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射雕之皇帝难当[射雕同人] by 辰辰小天

时间: 2018-03-18 17:17:44

【穿越射雕之皇帝难当[射雕同人] by 辰辰小天】小说在线阅读

穿越射雕之皇帝难当[射雕同人] by 辰辰小天

?  《(射雕同人)穿越射雕之皇帝难当》作者:辰辰小天【完结】

  文案:

  为毛要穿越?还穿到历史上最软弱的宋朝!

  到宋朝就到宋朝吧,当一个平民小老百姓得过且过也行,

  但作者就是不让他消停,竟然给了他一个青天霹雳的身份——宋理宗赵昀。

  我擦!这朝代,权臣都比皇帝好过……

  既然穿越了,就来创造自己的时代吧!

  原本以为就一个历史穿越,但为什么洪七公会跑到他的御膳房?东邪西毒都出来了?下面是不是该郭靖黄蓉了???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世界???

  内容标签:武侠 穿越时空 江湖恩怨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若沈(宋理宗赵昀) ┃ 配角:射雕中的人 ┃ 其它:射雕,穿越,颠覆,BH皇帝

  编辑评价:

  本文立意新颖,让大学专攻宋史的苏若沈穿越到了大名鼎鼎的射雕英雄传里,而且好死不死的当了那个倒霉皇帝。 本文是以皇族的视角描述众所周知的武侠世界,将武侠与历史很好的统一。不拘泥于传统的皇帝需要维持宅心仁厚形象的认知和方式,在文中大胆使用近代手段。只是心态稍显愤青,有些偏激。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第一章

  苏若沈慢慢睁开眼睛,身上的疼痛让他忍不住闷哼一声。

  只不过是昨天晚上酒喝多了,怎么头不痛,身体却这么痛?

  “大哥!你醒啦!我去告诉母亲!”入目的是一张焦虑与欣喜的脸。大约八九岁的样子,很清秀的男孩。

  大哥?苏若沈愣住。这是什么状况?

  “你……”等一下……还未等说完,脑海中突然冒出的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让苏若沈头痛欲裂,重又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再次醒来,苏若沈已经拥有了这个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这个身体姓赵,名与莒,11岁。父赵希瓐,为燕王赵德昭一脉。

  虽为皇亲国戚,却埋没已久,现在与平民百姓无异。

  到这里,非专攻宋史的历史系学生可能只是被普通雷劈;但苏若沈却是专攻宋史的大二历史系学生……

  于是他被天雷雷翻了。

  赵与莒,公元1205年出生,父赵希瓐,为燕王赵德昭一脉;1222年立为宁宗弟沂王嗣子,赐名贵诚;1224年立为宁宗皇子,赐名昀;1264年病逝于临安。是南宋的第五位皇帝,史称宋理宗。

  我靠靠靠!

  穿越这么俗套的事情都能落到他身上,那为什么从初中开始每期都买的彩票就没一次中过奖?

  和同学去练歌房五音不全地嚎了几嗓子,再灌了几瓶白的就穿越了?!

  你要穿也行,穿到北宋也比穿到南宋强!再退一万步,穿成个平民小老百姓也比皇帝好吧?更何况还是个平民皇帝!

  有时,无知,也是一种幸福。如果不清楚这些乱七八糟的,他是不是还能多过几年无忧无虑的日子?为什么前几天要背什么南宋历史……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自作孽不可活么……要不要现在就卷铺盖走人?

  郁闷了一阵子,苏若沈终于冷静了下来。

  抱怨归抱怨,但若是真的要苏若沈跑路,他是不会干的。

  学历史的,很多人都叹息着历史上某些朝代的腐败软弱,某些皇帝的懦弱无能,某些权臣的奸佞当道,某些忠良的含冤莫白……

  只可惜,历史终究已是历史,没有机会让它重来。学生们也只能过过嘴瘾,或者写个穿越小说发泄而已。

  但现在,改变历史的机会就放在苏若沈的面前!

