了一眼徐也,他射来审视和研究的目光。我冲他摆了摆手,还是现在认了吧。

  “徐……徐也……你……还……”

  “你认识柯加么?”

  纳尼?对不起原谅我用了个日本词汇。我摇头说,“我,不,不,不认识。我……你……”

  “吃完了,走吧!”徐也突然站起身,双手插着兜就走了。

  哎,你不收一下托盘啊?

  有样学样,他那几个哥们儿,都大喇喇地走了,留下了5个空托盘。

  我一边吃一边思考,对了,徐也哪里来的哥啊?他不是独子么?还有柯加是谁啊?长的随我?那我倒要见见,见见除了镜子意外我能看到的我。我把饭菜吃了个一干二净,然后,收拾了他们的托盘,端到了垃圾台。

  我边走边想,我冲徐也摆手他怎么也不理我,有几个又冲他摆手,又结巴的家伙他认识啊?就那么不能想到我唐小椽吗!

  “咚!”啊哟……疼死我了。

  “哈哈哈……”背后传来了哄笑。

  我定睛一看,是食堂的玻璃门。为什么要擦得这么干净呢?

  灰溜溜地奔出了食堂,很快就没事儿,反正我这样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妈老说我缺一根弦儿。奇怪了,人又不是什么乐器,怎么会由弦儿组成呢。

  刚进了宿舍,就发现我昨天养的两条鱼没了一条。

  我大声声讨:“刘德华呢!” 我那两条鱼被他们冠名为刘德华和张学友,红的是刘德华,他,不,它,没了。

  周围没有人回答我,因为宿舍里面没有人。

  我比较郁闷地上了课,放学的时候,我快速跑出去,会我的死党小强。

  “小强!!!!”我在车站一看到他就大喊。周围人都乐。

  小强过来拉着我说,“告诉你几次了,小声点儿。”

  “噢,对了。”我对他抱了个歉。

  “都怪我爸妈,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儿。还有你,以后叫我,连姓一起叫。”

  我觉得他不能怪他父母,谁让那时候还没有周星驰和他的唐伯虎点秋香呢。

  小强是个好人,他给我找了分工作,分发小广告,一张一分钱。我要自力更生,多多赚钱,养我父母。当然这话说的早了点。

  小强还请我吃了饭,我连吃了两个绿豆面的煎饼。我以后要报答他。

  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宿舍需要穿过一片小林子。我静悄悄地走着。忽然觉得林子里地某个地方有动静,我凑了过去,慢慢的,借着月光,我看见两个人在打贲儿。

  我吓的往后一跳,正跳到一个未干的稀泥上,滑了我一个大屁蹲儿。

  那两个人当然不能任由我爬起来一走了之,我看到眼前有四只脚,四只大脚,奇怪,这女孩子,脚怎么这么大?拿她的跟我的脚比了比,比我的还大?

  我不由得抬起了头?我又吓了两跳。

  一跳,是因为,其中一个,是徐也,

  另一跳,是因为,另一个,居然是个男的……

  第2章

  当时的画面是这样的,两个人虎视眈眈地凝视着坐在泥坑里的我。黑暗里,我也感觉到杀气。

  不过,我们居然谁也没有说话,我站起身,静悄悄地转身,慢慢往前走,确定他们没有追上来的时候,我如离弦之箭奔回了宿舍。

  那天晚上我没怎么睡着,眼前总是那黑乎乎的两个男的打贲儿的场面。后来,我好不容易睡着了,耳边突然传来一声炸雷“唐小椽!起来重睡!”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一屋子人哈哈大笑。我迷惑地看着他们,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问,刘德华呢?

  ‘刘德华’据说是吃多了撑死的。金鱼真是没有脑子,不,它们也有脑子,懂得不做饿死鬼的道理。

  事情是难以置信地风平浪静,我间中见到了徐也一次,他视我如无物。后来,我还看见了那个以为是大脚女孩的男孩儿,跟漫画书里的人似的,尖下巴,瓜子脸,大眼睛。如果不是他脚大得不象话的话,我一定认为他是女拌男装。人们说,他叫陈思。

  陈思好像是认出了我,眼睛瞟我的时候,明显有内容。我微笑冲他摆了摆手,他转头就走。

  接着事情就不对了,那天我正在水房洗裤子,那条裤子都是泥,不说你也知道是怎么弄的。你问我怎么现在才洗?因为,我病了,头也不疼,身子也没有无力,就是嗓子哑了,甚至说不出话。要是在家,我妈肯定能迅速找出合适的药,她不是医生,但是有做医生的灵气儿!我长这么大,没去过医院,全赖我老妈。我想,我爸一定也是这么想的。他们的医疗保险,都用来买药了,我猜的。

  宿舍里的同学在打牌,热火朝天的,我也没办法喊叫,只好出来洗裤子了。一边洗,一边看书,据说明天要考试。

  正看到泥汤儿源源而去,我就感觉到身后又凌厉的什么东西,一回头,看到徐也和那几个杂七杂八的人,黄毛和皮夹克都在。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水房里没有别人。

  慢慢站起身,徐也朝我走过来。我觉得他面色不善,心里打鼓。

  他走到我面前,很近,我才发现,看他,我得仰视。看来他又长个儿了。

  “你胆子不小啊!”他说。

  我给他一个询问的眼神儿。

  “见到什么都敢乱说!”后面那几个跟了上来,把我包围在其中。

  我用眼光说,纳尼?

