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遍是桃花水 by 富贵山庄

时间: 2015-12-14 01:11:30

【春来遍是桃花水 by 富贵山庄】小说在线阅读

春来遍是桃花水 by 富贵山庄

全文:
三千年之后的故事……


  越玲珑

  一
  越玲珑是个男人,所以顶着这么个名字总是觉得很羞耻。
  幸好他后来拜了师,他新拜的师门里比这娘娘腔的名字多得是,比如他二师伯叫明月,比如他几个师侄叫流云素光,比如他师父叫清歌。
  这要是在人间,这要是让那些不知情的下流坯子猜,未必能猜出什么好答案。但这是清虚观,天下道教之主,斩妖除魔威严正大的一派宗府,谁也不敢说清虚弟子都有个女里女气的名字。
  所以越玲珑安全了。
  所以越玲珑在平衡宽慰之余,心里暗暗有些骄傲和侥幸。
  因为他是清虚掌教千年来唯一的一个弟子,整个清虚观除了他师父三师伯就只有已经成仙的二师伯的弟子飞觞比他辈分高,拜师那天大家都说他占了大便宜。就连那些已经在山上修行数百年的老成弟子见了他都要喊一声师叔,跟他一起入门拜在第三代弟子门下的年轻人就更惨,得叫他太师叔。
  当然也还有更倒霉连声太师叔也捞不着叫的落选的,比如跟他一起从京城万里迢迢来拜师的二胖,就在含恨打了他一顿之后铩羽而归。
  送别那天越玲珑在渡口宽慰二胖,说兄弟你别灰心,等三十年后你再来,到那时候我收你当徒弟,回头跟你一起来拜师的见了你也得叫太师叔。
  二胖一脚把他蹬下了大湖里,“去你妈的太师叔,老子雷音寺出家当和尚去,看谁厉害!”
  越玲珑有些伤感有些窃喜又有些屁股痛地送走了二胖,回山很享受地听了一路师叔太师叔。
  虽然每次师侄太师侄们扭曲着脸这么叫他的时候,越玲珑都有种抬手捋胡子的冲动,总觉得好歹蓄上把胡子才对得起这个辈分。但是晚上他跟师父师伯还有飞觞师兄一起吃饭的时候,立刻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在拜师前越玲珑听过很多关于他师父的传说,这个从默默无闻直到执掌清虚的传奇人物据说早就已经有了羽化飞升的修为,可是却一直流连人间,人都说云清歌慈悲宽和守在人间是为了镇住魔君庇护众生……他的崇拜者们把他说的几乎无所不能近于神。
  三头六臂身高八丈熊背圆腰手持千斤巨剑身披五彩金甲……就是这个样子。
  就连一起来的二胖都信誓旦旦地说云清歌一定能一口气吃十屉包子不带喝水的。当然,像越玲珑这么心思缜密有见识的人是不会相信这些无稽之谈的,不说别的先说那个身高八丈,清虚观最高的建筑也就太清殿了才七丈多点,要那传说是真的,岂不是得要掌教大人睡露天?再说……一个有着如此秀雅名字的人,他一口气吃十屉包子,他对得起他家祖宗么?他家祖宗给他取这个名字的时候肯定不能是指望他靠吃包子名扬天下。
  越玲珑是这么想的,他师父吧,就算没有八丈但怎么着也得是英武不凡神威凛凛,让人一见就心折不已拜服倒地这样子的,就算不能一口气吃那么多包子但是也一定得一派英雄气概这样子的……所以见到真人的时候越玲珑张大嘴半天没合拢,实在是这位盛名之下的掌教大人长得,太让人幻灭了。
  他居然既不高大也不威武,既没有三头六臂也没有身披金甲,既不一派英雄气概也没有让人拜倒的**……越玲珑望着他师父吞了下口水,心想难怪他总是深居简出几乎不见人,他这样子出去跟人说他是云清歌,一定会被当成骗子。
  这不能怪越玲珑眼神不好,因为拜师那天他隔着十二层阶梯给他师父磕头根本就没敢抬脸,那个高高在上隐在一片白光后头的清虚掌教位子实在是太神圣端严让人不敢唐突,再说当时他还晕着呢,估计谁碰上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都得晕一会。别说他是当事人,他旁边那些看着馅饼掉下来的师侄们也都很晕,整个拜师仪式就很失常,所以也不能怪他没看清云清歌长什么样子。
  这回看见了,越玲珑震惊的要命,尤其他师父还走了过来,虽然衣衫也不见拂动一下,但是人已经到了眼前,好像带着光芒一样能灼伤人的眼……他师父长的可真好看,比他见过最漂亮的人还要漂亮。越玲珑觉得自己的眼承受不住这样的美色,于是捂住念了一段咒文,被飞觞看见,笑眯眯地过来蹲在他跟前听了一会,起身道,“大明宫清心驱邪伏魔咒,师弟动了绮念啦。”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越玲珑腾地一下红了脸,把手拿下来分辨道,“我没。”
  他三师伯说,“啊呀师弟你收了个淫贼。”
  越玲珑恨不得上去抱住他师父大腿表清白,“我不是。”
  谁会对一个活了几千年男女莫辩近于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人动淫心啊他真是冤枉死了,越玲珑被师兄师伯**的欲哭无泪,这时候他近于妖的师父终于开口,“别闹了,吃饭了。”跟天籁一样。
  越玲珑解脱了一样捧着碗听他好看的师父训诫,什么入了师门有哪些要做哪些不能做,有什么规矩什么戒律,什么功课什么禁区,又说他刚入门得先跟着师侄门修习入门法门,过几年再亲自教他什么的。越玲珑听的十分用心连连点头,头几乎都要点到汤碗里。
  到快吃完饭时他师父忽然问了句,“你……那把剑,能让我看看么。”
  越玲珑听到这句,差点把汤从鼻子里喷出来,连忙抹了下脸把剑解下来双手捧过去,慌里慌张腿还软了一下。
  飞觞在他背后笑了一声,越玲珑头上冒了一层汗,低头垂眼不敢去看云清歌,可是这样的角度却刚好看见了他师父拿剑的手指,异常秀气修长,看起来很好摸,而且这双看起来很好摸的手还在上上下下地摸着他那把剑,是一种很亲昵的摸法,让人心痒。
  越玲珑看着他秀气的指尖暗暗地想,那把剑要是个人被这样摸,估计都已经硬了。他这个龌龊的念头才冒出来,身后飞觞扑哧一下哈哈大笑,把越玲珑笑的心虚不已,回过头去瞪他,飞觞对他比了个很隐秘的手势,越玲珑大惊失色,他师兄反倒挑了挑眉,越发笑意浓厚眼神促狭。
  他两人这样子闹,他师父却好似没有看见一样,看完又把剑还给了他,又说了些用心修行的话,便要散了。
  越玲珑心里头惦记飞觞师兄在搞什么鬼,便有些心不在焉,正要退出去的时候他师父说了句,“把那个越字去掉吧。”
  越玲珑怔了怔,稀里糊涂地出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名字彻底娘娘腔了,他现在变成玲珑了。