  他感到自己的血液在沸腾着……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或许,他可以……

  无法阻止中华大地上之前发生的五胡乱华的人间惨剧与五代十国的中华分裂,但他或许可以去阻止元蒙入关,屠城,杀戮上千万;也可以努力杜绝满清入关杀满5000万,以及后世的那一系列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

  打定主意,苏若沈认真思考起今后的问题。

  现在是宋光宗绍熙四年腊月,大约是公元1216年,距离赵与莒被立为沂王嗣子还有6年时间,被史弥远矫诏立他为帝,还有7到8年时间。

  在历史上,之后的10年是由权相史弥远掌控朝政,宋理宗只是个傀儡皇帝。在史弥远病逝之后,宋理宗才开始亲政。

  亲政之初立志中兴,却抵不过历史的惯性,改革也收效甚微。在心灰意冷之下,宋理宗放手朝政,任用丁大全、贾似道等奸相,国势急衰。

  如今,苏若沈成为了赵与莒,他便绝对不会让历史重演!颠覆历史,才是他应该做的。

  宋理宗在位40年,现在换成了他苏若沈,不知道这个数字会不会变化。而那40年,对于改革一个沉积了上千年弊病的古国来说,实在是太短暂了。即使他在位期间推行改革,且反对声音很小,那么在他死后,士族的反弹也会将他的改革全部推翻,所有努力付之东流。

  他所欠缺的,是时间与在他死后仍然可以按照他的意志运转国家的人才。

  人才不能盲目于历史中的记载,6年的时间,足够他自己来培养只中心于自己的班底。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本钱。

  他需要好好计划……

  “大哥!”是那清秀男孩的声音。

  苏若沈从赵与莒的记忆中了解到,男孩叫赵与芮,是他的同母弟弟,两人的感情很好。

  ——也是。如果不好的话,宋理宗会立赵与芮的儿子赵禥为太子?

  “小芮。”苏若沈对着男孩笑道。

  这是赵与莒对待自己弟弟的语气。

  “我的身体怎么……?”苏若沈接收的记忆中,却没有能解释身体为什么这么痛的。

  “大哥,你不记得了?”赵与芮惊讶地看着他。

  “我……”

  “莒儿,再闹,就不止这一顿鞭打!”成年男子的声音传来,赵与芮退缩了一下。

  “父亲。”赵与芮乖乖唤道。

  赵与莒的生父,赵希瓐?

  苏若沈抬头。

  留着几缕美髯的中年男子面色严厉。

  “父亲。”苏若沈低声道,“莒儿知错,不会再闹。”心下不禁撇撇嘴,原来是被你打的。

  看到苏若沈变乖认错,赵希瓐满意地点点头,道:“明日就乖乖地随史相爷的人进京,做沂王嗣子有什么不好的?”

  “是……你说什么?!”苏若沈瞪大了眼睛盯着赵希瓐。

  这不是应该发生在6年之后吗?蝴蝶效应也没有这么快的!这才几分钟?!

  听到苏若沈大叫,赵希瓐的脸一下子又阴沉了下来。他厉声道:“莒儿,你不愿意?”

  直到这时,苏若沈的记忆中才出现前一天的情景:太子赵弘病重,恐不久人世,遂宰相史弥远遣人来接燕王赵德昭一脉赵与莒进京,暂立为沂王嗣子,以备太子驾薨之后,过继给宁宗。

  然而赵与莒不愿与弟弟分开,拼死不入京。结果被赵希瓐一顿鞭打,直到昏迷。

  也是此时,苏若沈占据了赵与莒的身体。

  苏若沈反应过来,摇了摇头,道:“莒儿已经知错,必不会再不愿。请父亲放心,明日莒儿便随公公入京。”史弥远派来的,是个小太监。

  赵希瓐面色稍霁,向兄弟俩点点头,道:“好好休息吧。芮儿,照顾好你大哥。”

  “是,父亲。”

  太子病重?苏若沈皱眉,历史上好像没这回事吧?开始发生改变的历史……还会是他所熟悉的那样吗?

