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先让你爱上我 by 雪夜樱尘(上)

时间: 2014-02-13 00:08:12

【重生之先让你爱上我 by 雪夜樱尘(上)】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之先让你爱上我 by 雪夜樱尘(上)

简介:
二十年后重回故乡的青璃在酒吧重遇了大学时的心上人云瞳,彼时云瞳因恋人康连城即将成婚而借酒消愁,阴差阳错之下两人春风一渡。本来也许有机会走到一起的一对天之骄子,却因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青璃为救云瞳而身亡。
只是青璃不但没死,反而回到了青春年少的十六岁。这一年他认识了康连城,而云瞳却还没出现。即然上天赐他重生的机缘,因而这一次即使用尽世间所有的阴谋诡计,他也要先让云瞳爱上自己再说。

  1、重生

  青璃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没有想象中的巨痛,难道他侥幸的躲过了那一劫?如果他躲过去了,那被车撞到的人是谁?
  下一刻,他却只觉得脑中轰然一震,一时之间肝胆欲裂,人猛烈的挣扎着起身。不,不会是他,他明明记得自己将他推开了的:“云瞳,云瞳。”他疯狂的喊道。
  无视手腕上的针头,血瞬间就染红了雪白的床单,被惊呆的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向前抱住了他。
  我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意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他不就是凭着这个信念才险险的将云瞳推开,自己却被车撞上了天空吗?他明明记得飞起的自己似乎都看到了死亡的微笑啊?
  为什么最终他会没事?
  不,不会那样的。云瞳,云瞳,他不顾一切的推开在耳边呼唤的声音,是谁,是谁,谁来告诉我,云瞳一定没有事是吧?他一定没有事是吧?是吧?他绝望的想着,难道他将他推开的事情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康连城本来很高兴,因为那个被他撞到的少年醒了。
  虽然医生说少年的晕倒其实根本就不关他的事,他的车根本连边都没擦到他。少年的晕倒是因为他严重的疲劳过度加长期的营养不良所致。这年头还有人营养不良?当真与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康连城心想。
  人即使不是他撞的,却也是他吓得这才晕倒,因而人不醒,他的心就还是有些忐忑的。
  刚拿到驾照,又从舅舅那里顺了一辆车,这风还没开逗,就出了这场车祸,让他感到挺沮丧的。不过这少年虽然一付严重的营养不良的样子,但看起来有个好底子,是个好苗子。长得眉清目秀的,身形也纤细修长,正是他最喜欢的类型,所以他才一时的心血来潮没一走了之,而是当了陪床。
  只是他错愕的发现刚醒来的少年似乎梦魇了般,突然间似受到强烈的惊吓,本来就苍无颜色的脸变得更加的青白,刹那间竟然透出一股死亡的灰色,那惨烈的绝望感让康连城都由心底升起一股寒意,心里惊骇的想着,这人不会要死了吧?
  但,这是怎么一回事?见鬼了?当真是见鬼了,康连城也白着一张脸抱住越来越疯狂的少年心里嚎着。
  康连城都不敢置信,从这么一个瘦削单薄的少年身上,竟然会散发出这般巨大的力量。那双与鸡爪相比都嫌纤细的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肩膀,让康连城都怀疑着被抓住的地方是不是见血了。无视于他的安抚,少年是那般惊恐失措的喊着:“云瞳,云瞳,他怎么样了,他怎样了?”
  “都没事,都没事,谁都没事,你先安静下来。”康连城如同溺水的人抓住根浮木般,急忙的安抚道,其实他都不知道自己答了些什么,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先顺着他的话头,让眼前这个少年先安静下来。这么强烈的感情这么疯狂的举止,让康连城一时之间都一身的汗,也不知是惊得,还是吓的,这实在不在他的理解范围之内。
  云瞳,是谁?不出意料之外的就是引发少年现在如此痴狂的原因了。康连城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走人。什么好苗子,真他妈见鬼的好苗子。色字头上一把头,他以后一定谨记在心。
  “没事,没事。”青璃喃喃的道。
  不知说话的人是谁,但那句都没事的话却通过耳际渗进了他的心里。没事,云瞳也没事,一股由衷的喜悦给他本来苍白的脸庞添了一丝丽色,在康连城的眼中竟似多了一丝媚意般,让他有种惊艳的感觉,忘了前一刻他还提醒着自己谨记色字头上一把刀的事情。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他沉沉的又倒在了床上,青璃笑了。没事,太好了,一时之间,只觉得全身一重,身体一丝一毫的力气也没有了。
  他宁愿云瞳再回到康连城的怀里,也不愿意看他真的逝去。这世间如果没有了云瞳,那还有什么意思?他惨然的笑着。
  云瞳不在,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起点。这没什么不好不是吗?他们本来就已分离了二十年之久了。只要知道他们活在同一片蓝天下,知道他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一处,纵然陪在他身边的那个人不是他,但这已足够了。他不是一直都如此想的吗?
  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云瞳爱的一直都是康连城。他一直在说服自己不在意的,都已经二十年的时间了,他也想了二十年的时间了,还有什么可难过的?
