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的古代生活 by 南瓜夹心(上)

时间: 2014-06-21 16:10:15

【张云的古代生活 by 南瓜夹心(上)】小说在线阅读

张云的古代生活 by 南瓜夹心(上)


就是张云的古代生活


  第 1 章

  张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可以确定,这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因为除非是极度复古的人,否则没人会把自己的家搞成这么一副一样子。
  眨了眨干涩的眼睛,张云想看清楚现在让自己栖身的这间屋子到底是什么样子,好方便自己判断一下现在的处境。
  仔细的打量了一圈,张云皱下眉头,这个家的主人经济条件应该不是很好,以目中所见的景象,说家徒四壁都有些抬举了。
  10几平的房间,没一样像样的家具,家中惟一称得上是件物件的,就是靠西墙边上的那座木柜,只是一座木柜,没有任何的装饰,看样子是有些年头了,因为木柜上的漆器已经掉的差不多了,整个柜子都是坑坑挖挖的,就像一条得了脱毛病的癞皮狗,苟延残喘的立在那里,不知何时就会结束掉生命。
  木柜的左侧是一个木架,木架上放着一个铜盆,上面担着一溜说不清是毛巾还是抹布的东西,铜盆因为长时间的使用磨的已经看不出来铜纹了,就连自己身下躺着的这张床都是用木板拼成的,躺在上面动一下吱吱响,张云是在是担心自己会一不小心将它压塌。
  叹了口气,张云轻轻的动了一下身体,瞬间难忍的疼痛袭边了全身,咬牙将快要溢出口的惨叫压下去,手紧紧的抓着身上的被子,知道疼痛过去才放开手大口大口的呼吸。
  张云深吸着气,想要尽快的恢复一些体力,手上的触感却让他感到有些奇怪,低头一看才发现,虽然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打满了补丁,用的也是粗布不是棉布,但是都浆洗的很软,针脚也都缝在里面,所以摸上去还算舒服。
  屋中很亮堂,打扫的十分干净,没有一丝的灰尘,窗台上摆着一种不知名的小花,开得正艳,微风一吹,屋中就会飘满淡淡的香味,让人有种说不出的舒心。
  张云挑了一下眉,暗道看来这家的主人虽然生活清贫做事却很用心呀。
  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屋外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张云侧过头将目光移向门口,想看清楚救自己的人的长相,脚步声来到门口,随后开门声响起,门帘被挑了起来,一位少年从屋外走了进来,进屋的人显然没有料到张云已经醒了,对上张云的目光愣了一下,随即转开不再与张云对视,只是轻轻的问到:“你醒了呀,那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怎样?张云现在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血脉沸腾,但他非常的清楚,这不是身体的疾病所带来的状况,而是因身边的这个人所引起的,张云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对某人一见钟情。
  大概是长时间得不到答案有些奇怪,进屋的人又将目光转回到张云身上,随即便被他火辣辣的眼神惊到了,手足无措的在门边占了一会,便挑起门帘有出去了。
  张云望着门帘许久,直到再也听不到脚步声了才收回目光,然后便对自己失控的情绪有些不满,张云知道自己的性取向和别人不一样,那还是上初二的时候,张云和几个要好的朋友出去玩,一群15、16的半大小伙子凑到一起,不知谁提的意见,小哥几个溜到到了乡里的电影院。
  说是电影院,其实就是间私人的小电影房,为了挣钱什么片都放,更谈不上什么管理,只要给钱什么人都可以进去。几个毛头小子凑足了钱,顺顺当当的就进去了。
  放的是啥片子张云不记得了,只记得片子开始还没一会男女主人公就抱到一起啃上了,越啃衣服越少,到床上的时候已是赤果果的了。
  后面的剧情就记不大清楚了,只记得当时和他一起来的同伴们都很兴奋,耳边全是粗重的喘息声。
  张云不知道别人是啥反应,反正他自己很清楚,自打看到女主角那一身白肉后胃里就可劲的向上反酸水,往下压了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跟同来的那帮人打了声招呼,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从那天起张云就意识到了自己和别人有些不同,就小心的观察了起来,发现身边的同学里已经有不少都萌发出了爱的小芽,回家的路上搭伴同走的那些家伙们更是经常性的谈论着哪班的谁谁谁脸蛋真是漂亮,那班的某某某身材好到没话说。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而张云对这些从不感兴趣,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与他相同性别的人身上。
  而某一天的早上,张云对着湿漉漉的内裤,想着梦里那位以妖艳着称于世的男明星,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事名异类。
  张云非常的惶恐不安,他不到该怎么办?有不敢和别人说,怕被人当成怪物,无法从他人那里得到帮助的他只能求助于书本。
  于是那一个暑假张云都是在市图书馆里度过的,每天早上天刚亮就从家走,骑2个多小时的自行车到市里,然后一头扎进图书馆,不到闭馆绝不出来,翻遍了所有能找到的书,总算搞清楚了自己是什么,同、性、恋,还是天生的,属于基本没救的那一级别的,是世人眼中心里变、态哪一类型的。
  张云抱着那本书静默了许久,直到工作人员来提醒才回过神来,将手中的书插回了书架,一路推着车走回了家。
  大那天开始,人们就发现张云变了,不再出去和那群般大小子疯玩了,而是留在家里尽一切努力的帮家里干活,知道的人都夸他长大了,懂事了,爸妈也很是欣慰,殊不知张云只是想找些事做好让心里好受些,因为他觉得对不起父母,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是没机会成为父母心目中的好儿子了。
  后来张云初中毕了业,就不想再继续往下读了,成绩不太好是一方面,还有一点是因为那年大哥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两个妹妹也考上了市里的重点中学,家里的担子一下子沉了不少,张云想出外打工挣些钱,这样既可以减轻家庭负担,有可以帮忙把哥哥和妹妹们供出来,这是他唯一能帮他们做的事了。
  可他爸不同意,怕他年纪小在外面吃亏,更怕他没人管将来学坏,想把他送到技校里去学门手艺,将来好找碗饭吃,可张云不想再给家里本来就沉重的担子上载加压了,所以死活都不肯去读,父亲没办法,只好托关系走后门弄了个指标,将他送去当了兵。
  父亲是一番好意,他希望自己的儿女们即使是不能成才也要成人,为了这份愿望哪怕要他耗尽心血他也愿意,看着一辈子没向人低过头的父亲为了他说尽了软话赔尽了了笑脸才换回来的那份指标,张云没在拒绝,乖乖的背起了行囊,跟着征兵的队伍上了火车。
  
