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为君留 by 雪幻狐

时间: 2014-08-22 16:12:53

【此生为君留 by 雪幻狐】小说在线阅读

此生为君留 by 雪幻狐


楔子
享受着纵风的畅快,他看到楼顶那个他曾经的未婚妻带着笑容看着他的身子快速下坠。
轻轻的笑了笑。可悲的女人啊!她真的以为他有那麽好杀吗?
厌了!倦了!
在这个世上生活了24年,该有的全有了。
权力、财富、声望............
厌了!倦了!
从最低层爬起的他,践踏着无数鲜血往上爬。终於在他20岁那年站在了商业的最顶峰。
可是呢?他得到了什麽?
爱情?亲情?友情?
哈哈哈哈!这个世界如此的冰冷。还不如死去......不如死去............
从後脑传来的剧烈疼痛,告诉着他,死亡已经如他所愿的来临了。死了也好......死了也好.........
再也不用看他们虚伪的笑脸、再也不用听他们谄媚的话语。
只是那未婚妻发现他所有的财产早已全部送给了孤儿院时,她会有什麽样的表情呢?真期待啊!
黑暗如他所期望的到来,漫天的浓雾笼罩着他的全身。
渐渐的,他的思绪开始消失了............

啊勒?现在是什麽情况?
身子漂浮在半空中,他冷冷的注视着下面车水马龙的画面。
那些穿着长袍的书生、那些吆喝着的小贩、那些娇笑着的姑娘......
眯起了眼眸,他的脑子快速的运转起来。
这里不是现代,倒有点像古代。
但听他们说什麽磬王朝,又不是他所熟悉的历史。
穿越了麽?还是陌生的朝代。
呿!真是无聊!
看着在蔚蓝色天空!翔着的小鸟从他的身体中穿过,他只觉得莫名其妙。
若是借尸还魂,那麽也许他还可以运用一下现代商业手段,让这里的世界掀起一朝新暴风。
若是就地还魂,那麽他或许还可以用他的脸蛋来捕获一些不长眼睛的家夥。
可是............
白皙的双手,穿着米色运动装的身子,和生前没啥两样,但却变成了无人能见的鬼。
歪着头,他非常现实的考虑起以後的生活。这里不会有人看得到他,也就是说他也许就要这麽过到永远。
好吧!反正他的确是说过做人真无聊,那麽做鬼也无所谓。
没有什麽可以难得倒他!

就这样,他不断的飘荡,从这个城市飘到另一个城市。
他最可以浪费的就是时间。1年、2年、5年、10年......
期间,他发现自己并不怕阳光,而且飘起来的速度也很快。吃喝拉撒都免去了。
"果然是一个好身体啊!"如是,他喃喃自语着。
"嗯?那个不是许久未见的............"他低头望去,一个因为坠崖而死去的男子身边,两道身影,一黑一白,非常熟悉。
"嗨!好久不见啊!黑白无常!"


第一章
黑白无常,顾名思义,也就是阴朝地府中阎王爷手下得力的助手。助手排行榜上第二,第一是判官。
黑白无常,一个黑脸、一个白脸,一个寒冷似冰、一个温柔似春。
50几年的时光里,他常常碰到他们。没办法,无论哪个世界都会有死亡。
当然,他也问过自己的问题。
可黑白无常的回答却是"因为您阳寿未尽,不能进地府。而前世的您又因为是天上的司法天神,只归玉帝所管,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而下凡。所以我们无权扣押您!"
所以,他继续他的流浪生涯,碰上他们就友好的交流一下。说说最近地府的情形。
"哎呀!是未央啊!"白无常马上发现了他们的老朋友。
招招手,让他从半空中下来。
黑无常冷冷的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怎麽样?还好麽?"对於世间上难得可以见到他,和他聊上几句的人......鬼,他从一开始的客套到後面的真心交往。
黑白无常其实都很单纯,就算见过了无数黑暗,但他们还是保持着平静的心灵。这和他很像。
两方人的心都很麻木也可以说是习惯了。
"唉!还不是那样!小阎王老是做错事,判官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冷。整个地府都快成为冰窟了。"白无常挥挥手,变出石桌石椅,让他可以坐下。也只有不是凡间的东西他才能触碰。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那小阎王也是孩子心性。最好能从凡间带点好玩的东西回去,他或许能乖巧一阵。"未央经常替他们想办法压制住小阎王的孩子脾气。这也是黑白无常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你说的是。我等一下就去看看。对了,你当初说到那会自动发亮的灯。是什麽样子的?"白无常就像一个好奇宝宝,最喜欢听未央说一些现代的东西。
可惜他们不能在凡间停留太久,所以每次有勾魂的工作,他总是冲在最前面。
不然,那助手排行榜上的名次是怎麽来的?
"啊,那个啊!就是............"
秋风瑟瑟,可惜三个鬼都是没有感觉的家夥。喝着地府的茶,未央难得露出真心的笑容。看着黑无常那明明好奇却硬摆出不稀奇的样子,他眼底的笑意更浓了。
"哎呀!都这些时间了。又晚了,未央,我好舍不得你哦!"白无常拉扯着未央的袖子,眼泪泡泡的撒娇。
"乖!我们不是经常见面的麽!说不准,过两天又有人死了呢?"
白无常难过的点点头,依依不舍的被黑无常托进地府"我会想你的,未央~~"
石桌石椅都消失了,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未央抬头望着没有一丝温度的太阳,眯起了醉眸。
"我............到底存不存在呢?"