  唯今之计,也只有小心翼翼,走一步算一步了。

  如今的临安,恐怕动荡已生。

  “小芮,”苏若沈看着弟弟,“最多10年,大哥会回来接你。”这是赵与莒最后的心愿。

  第二天一早,苏若沈便随着临安来人启程,踏上了未知的征途。

  第二章

  傍晚,一辆普通的马车匆匆驶进了临安城,直奔沂王府。

  苏若沈皱起眉头。

  马车的颠簸,加上疾速行进,让他不适感十足。内脏仿佛在翻滚着,背后尚且新鲜的鞭伤也再次裂开,点点殷红的血迹渗透着丝织的鹅黄色衣衫,伤口处的疼痛也让苏若沈唇色惨白。

  身旁的小太监一惊,然后惶恐不安地请罪。

  苏若沈摆摆手,又示意他为自己敷了药,再取了更换的衣衫换上,这才让小太监出去伺候着。

  苏若沈呼出一口气。背部因鞭伤而产生的火辣辣的疼痛已经渐渐被丝丝薄荷感觉的清凉所替代。皇室的药品就是不一样,苏若沈想到。

  “殿下,到地儿了。”太监恭敬地掀开马车帘子,迎下了苏若沈。

  被小太监扶着,苏若沈踩着早已在地上趴跪着的马车夫的背,尽量保持着不会让伤口裂开的姿势下了马车。

  这个时代的士族不会将普通人当作和自己一样平等的人来看,因此踩仆从的背上下车辇是很常见的事情。而作为皇室,更加不会在意这点事情。

  苏若沈将在后世养成的民主思想深深压在心底。没有自己的实力就大呼小叫什么“民主”,“人权”之类的,在这个封建统治根深蒂固的年代,是不可能活多久的——即使他是史弥远选择的傀儡,也会被后者果断地放弃。

  而现在的他还很是弱小,也只有将心中的不适应与不满隐匿着,沉积着……不能让任何人看出一丁点不妥之处……然后,在他得势之时,慢慢地爆发。也只有这样,才是在这个时代的生存之道。

  在小太监的搀扶下,苏若沈进入了沂王府,这个宋理宗的命运转折之地。

  在尚未强大之前,唯有示弱……

  虽不是奢华之处,但王府却不是一般官员府邸可以比拟的,沉重大气的建筑风格与富丽婉约的设计交错着,形成了具有矛盾气息的融合。

  苏若沈不禁在心下赞叹。

  王府大门外,一五十多岁的男子立在那里,观察注视着苏若沈。

  “崔管家,”那小太监扶着苏若沈,向着男子道,“这位是小世子。”

  顺着小太监的视线看去,苏若沈向着那管家点点头,苍白的嘴唇轻微挑起,算是打了招呼。

  “见过世子。”那崔管家向苏若沈行礼,语气不卑不亢。

  苏若沈眼中闪过一丝激赏。不愧是这王府的管家,举止适度,完全没有这时代奴仆的通病。

  “免礼。”苏若沈温声道,“有劳崔管家了。”

  “不敢。”崔管家仍旧声音平静,“世子一路颠簸,请先随秋月去厢房歇下,明日再见过王爷。世子认为可好?”

  苏若沈微微点头,算是应下了。

  崔管家挥了挥手,一鹅黄衣裳的少女便走上前来,对苏若沈行了一礼:“奴婢秋月,见过世子。请让奴婢为世子引路。”

  苏若沈微笑点头,示意秋月带路。

  七转八折,几人终于到达西厢院。

  尽管苏若沈是作为沂王嗣子而被迎来的,但在尚未正式成为沂王府世子之前,仍旧是要暂住在客房的。

  挥退了小太监与秋月,因背部的鞭伤,苏若沈只好趴在了床上,细细思索理顺,又想到了长久之后的打算,却仍是一团乱。

  甩甩头,苏若沈也不再考虑多远之后的事,只是将第一步定了下来。

  他表现得不能太精明,让史弥远心有顾忌;也不能太无能,让其他人有借口。因此,他需要扮演的是一个对权利没有任何野心的人。

  ——学者。这一类的人在当权者眼中,威胁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小得多。而苏若沈,便是要扮演这一类的角色。

  至于历史?虽然他是历史系学生,但也不一定要一切都要遵循历史吧?掌握了历史,只是看到先机,能更好地在这个时代生存而已。

  历史是由无数个偶然形成的必然,它拥有无数条选择,并不是已知的那条才是“历史”。

  现在,要活下去呢。

  次日一早,苏若沈便被前来为其梳洗着装的秋月从浅眠中惊醒。

  “世子,请更衣。”秋月盈盈一拜,虽然礼数到位,也未有什么其他动作,却让苏若沈觉得她对自己有丝隐藏得很好的不屑。

  这女人不简单。

  苏若沈淡淡一笑,道:“有劳秋月姐了。”