  第 2 章

  最初军营的生活对张云来说简直是场灾难,因为对他来说身处于全是同性的兵营中和把黄鼠狼丢进鸡笼子里没区别,可问题是这笼子里装的可不是鸡呀,张云身边人的脾气像鸡的没几个,像豺狼虎豹的到是不少,张云别说对他们起歪心思了,他连眼睛都不敢斜一下呀,就怕那里露出马脚被人发现,那自己没命回家了。
  被逼无奈呀,张云只得努力训练,从最基本的稍息、立正、齐步走,到后面的军体拳、负重越野、障碍跑,别人训练的时候他在练,别人休息的时候他还在练,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务必要达到自己的目标,回到宿舍到头就睡,那样最安全。
  笨鸟先飞,呃,还是天道酬勤⊙﹏⊙~~,总之付出是会有收获的,张云这样拼命练习的结果就是在新兵训练结束后以综合评比第一名的成绩被选人了青龙预备营。
  青龙特战队,是我军最优秀的特种部队,里面的军人都是通过层层选拔挑选出来的,是真正的精英中的精英,青龙预备营是青龙特战队的预备役,只有进入这里才有资格申请入特战队。
  本来张云这个新兵蛋子是如论如何也进不了这里的,可事情就是这么巧,新兵营毕业分配的时候,由于他的成绩好,指导员特别优待让他选自己想去的地方,张云当时只想去人少的地方,越少越好,所以就选择了驻守海岛,他仔细数过了,算上他,海岛上一共就3人,张云对这点是非常的满意。
  指导员看到这个答案的是后非常的惊讶,特地把他叫过去谈了次心,张云当时就表示他不怕吃苦,不怕受累,不怕寂寞,他愿意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为祖国驻守边疆。(那海岛在国界线附近)
  他们指导员和青龙预备营的指导员非常的熟,今天赶巧,那位刘姓指导员到这边喝茶来了,听了张云的话很是欣赏,调出他的档案一看,嘿全优,嗯,训练成绩好,思想境界高,是可好苗子,直得培养。当即就向他们指导员要人。
  他们指导员也很开心呀,他也不想这么好的孩子就这么在孤岛上待到退役,那简直就是浪费,青龙预备营想要他是举双手加双脚的赞成,立马就把张云的军籍转了过去。
  众人得到消息的时候纷纷的向他道喜,因为能进青龙预备营就代表是精英,就算将来进不了特战队,下到各个部队的时候也会受到重用,那意味着张云将来的前程会是无限光明。
  而张云那,他是强撑着笑脸在接受大家的祝福呀,不是嫌预备营不好,而是太好了,张云太清楚能进青龙预备营的都是什么人,那是真正的龙潭虎穴呀,如果说在新兵营被发现他还能留个全尸的话,到那里恐怕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了吧。
  所以临走的那天,张云抱着指导员是放生大哭,指导员感动的是眼泪汪汪,一直在叮嘱张云有时间就会来看看,这永远都是他的娘家(这话听着咋这么不对劲那?)。
  到了预备营之后,张云更加的小心,将在新兵营时的习惯发扬光大,每天天不亮就出门,不到熄灯绝不回来,是营队里出了名的拼命三郎,刘指导员怕他在这样下去身体会出问题,特别找他谈了话,说现代的军人不能光是训练成绩好,还得有综合素质,部队里为了丰富士兵们的业余生活,特地的开办了许多特长班,他希望张云最好能参加一个,毕竟干什么都得张弛有度才好。
  张云想了想自己最近的心态,是崩的有些太紧了,有这个机会放松一下也好,于是挑来挑去就选中了书法特长班。
  张云选这个特长班参加可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第一,对书法感兴趣的人不多,那么来参加特长班的人就不会太多,人少麻烦当然就会少。第二,练习书法要求凝神定志,抛出杂念,这样写出来的字才会有形有神,注意力集中了,浮念当然就会少了,心态自然就会平和多了,这对一心想求安宁的张云来说实在是再好不过了。最后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学习书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想要写的一手好字,长时间的练习是必不可少的,张云最愁的就是训练结束后的时间要怎么用,现在全齐了,张云对自己的这个选择满意的不得了。
  接下来的日子就在,睡觉、吃饭、训练、写字中无限循环,生活单调到乏味,张云却从未向谁抱怨过,每天依然是笑容满面,周围的人对他的印象都特别的好,大家都说他啃吃苦,有韧劲,做事持之以恒,是位棒小伙。
  当张云再次拿到全军大比武的状元时,青龙特战队的调令送到了他的面前,面对着这份对别人来说是惊喜对他来说是惊吓的东西,张云表现的特别淡定,他想开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着呀,龙潭虎穴都闯过来了还在乎再下次地狱吗?爷挺得住。
  所以他收拾好东西和预备营的大家一一告别,跟着一起被选上的几名队员来到了特战队。