飘荡的生活继续维持着,偶尔间的遥望,发现微黑的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雪花。
雪花从身体中穿过、落下......
底下的孩子嬉闹着、奔跑着......
此情此景,就是早已练成铁石心肠的未央都忍不住勾起嘴角一笑。
"哼!不过是个下贱婢女生的孩子,有什麽要猖狂的!告诉你!在这里,我才是大少爷!你这种没人要的杂种还是乖乖的在这里砍柴吧!"
还是稚嫩的嗓音,说出来的话却让未央不满的皱眉。
顺着声音看去,一户富家人家的偏僻後院。两个衣冠鲜艳的孩子正在打骂另一个低着头蹲在地上的孩子。
那两个孩子看上去不过7、8岁啊!居然已经有了这种心肠。
看着那个地上的孩子一言不发,任由他们打骂。
未央停留在半空中,冰冷的视线直直的射向那个孩子。
这样还不会反抗的孩子,有两种性格。
一,便是忍功厉害,能忍。二,便是软弱至极。
却不知那个孩子属於哪种?
早已灭亡几百年的好奇心,被那个沈默的孩子微微挑起。
未央就这麽肆无忌惮的看着那两个孩子对他打骂,肮脏的话语不断的说出口。手中的石子也在他的身上留下新的伤痕。
那个孩子始终抿着嘴不语,直到两个大孩子打骂累了。珊珊离去。
离去之际还不忘咒骂两声"记住,你只是个野种。别想私自进大厅。你这辈子就活在这里吧!"
外面,鞭炮声霹雳啪啦的响起。为了迎接新的一年的到来。
每个孩子都穿着大红大红,以祝愿新的一年有新的生活。
而那个孩子,则身穿破衣服上面还有几个大大的补丁。
未央降下了身子,飘在离地面几米的地方。看着那个孩子的背部。
他缓缓的站起身子,甩了甩胳膊。露出软软的微笑。
"还要............没断。"
眼底忍不住闪过一丝动容。那个孩子居然还为手没打断而高兴?
小孩拖着沈重的步伐来到靠近园墙的荷花池。
原本应该有的荷花,早已消失不见。死湖一般的池塘,在月光的照射下,非常幽静。
小孩坐在池边,抬头痴痴的望着天上的月亮。
"娘,今年的墨言也很乖。有听您的话。哥哥们打骂墨言的时候,墨言都没有叫哦!娘,墨言今年也很想您。爹爹今天还是没来看墨言。不过墨言不会怪爹爹的。因为爹爹忙!............"
心底的一块地方有了一丝松动。
多单纯的孩子啊!在这个富家的人家里。这样的少爷,活着又和死亡有何区别呢?
如果这个像白纸一般的孩子,学会了尔虞我诈、学会了勾心斗角、学会了他未央对於商业的一身本领。
他会怎麽做?
好想知道啊!这份好奇心已经掩藏了50多年了。
可惜,那个孩子也想必不可能看到的他吧?
未央有些可惜的想着,身子却不知不觉飘到小孩的面前。
大大的眼睛有着黝黑的眼眸闪烁着明亮的光芒,淡黄色的皮肤因为月光而显得格外苍白,干裂的嘴唇毫无湿润可言。
就像一个从难民营里出来的孩子一般。
看着眼前的孩子,未央如是想着。
"鬼魂先生?鬼魂先生?"
耳边传来软软的声音,让未央回过神来。
嗯?那个孩子的视线的确是看着他的。可......应该不会啊?
小孩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飘在他面前的未央。没有露出一丝害怕和恐惧。
"鬼魂先生,您怎麽会在这里呢?"