  但为什么,现在心还是这么的难受,如针刺般的难受,如火焚般的炙痛。如果一直都不曾拥有过那般的温暖,也许就不会这般的奢求了是吗?如同那已过去的二十年,他不是也安静而美好的活过来了。
  所以那一响之欢,他就忘记了吧,青璃就这样再三的劝服自己,让自己想开一些。但眼角的泪却还是无声的落下,一如那二十年每个想起云瞳的夜晚,他都是这样难过的安静的将泪流给自己。
  康连城有些目瞪口呆,从那一如溺水般的巨烈挣扎,到现在安静无声的哭泣,他似乎都感受到了床上少年那刻骨铭心的痛。是什么,是谁,让这样一个少年收起了他年少飞扬的锐角,如此静谧而痛苦的悲伤着。
  少年瘦削而纤细,根本就没有长开,与他曾戏嬉过的那些飞扬跋扈的年少没有丝毫相象的样子,他就如同一个已经迟暮的老年,悲伤却又安静的躲在自己的困城里,舔食着自己的伤口。
  这让一向被认为刻薄无情的康连城,心都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丝感同身受的痛,不,他不能任其这样下去。
  “对不起,是不是那里痛?要我叫医生吗?”康连城轻轻的道,他的目的就是打断少年的思绪,不想让他继续沉浸在没有他的世界里,为另一个人伤心落泪,这让康连城自心底升起一丝恼怒。
  “我叫康连城,很对不起开车撞到你。你身上没有任何亲人的联系方式,所以能告诉我一下吗?我来通知他们。”
  我叫康连城,很对不起开车撞到你。你身上没有任何亲人的联系方式,所以能告诉我一下吗?我来通知他们。
  青璃的泪忽然停了,他慢慢的张大了那双本就很大的眼睛,头也轻轻的转了过来,怔怔的看向了坐在床边的那个人,那个少年。
  是,少年,对于他三十多岁近四十的高龄来说,那真的是一个少年。
  只是少年怎么看起来真的很面熟,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少年刚才的自我介绍。
  康连城,康连城,少年的康连城,曾经用车撞过他的康连城,青璃刹那之间有些头晕目眩。
  这,是怎么一回事?一样的名字,一样的相貌,一样的相遇方式,是他在做梦,还是这世界真的诡异到出现第二个康连城?
  康连城看着床上少年那变得错愕的眼神,是什么让他如此的惊讶?他说错了什么吗?为什么感觉到那眼光是这般的诡异?是,是诡异,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用出这么一个形容词来。
  不再悲伤,不再落泪,但少年的神情却还是一如即往的让他有些揪心。
  青璃慢慢的起身,康连城连忙过来扶住他:“你还是好好躺着休息吧,医生说你疲劳过度,而且严重的营养不良,你怎么这么的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如同见了一个多年的老朋友般,康连城都不知道自己竟有唠叨的潜质,似乎也忘记了自己这是第一次见这个少年,哪里来的这般熟悉的感觉?
  青璃有些僵硬的转过头,雪白的墙,雪白的窗,再加上雪白的床与被,一股被他无视很久的消毒水的味道,医院特有有的味道。病房很普通,却是一个单人的房间。他没有看错,他的确是在医院里,他应当在医院里的。
  但还是有些十分不对劲的地方,比如眼前的这个人,比如不远处的桌子上的日历。
  日历上的数字不是201x年8月的某一天,赫然写着1996年8月12日。
  青璃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死了,如果不是死了,怎么会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情呢?
  他哑然失笑,但心却忽的一轻,原来他真的是死了啊,这才对啊。他觉得自己那时的速度都可以媲美如光速了,而且人都飞似的跃过了近一米的铁栏,赶在车撞过来之前将云瞳推到了人行道上。
  他甚至清晰的记起了车撞起自己的感觉,他感觉自己那时真的飞了起来,与天空那么的接近,只是天空竟变成了血红色。不过后来他就想着,也许那红色就是自己飞溅而出的血液,炙热却色彩艳丽。
  他最后的神智是停留在云瞳那撕心裂肺的呼喊声中,他记得他努力的想对云瞳笑笑,让他别伤心,他一点都没感觉到疼。只要他没事,他的人生就如此的圆满。
  其实他还有丝贪心的,他想问问云瞳,这辈子是不可能了,那下辈子他能不能试着爱自己。
  青璃忽然笑了,只是笑得有些惨烈,似乎有什么想法突如其来的占据了他的脑海。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放到了眼前,然后笑得更大声了。
  那手,纤细的如鸡爪子般,且粗糙不堪,他没有想错,真的没有想错,他真的回到了那一年。
  1996年,他十六岁,那一年他考入了海城大学。那一年的暑假,他与康连城的第一次相遇。那一年,云瞳还没有出现在他与康连城的生命里。
  他临终前是许了愿吧,他对上苍说,他想回到过去,回到云瞳还没有爱上康连城的过去,他一定会让云瞳先爱上他。
  原来这世界真的有神灵,他怆然的笑着。云瞳,云瞳,云瞳,他那么用力的在心里喊着,他的脑海里,他的骨血里,他的生命里,他的世界里,全都只剩下这个名字。
  康连城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少年,他看到了少年看着自己在笑,他笑得那么的媚,笑得那般的血色灿烂,笑得康连城有种寒进骨子里的错觉,是妖冶,是诡异,是血色凛然。
  那一瞬间,康连城忽然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他觉得自己生命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这样消失了,让他一瞬间心似乎空了般,然后就让他有种莫名的痛切心肺的感觉升了上来。