  第 3 章

  到了这里才知道,青龙特战队是外人对它的称呼,它真正的称号是青龙野战团,归军部直接管辖,是一个综合型的特种野战团,一同来的几个人被打散分配,张云被编到了侦察连,成为了一名侦察兵。
  张云在侦察连一待就是3年半,军衔由中士变成了中尉,职务由士兵变成了连长,期间荣立个人2等功一次,个人3等功4此,所在的团队获得了集体1等功1此,2等功2此,3等功5此,还曾接受过中央领导的检阅,是一支名副其实的王牌部队。
  特种兵可以说是部队里安全系数最低的一个兵种了,有时张云也会想想自己的将来,婚事肯定不会结的了,他不想再找个人来陪自己一起受苦,他也没什么特长,这些年在军中学到的这些东西在和谐社会里大多都是用不到的,他早就想好了,要是能够平安的退役,就拿着部队给的退役款回到老家,租一些田地来耕种,自给自足,就这么一直到老就可以了。
  可惜命运它不是这么安排的,张云和他的侦察连奉命去执行一次维和任务,在撤退的时候遇到对方的突袭,看见手雷丢过来的一瞬间,张云猛的扑向身边的队友,将他压在身下,这么做不知有啥舍己为人的高尚情操,那么短的时间根本来不及想什么,只是本能的想保护好身边的人。
  记忆中最后的画面是一片刺眼的亮白,睁开眼时就身处这里了。
  侧了一下身子,张云将嘴唇抿的紧紧的,心里有些懊恼,刚才光顾着心动了,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那人就又出去了,这下可怎么办那?
  没容得张云在多想什么,紧闭的门又被推开了,张云回过头看着挑起门帘走进来的人,1米6几的个头,上身穿着青色的短衣,下手为灰色的长裤,头戴方巾,足下穿着一双草鞋,身上的衣裤上打着很多的补丁,布料大都浆洗到泛白,张云一面观察着一面在心里迅速的做出判断,看着穿着很像是明朝时的打扮,就是不知现在是何年月。
  那中年男子见张云打量他,便向前几步走到床边,对张云说道:“壮士醒了,身体可有何不妥之处?”
  张云张了张嘴,做出一副发音困难非常着急的样子,因为他现在搞不清楚身边的状况,也解释不清自己为何会身在这里,一动不如一静,在搞清楚这里的状况之前还是不要乱开口的比较好,以免被人怀疑。
  那中年汉子见张云只是开口却不讲话,表情又很焦急便低头询问:“是将不出来话吗?”见张云点了头便说:“莫急,待我出去寻人来给你看看。”
  说完就转身走出屋,不一会便带着一位背着药箱的老者进来,那老者先是给张云号了号脉,有叫他张开嘴仔细的看了看他的喉咙,然后一边开药方一边对他说:“不要担心,嗓子没问题,发不出声来也许是先前受伤生病所致,这几幅药先吃着,调养几天就会好转的。”
  中年男子随后便跟着老者出去取药,留张云在这里继续休养。
  事后张云每当想到这里都会觉得自己挺命大的,硬挨了一颗手雷居然没受任何的致命伤,连大的伤口都没几块,虽然被炸到这不知名的地方上来,但人没事一切就都好说,其他的事情可以在想办法。
  于是张云乖乖的在床上当了3天的残废,第四天自己从床上爬了下来,把救命恩人一家吓得够呛,张云虽然再三的向他们表示了没问题,其实心里也在打鼓,虽说没受啥大伤,可挨了一颗手雷后3天就能下床这到底算不算正常那?
  无论怎样张云是可以下地走动了,从此这个镇子上就多出了个奇怪的人,高高的个头,短短的头发,每天不是坐在镇子东头的大杨树下听那些老人忆当年,就是挤在茶馆的门口和大伙一起听书,要不就是蹲在酒肆的门口看一群酒猫子在那里谈天说地,每当人们好奇的打听他的时候,他就会指指喉咙摆摆手,跟大家示意他说不了话,人们就会遗憾的说上一句,可惜了多精神的一小伙子呀。
  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张云根据收集来的蛛丝马迹一点一滴的拼凑出了所在世界的大致模样,明末清初的那段历史大家都挺熟的吧,这里和我们记忆中的可不大一样,吴三桂没有打开山海关引清军入关,李自成攻陷北京后自立为王,这让各路诸侯多有不服,纷纷揭竿而起,中原大地陷入群雄割据的时代,直到一名姓许名敛的人,用了20多年的时间荡平四敌,一统中原,定都北京,国号大雍,年号安平。