第二章
有趣!真有趣!没想到这个孩子居然看得到他!
未央习惯性眯了眯眼,带有丝丝**的意思开口。
"怨吗?"
小孩不解的歪着头,两个手臂支在膝盖上,手掌捧着脸蛋,好不可爱!
"鬼魂先生,怨是什麽意思?"
未央不由一怔,思索了一下,点点头。
想那孩子一直呆在这里,也没人教他什麽是怨。
"怨,便是怨天、怨地。怨你爹爹不来看你,让你被两个哥哥欺负。怨你娘亲死的早,没能照顾你,让你过着贫苦的日子。怨老天不长眼,让你一个富家少爷有个悲哀身世。怨吗?恨吗?"
小孩愣愣的看着未央,就像在理解他前面说的话一样。
而後,摇摇头。使劲的让自己露出笑容。
"墨言不怨,不怨。娘说的,爹爹是爱墨言的。只是爹爹忙,没有时间来看墨言。"
讥笑一声,可悲的孩子永远相信那明明一根细针就可以戳破的谎言。
"墨言是吗?你娘没有教导过你,不该撒谎吗?"
未央对於自己的话,反而有些不敢相信。想自己自6岁起就开始撒谎、骗人。就为了让他生存下去。
如今居然还教导别人不要撒谎。真是............
幼小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咬住牙关,那孩子皱起了细细的眉头。
"可是......娘也说过。痛的时候喊痛,会更痛。不如放在心里,过一会儿就不痛了。就像哥哥打骂墨言。墨言只要在心里想着‘不痛、不痛......\'也就过去了啊!"
看着孩子清澈的双眼,未央再次有了让它蒙上世间黑暗的冲动。这个孩子太像以前的自己了。
相信神的存在,认为总有一天神会来拯救他於苦难之中。
可是没有,倒头来没有一个人来救他。这个世上只能相信自己!
"对,你说的对。要学会忍耐,当你还手无缚鸡之力的时候,就该学会沈默。"忍不住的,未央把这个孩子当成了自己。
忍不住的,未央想把自己的本领教给他。让他在未来告诉所有人,他不需要他们也可以站在最顶端!
摸摸孩子的头颅,明知道碰不到。但无论是未央还是小孩,都可以清晰的看到两个相碰的画面。
手伏在了上面,那一瞬间。小孩确确实实从未央的背後看到了美丽的光晕。就像画册上面如来佛祖身後的光晕一般。
"墨言。"
看着这个孩子,未央在心里开始思量起来。
他有种留下来的冲动,有种想呆在这个孩子身边的冲动,有种想亲眼目睹这个孩子未来的每一天的冲动。
但他还在犹豫......这个孩子值不值得他留下?
"什麽,鬼魂先生?"
"想娘吗?"
孩子重重的点点头"想!很想!墨言很像娘亲!"
弯弯眼睛,他笑得美丽无比"知道吗?我见过你的娘亲哦!"
小孩的眼睛一亮,就如同看到新奇的玩具一样。
"真的?鬼魂先生真的见到娘亲了?娘亲可好?她为何不来见墨言?墨言没有做过错事,墨言很想她!"
许久未有的疼惜感充斥着未央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
"她很好。她在天上做仙子呢!她被王母娘娘看中了。在天上过好日子,她也很想念小墨言。可是她下不来啊!所以,她就拜托我。让我下凡来看你。来照顾你。"
"真的是这样的吗?娘亲没有忘记墨言吗?好高兴!墨言真的好高兴!"小孩微笑着,斗大斗大的泪珠却不停的从眼角滑落。
这个被兄弟打骂很久都未曾落泪的男孩,听到母亲还挂念他的消息时,落泪了。
沈默着,未央不懂这种感情。
他的母亲在他3岁的时候丢弃了他。他的父亲是个酒鬼,整天只知道喝酒和打骂他。
他没人牵挂、没人担心、也自然不会有这种激动的感情存在。
左手贴在小孩的脸颊上,无力的看着那一颗颗泪水如珍珠般穿过他的受手滑落至地上。
"乳儿洒泪相思愁,千苦万难无人晓。"
垂下眼,未央嘲笑自己居然也有了作诗的心情。
"莫哭,男儿有泪不轻弹。你想让你娘亲担心你吗?"
小孩哽咽着渐渐收起了泪水。想那孩子也是委屈了很久,只是憋着。如今被未央的一番话刺激到了,才会有这番失态。
擦干泪水,小孩吸吸鼻子。红红的眼睛真是个活脱脱的小白兔!
"鬼魂先生,鬼魂先生。娘亲看得到我吗?看得到吗?"
孩子的眼里有着难以察觉的期待和坎坷不安。
是现实让他太失望了麽?
挂上那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情微笑,未央伸手遥指天上的那圆圆的月亮。
"你娘亲就在那里。在那里看着你,看到你跌倒了,她会哭。看到了你开心了,她会笑。看到你受委屈了,她会痛。看到你这麽坚强,她很欣慰。"
小孩再次痴痴的看着月亮,对着月亮展露出甜甜的微笑。
"娘亲,娘亲。墨言会乖乖的。墨言不会跌倒了,墨言已经长大了。墨言会坚强的!墨言是个男子汉!娘亲、娘亲,墨言想您了。墨言想您了......"
凝视着眼前这个单纯却又坚强的男孩,未央的眼神温和的足以融化黑无常那块冰山。
不想让历史重演。若那孩子的一生注定孤单。那麽......
就让他来改变未来,他会让所有人知道。
这个孩子的未来有多麽的灿烂!
他得不到的,没有的。他都会让这个孩子努力去获得!
包括亲情、友情、爱情......
"鬼魂先生。谢谢你来看墨言。"小孩不知何时停止了诉说,腼腆的扭动着自己的手指。
失笑的摇摇头,"墨言,识字吗?"
"墨言不识,但墨言知道自己的名字怎麽写!是娘亲教的。"
"那麽,墨言......想学吗?想学商吗?我可以教你,教你怎麽经商,教你怎麽做人,教你一切我所会的。你......愿意学吗?"
小孩直直的看着未央,而後毫不迟疑的点头。
"想学。墨言想学!"
满意的笑笑,伸出修长白皙的右手小指,"拉勾勾吧!在没有的得到我的授权之前,不能说出我的存在,从今往後我将会把我所有知道的全部教授於你。直到分别之日的来临!"
小孩也伸出左手,和触碰不到的手指相勾。
"拉勾勾,一百年不许变。墨言发誓不会说出鬼魂先生的存在!直到分别之日的来临。"
若干年後,君墨言问起未央当初为何留下时,他只是笑笑并未回答。
他想,他是被当时君墨言那彷佛宇宙般深邃的目光、被他软软的微笑和隐约可见的那不凡的气质所吸引的吧!