  “奴婢不敢。”秋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很快,却仍是被一直观察着她的苏若沈捕捉到了。

  “姐姐无须多礼……”苏若沈笑笑,还想说点什么,却又止住。

  秋月温婉一笑,转身,将衣物从身后那婢子举起的托盘上取下,轻轻地为苏若沈换上。

  修长细白的手指灵活地整理着宽大奢华的衣物,虽然带有些丫鬟的粗糙,但苏若沈仍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洗漱完毕,未在神情上显露出任何异状,苏若沈乖乖地跟着秋月走出了房门。

  穿着这所谓的“正装”,走出西厢院,绕过几座别院,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沂王府正厅。

  “世子,奴婢们身份所限,还请世子自行进入。”秋月停下,向着苏若沈拜道。

  “秋月姐请自便。”苏若沈含笑点头。

  苏若沈深吸一口气,抬步走上台阶,进了正厅。

  从这一刻开始,便是命运的豪赌。他不能输。

  正厅之重,已然安坐了六位男子。两位老者,三位中年男子,一位略显年轻的青年男子。

  其中一位中年男子正目光灼灼地盯着苏若沈。

  苏若沈也不在意,只是报以微笑。

  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激赏。

  这中年男子有很大可能便是那沂王。而其他人……史弥远定在其中。

  不经意地扫过几人,苏若沈礼数到位:“与莒见过王爷,见过各位大人。”

  不告诫他任何礼数,也只是休息一晚,便像是过堂一样把他带到这里来……是沂王不满史弥远越俎代庖?还是……苏若沈微微低下头,目光凛然。

  第三章

  苏若沈被迎进沂王府第七日,便被立为沂王嗣子,从而名正言顺地入住沂王府。过继场面宏大且奢华,有很多在现代人眼里是没有必要的的东西以及步骤——虽然身为历史系学生的苏若沈对这些程序很熟悉,但对于初次亲身经历的他来说,仍然是叹为观止。

  ——是史弥远想借此向所有人表达什么?对“赵与莒”所表示亲近?亦或是警告——我既能让你风光无限,亦能让你粉身碎骨?

  ——而沂王又是为什么而默许?是对“赵与莒”表示满意?还是与史弥远有关?

  苏若沈只能猜测,却是无法明确得到答案。

  一个月了,苏若沈以“为人谦逊,待人有礼,好学上进,尊师重道”的形象立于皇族以及上层士族的圈子中。

  史弥远对其试探了几次,苏若沈都谨慎以对,倒令其稍微放下疑虑。看样子,短时间内史弥远是不会对自己不利。苏若沈不禁舒了口气。

  如此,苏若沈便可以一心应付沂王的测验,以及学习这个年代所必须掌握的东西。

  虽然这些日子过的很不轻松,但苏若沈还是得到了一些好处。

  宁宗默许了史弥远为苏若沈制定的与太子一样的课程安排,也对苏若沈表示满意。

  看来,太子赵弘已是处在弥留之际,恐怕就这几天了。而宋宁宗的情况恐怕也好不了多少。或许,苏若沈做不了几天太子,就直接登基了。

  ——难怪史弥远最近这么频繁地来试探他。

  拜被曲解变形的儒家思想所赐,帝皇威严被推到了极致。即使权倾朝野的史弥远,也仍旧对皇帝不敢不敬。

  史弥远在担心,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始终是对皇家有着一种敬畏,因此,也对一个没有任何实权的儿皇帝畏惧而忧心己身。

  前几天的试探,也是史弥远想确定苏若沈的态度。而苏若沈,则隐晦地表明了,在自己做了皇帝之后,史弥远的地位不仅不会受到威胁,更加会稳如泰山。

  史弥远暂时放下心来,苏若沈才好有下一步的动作。

  这天,苏若沈如常下课回沂王府,不多久,沂王就被急召入宫。

【穿越射雕之皇帝难当[射雕同人] by 辰辰小天】(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