  戒律

  二
  通常新入门弟子都会做两件事,第一,逃避功课,第二,违犯戒律。不管哪门哪派这似乎都是逃避不过去的铁律,就跟手痒欠打饿了吃饭一样自然。清虚观也是一样,否则飞觞这个专管抽人板子的大师兄岂不是就要闲的长毛?
  好在新来的孩子们都很善解人意,没有给他这个长毛的机会,该逃的逃该犯的犯一样不少。飞觞每天看人跪铁链顶冰碗扛铜鼎到昏昏欲睡,没有一个犯点让他觉得刺激的错误,他有点鄙视这一批新弟子的胆量和想象力。
  尤其鄙视越玲珑。
  这个师弟每天偶人一样刻苦努力也就罢了,居然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四师叔跟他说了那么多戒律禁区他居然一个都没有尝试着去犯犯看看,害的飞觞师兄十分煎熬,因为他特别想看看越玲珑那双总是充满无限活力的眼睛沮丧起来是什么样子。
  “木头人,亏我当初还看好他!”飞觞蹲在房顶上看越玲珑跟着一群师侄太师侄练习吐纳打坐,觉得那天吃饭时候**剑也会被四师叔摸硬了的小家伙一定是被勾了魂,才多久没看见,就从个小流氓坯子变成了个好苗苗。
  好苗苗有什么前途,飞觞一跃跳下去**师弟犯错误,勾搭着他去后山松林那里偷懒晒太阳,还美其名曰这叫吸取天地精华,对修为大有益处。
  越玲珑很喜欢飞觞,不仅仅是因为那天吃饭时他没有揭破自己龌龊的**,也还因为一些说不清楚的好感,比如飞觞大师兄长得实在是很俊秀,还很愉快,不笑的时候眼中也仿佛带着笑意,让人莫名就愿意亲近……当然,得除开他看透人心里头坏想法时那种促狭的笑。
  那天吃完饭越玲珑心惊肉跳地去讨好大师兄,结果大师兄懒洋洋带着笑意说,别说你,我也是那么想。
  这叫什么,这就叫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大师兄也!越玲珑很激动也很轻易地就跟大师兄成了一边的。
  所以飞觞一叫他,他立刻就从庞大的师侄队伍里溜了出来,飞觞说去晒太阳,他就跟着一起躺在后山松林里打盹。
  树底下松针很厚很软,松木的清香和阳光和在一起,是一种让人欲睡的甜蜜滋味,越玲珑嚼着几叶松针翘腿躺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飞觞聊着天,问他,师父是个怎样的人,三师伯是个怎样的人,一般修炼多久才能飞,什么的。
  飞觞就胡说八道蒙他,“四师叔是个什么都不管的人,三师叔是个二百五,所以啊,清虚观其实是我说了算,你以后可要巴结我!”
  越玲珑听了大惊,立刻抱他大腿,“大师兄,我巴结你!”
  飞觞笑的嘴巴里松针也喷出来,说,“有你这样巴结的么,笨蛋!”
  越玲珑就去抱他另一条腿,“那这样呐?”
  飞觞正要蹬开他,忽然听到什么,一下翻身就把越玲珑按住,一手捂在他嘴上,低声道,“别说话!”
  越玲珑紧张地瞪着眼,漆黑的眼珠仿佛能把人吸进去,飞觞怔了怔,别过脸,看见一角绯红的衣衫从林间过去,眉梢微微一动,“丁师叔?”
  越玲珑挣扎不已,飞觞捂住他嘴巴的时候顺手也把他鼻子给捂上了,他呼吸不畅憋得像个茄子,唔唔地叫,飞觞的注意力却被刚过去的人影给吸引了去,一使劲把他那几声叫唤也闷在了嘴巴里。