  “装糊涂还是装哑巴?以为不说话就行了?”他开始气势汹汹。我怎么惹着他了?我指了指自己的嗓子,摆了摆手。

  “丫还来劲了!”黄毛大叫。

  “我……嗓……”我极力想证明我不是来劲,我是真的说不出话。

  “哎?嗓子哑了?”黄毛说。黄毛真聪明。我点了点头。

  “你那天晚上看见我了对不对?”徐也问。“看见我干什么了对不对?然后用你的狗嘴说出去了对不对?”他一连三个问句。

  我连点两个头,然后就开始频繁摇头。

  “不承认?!”徐也揪着我的耳朵,天哪,他这个毛病还没改。

  我赶紧摆手,然后看到了我的书,和用作书签的笔,我慢慢蹲下,他的手一直在我的耳朵上,拉扯了一下,也随着我低下。我拿起书,在背后写到“我看见了,可是我谁也没和谁说,这有什么好说的?”

  他看了两眼,黄毛也趴上来看,被他扒拉开。他挑眉问,“你说我该相信你么?”

  我拼命点头。

  他说:“好,没证据之前,我先不理你。如果,让我知道是你干的,你给我等着!”说罢,他转身就走。

  我赶紧拉住他,他这架势,我还是先认了曾经的同学关系再说。

  “干吗?”他盯着我拉着衣服的手,我赶忙松开。

  我给他指指书本上我的名字。他皱了一下眉头。我在名字前面加了两个子,然后变成‘我是唐小椽’

  他又皱眉看了一会儿,然后,又看了看我,接着说:“啊~原来是你啊,唐小转儿……”

  -_-IIIIIIIIII 我脸上一定布满了黑线。

  我郑重地纠正他,写了一个汉语拼音在我的椽字下方,chuan。他原来就总爱叫我,小转儿,现在,还是不改。

  他看了一眼,挺不以为然地说,“你写什么英文啊。”黄毛跟上一句,“就是!”

  -_-IIIIIIIIII

  虽然承认了同学关系,但显然并没有太大的作用,他丝毫没有老同学相见的热情。还留下一句话说:“别让我知道那天的事儿是你说出去的!”

  我挺郁闷。就算以前我不是他的死党。但我起码也去过他们家啊,去过他们家,关系就不算远吧。尽管每次都有7,8个人,可我也是7,8分之一呢吗不是。

  算了算了,反正我也没说。反正也没想和他怎么着。

  这人也变了不少,以前他没有这么嚣张,顶多是拔过班主任的气弥心儿(注:自行车轱辘上的东西,拔掉会放气儿,车带就瘪。估计字写的不对。)

  后来,我才知道。徐也在这个学校可出名儿了,他老爸是一个原因,他自己嚣张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他长的比较帅。于是男男女女都围在他周围。他身边那几个,是出名的跟班儿。据说,他们还去社会上混。他在哪儿都是出风头的,这我倒是不奇怪。

  有一天,宿舍里的林强又在召集大家讨论学校里的时势。他是出了名的长舌男,真的,他的舌头伸出来能碰到鼻尖儿。

  长舌男说,“哎你们听说了吗?大二计算机的徐也,和男的在林子里乱搞?”

  我一激灵,本来在书桌前面发呆,马上凑了过去。

  “怎么乱搞?”

  “就是和跟女的一样呗,听说都没穿衣服?”

  啊?我大惊失神。难道,他们又去了?怎么不长记性啊,那地方又不怎么安全。慢着,还有一个重要疑问在我脑子里,他为什么和男的乱搞?不是女的。他不是男的么,和男的能搞什么,又在林子里,莫非是开玩笑,他怎么开这种玩笑?多没意思啊是不是,玩点别的……

  “唐小椽!唐小椽!……”有人喊我的名字,我才从乱七八糟的思绪里回过神儿。

  “啊?”

  宿舍里的人眼睛都往门口瞟,我也瞟过去,然后,我又看到徐也和那几个家伙。我从心底里有种强烈的预感,徐也生气了,很生气。可是,他生气的时候,干吗冲着我来啊?

  我被他们连揪带拽地弄到了学校角落里一个偏僻的地方。我站在墙边,他们几个将我围在中间。

  “今天能讲话了吗?”

  “能……能讲。”

  “记得我上次说过什么吗?”

  “你叫我唐……唐小转儿,我想纠……纠正你,我叫唐……唐小椽。”

  “你就记得这么一句吗?”徐也有些狰狞了,面目。

  “你,你……提醒……提醒……一下。”

  “你个小结巴!不记得徐也说他要找证据吗?”黄毛又说话了。

  “ 什么……证……证据?”

  “你把徐也和陈思的事儿讲出去了对不对?”黄毛逼视我,奇怪,怎么他老出头?

  “没……没有。”

  “嘴硬!”“啪!”我脸上挨了一下,是皮夹克。我看出来了,黄毛动嘴,皮夹克动手,其他两个壮声势,徐也是座山观虎斗。不过,我还算不得老虎。

【我要的不多 by 暗夜行路】(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