  第 4 章

  大雍王朝继承了明王朝的大部分疆土,东起朝鲜,西至嘉峪关,北到山海关口,南至天涯海角,分为一京十四省,又在西域地区设有多座督府。
  安平17年,雍太祖许敛驾崩于北京紫禁城内,太子许明继位,改年号为仁德。
  现在是仁德29年,当今圣上刚刚过完60圣寿,我所处的这座小镇位于山东沿海一带,由于靠近港口,小镇人气兴旺,居民的生活相对别处来说还算富足。
  获得了自己想要的情报后张云就不在出去四处打听,而是来到镇子后面的山林里设起了陷阱,他实在是不好意思再厚着脸皮蹭吃蹭喝了。张云看的出来,救自己的人家生活不太富裕,他家一共两间房,一前一后,前面的那间是主屋,住着主人一家三口,后面的那间房现在张云住着,张云到前屋去看过,虽说是主屋,可比后屋也强不了多少,不过多了一张桌子几把椅子,那些桌子椅子跟后屋的柜子一样破破烂烂的。
  救张云的人家家主姓关名铖,家中排行老大,所以镇中的人多称呼其为关老大,妻尤氏,有一独子关璟。
  话到了这里张云就没再向下打听了,他知道自己的爱情是没什么希望了,谁叫他看上的是位独子那。
  到后山看了一下,检查了一下自己布下的陷阱,顺便将里面的猎物取出来,收获还是不错的,张云拎着满手的猎物下了山。
  回到了关家,还没进屋,就听到有谈话声传出,有客人?张云停下了脚步,侧身打算绕过前屋会后屋,既然关家在招呼客人,那他就不方便打扰,等晚上在说吧。
  经过窗户的时候张云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听着屋中人的谈话怎么这么不对劲呀?只听得屋内一中年妇人正高声说道:“他大伯,我这可都是为了璟儿好,他那身子你们是知道的,你们家现在又是这么一副光景,娶妻是不可能的,嫁人就更难了,现在好不容易刘员外家要人,虽说是做小,可也是有名分的,总比他一个人孤独终老的强吧,在说了,刘员外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就算是姨太太,那也是穿金戴银,吃香喝辣的,这次听说他们家公子要人,那可是连门槛都被踏平了吆,要不是咱们家璟儿长得实在是俊,还没机会那。”

【张云的古代生活 by 南瓜夹心(上)】(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