  等脚步声走远越玲珑已经差点憋死了,大喘着气一头把飞觞撞倒,“不巴结你了!”气咻咻便要走。
  飞觞一把拉住他,轻声道,“别闹,跟我来。”
  越玲珑顶着一头针叶生闷气,飞觞附在他耳边道,“我们去偷听丁师叔和四师叔说什么。”
  越玲珑好奇心被勾了起来,问道,“丁师叔是谁?”
  飞觞勾了勾嘴角,“一个大美人。”
  越玲珑就屁颠屁颠跟着他去偷听师父师叔讲话了。
  两人躲在棵大松树后面偷窥,看见悬崖边松风台上那两人站一起,越玲珑心里跳了一下。他好看的师父迎风站在那里,遗世独立的美人一样,满身都是高不可攀的风华和寂寞。
  越玲珑的眼光都被师父吸引了去,飞觞大师兄却一直在看着丁娇俏。
  千年的光阴打磨在她身上,一颦一笑都好似有光华流转,飞觞轻轻叹了口气,仿佛被什么缠绕住了一样移不开眼睛。
  两个人屏息看了一会,飞觞对越玲珑说,“想不想听他们说什么?”
  越玲珑其实一点也不想听,他怕师父骂,可是却鬼使神差点了点头,然后就被飞觞拎着嗖地一下爬在了悬崖壁上。
  飞觞在他耳边低声道,“我们偷偷爬上去,你不要出声。”
  越玲珑眨着眼猛点头,两人壁虎一样偷偷地爬在松风台下,风声水声中隐隐约约听到他师父和师叔交谈。
  “我不确定,不知道,当年我没有看过那把剑。”
  “其实剑不重要不是么?”
  “只是倘若剑没有毁,那么……”
  飞觞心里猛地一跳,很容易就分辨出交谈的两人谁是谁,他们在说的剑,是什么剑?难道就是越玲珑的那把剑?他疑惑地看向越玲珑,看他也是一脸迷茫,两人又听到一声叹息,“人我也不确定。”然后便是长久静默,飞觞心里飞快地转,剑不确定,人不确定,突然收徒,看他的剑,心里头隐隐约约一道光闪过,他一直都觉得清虚观有个天大的秘密,难道就是这个么?飞觞盯着越玲珑看,头顶上丁娇俏又说道,“就算是他又怎么样,他不记得你,不记得从前,什么都不记得,那就不是他!”
  “他早就魂飞魄散已经死了,你骗了自己三千年还不够么!”
  台上台下三人都是一惊,越玲珑忍不住惊叫一声,台上两人是何等修为,瞬间便有一条长鞭飞下,灵蛇般卷住他两人,飞觞暗暗骂了声倒霉,跟越玲珑两个一起狼狈地被丁娇俏摔在地上滚了滚,丁娇俏踩住飞觞后背道,“就知道是你!”
  飞觞扭了两下叫,“师叔,师叔饶命。”
  丁娇俏踩在他脸上咦了一声,“这次多了一个!”
  越玲珑讪讪地抬起头,“师……师叔……”
  “你!”越玲珑抬头那一瞬丁娇俏惊叫一声,望着他,“你……”
  飞觞在她脚底下被**的凄惨万分,叫道,“这个就是四师叔新收的弟子玲珑,师叔你放开我啊,破相了。”
  丁娇俏使劲踩了飞觞一脚让他闭嘴,看着越玲珑,良久才道,“以后,不要跟着这个不成器的混蛋厮混,把你教坏了。”越玲珑啊了一声,看看师父,又看看师兄,十分地不知所措。
  飞觞的头都要被踩到石头里,传来的声音也闷闷的,“四师叔,救命啊。”
  云清歌挥了挥衣袖把他两人放开,道,“飞觞,带玲珑挑水去,一个月。”
  飞觞惨叫一声不敢反抗,爬起来拖着越玲珑下了山,云清歌心里还在想着丁娇俏那句你骗了自己三千年还不够么,十分地郁闷。
  丁娇俏却忽然缓缓道,“那孩子……为什么会跟你小的时候那么像。”
  云清歌顿了顿,有些心不在焉,“也不是很像。”
  丁娇俏道,“眼睛像。”