第三章
决定留在小孩身边的未央,第一件事就是了解他的身世背景。
开玩笑,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就必须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经过了解,未央知道了。这个孩子姓君,名墨言。世家经商。
是家中的老三,因为是老爷和一个婢女一夜之欢的成果。所以不管是正妻还是下人都很看不起他。
两个哥哥大他3岁,没事就喜欢到这个破落的小院里来欺负他。完全把他当出气桶来使用。
在他下面还有一对弟妹,双胞胎小他4岁,如今也只不过2岁半大儿的孩子。他们的母亲叫王雪,是个歌妓。
同病相怜,王雪经常过来探望君墨言。给他带点好吃的。
君老爷自然是不喜欢这个孩子,或者说是遗忘了他的存在。所以也不来看他。小院里一个佣人都没有,凡事都靠君墨言自力更生。
这点未央倒无所谓,对於君墨言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一些工作可以非常简单的进行,不怕有别人的眼线。对於他们的交流也很方便,省得让一个下人看到君墨言正对着一团空气说话。
而正妻则是抱着她是正妻,一概人等都低她一节的态度在君家生活。对於王雪和君墨言,她则采用漠视手段。
她根本不怕这个毫无身份的女人会威胁到她正妻的位子,而那个被她称为贱小孩的君墨言她更是没放在眼里。
想一个小破孩掀不起什麽大浪来!
对此,未央则是冷笑几下。
看不起墨言?行啊!他倒是让他们看看,到底谁掀不起大浪来!

首先,未央要做的事情便是教君墨言读书、识字。不然什麽都是空谈。
幸好,小院里有一个书房,里面堆满了书。书上积满了灰尘。
未央毫不客气的命令君墨言把这里打扫一遍。
可怜的孩子什麽都没学会,就已经干起了老本行。老老实实的把灰尘擦去。

【此生为君留 by 雪幻狐】(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