  挑水

  三
  罚人挑水是清虚观的保留处罚项目,也不知道是从哪一代传下来,缺德得很。
  翻七座山头,一路迷宫,遍布陷阱机关,挑回来把水倒井里,一天跑三趟,跑不够还给记着补上……很多新来的弟子被罚挑水,光是迷宫就要转上个把月,遇见陷阱机关还得喊救命,基本上说罚挑水一个月,大概都要折腾个半年多。
  最倒霉是还不准白天去,说耽误功课,可其实飞觞最清楚那是为啥,就是整人呗,晚上那个黑漆漆的林子整人最好使。
  越玲珑小狗一样紧贴着飞觞钻在林子里,四周一片黑的星光不透,万籁俱寂,就只有他们脚底下偶尔踩断一两根枯枝的声响,或者惊扰了什么小兽倦鸟,无限的寂静让人跟着大气也不敢出,越玲珑紧紧攥着飞觞的衣袖,生怕自己走丢了。
  他这个运气也说不上是好还是不好,说他好吧,他还不受罚则已,一来就搞个最厉害的,所以大家都有点幸灾乐祸,纷纷说小师叔果然不凡,不是我等平常弟子可比。要说他彻底倒霉呢,也算不上,毕竟还有飞觞这个老手陪着他,一路上那些陷阱机关迷宫就跟他家养的一样听话。
  越玲珑一路走又是巴结又是崇拜,这得被罚多少次才能这么熟,真不愧是大师兄!
  他俩人在黑林子里走,后面飞觞招了两只熊精挑着水,飞觞叹口气,又叹口气,说无聊,真是无聊的要命。越玲珑便巴结他跟他聊天,一笔一笔说起自己在人间时候的事,什么招猫逗狗爬墙上树吃霸王餐,一边说,黑亮的眼睛在暗夜中也闪着光。
  飞觞听了一会,忽然抓起他手看了看,又放下,道,“这么秀气的手,连道疤都没有,不像是过那种日子的人。”
  越玲珑眨眨眼,“小时候家里也曾富贵过,是没吃什么苦。”
  飞觞微笑了笑,“是,人就是这样,起起落落谁也说不准。”越玲珑深有感触一样点着头,飞觞又道,“你该不会是为了往日富贵所以来拜师吧,我告诉你那不可能,咱们的法术不能用在凡人身上,这是戒律,也是天条。”
  越玲珑连忙摇头,“不是不是,我就是找口饭吃……也不能总是吃霸王餐,我都快成京城一害了。”
  飞觞扑哧一下笑了,想着清虚观未来掌教大弟子居然是这么个来历,说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惊掉下巴,真是好笑。
  两人又走了一会,越玲珑扯了扯他道,“师兄?”
  “嗯?”
  “师父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师父?四师叔?他不是人啊。”
  “什……么?!”越玲珑脚底下绊了一跤,大惊,“不是人是什么意思?”
  飞觞挑了下眉,“你自己不是也觉得他近于妖么,四师叔原身是狐狸,就说,他是狐狸精。”
  越玲珑头上冒出一层汗,结巴道,“怎、怎么可能?狐、狐狸也能修道么?”
  “怎么不能?”飞觞看他一眼,“丁师叔也是狐狸精,还更厉害呢,清虚观没人是她对手。”
  越玲珑这次扑通一下坐到了地上,“师叔也不是人?!!!!”

【春来遍是桃花水 by 富贵山庄】(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