  2、家人

  青璃轻笑的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光滑的前额上零零碎碎的覆着几缕削得很短的头发,让本来就有些稚气的少年,显得更加的小了一些般,他记得这是高考完了之后与弟弟青瑞一起去剪的。是青瑞死缠着他让其修成与他一样的发式。只是同样的发型,覆在两张长得一样的脸庞上,效果却怎么就如此的不同了呢?
  镜中的少年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只是因为营养没有跟上,所以皮肤显得有些黯淡无光。不过身形修长纤细,似乎弥补了这一点缺憾。虽然身高不到一米七,但那双修长的长腿预示着他的身高不会永远都会这么矮下去的。
  他记得的他的发育有些晚,直到十八岁的下半年,他的身高才一下子窜了起来,比一米八五的青瑞也矮不上一厘米的。青瑞可是在十六岁这年就开始窜个了,到了十七岁就已经一米八了,而那时的他身高却还没超过一米七。
  因而在以后的十五年里,他一直在想,是不是他与云瞳相遇的时间错了。如果他们是在他十八岁之后才相遇,那时他已长大成人,是不是结果就会不一样了?云瞳也许就会爱上自己了,毕竟他可是早与康连城认识他的。
  他看了又看,没有变,镜中的那个人还是十六岁时的水青璃,而不是三十八岁的青璃。
  他无声的笑了,是上天怜悯吧,所以给了他重来一回的机会。
  云瞳,云瞳,我不要在我以后的岁月里,还是以眼泪来怀念自己的那段不成熟的暗恋。所以我一定会取代康连城,让你先爱上我。
  “你没事吧。”镜中又出现了另一个少年的人影。
  十八岁的康连城,其实已不能称为少年了。他拥有俊美绝伦的完美脸庞,一米八多高的完美的倒三角的身材,配上那未语先含三分笑的风流气质,就成为最佳白马王子的代言人。
  更何况他虽出身豪门,却没有那种气势凌人目空一切的自负自大,对任何人都是那样一付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样子。所以前世他初遇他时,不也为其所惑吗?
  校园中的白马王子,少女们心中恋人的不二人选,其实他吸引的不只是女孩,围绕在康连城身边的男人甚至比女人还要多。因为一如康连城的为人,他的双性恋也一向不避讳于任何一个人。他游戏风尘却从不骗人,因而陪在他身边的任何人都是心甘情愿无怨无悔的,这就是康连城的魅力。
  他不知道那时的云瞳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一个人?前世他们两人分分合合,一段感情也维持了二十年之久。只是最终康连城却还是要娶别人不是吗?那时的云瞳心中也是有怨言的吧,所以才有了他们在酒吧的相遇,以及那一响之欢。
  想到这里,青璃的心就有种尖锐的痛,曾经他认为这样就可以拥有了他了,却没想到康连城也不过只出场了两分钟,说了几句话,他的恋情又成了镜中花水中月。
  那种求之不得的痛,不是可以故作不在意就真的不在意了。那种噬心刻骨的痛,那种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痛,那种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的怨恨,最终成就了现在的他是吗?可以抵消吗?不可能不可以。
  眼前这个人,这个人夺走了云瞳所有的视线,最终却那么的不珍惜。
  这让青璃想起就恨起,心便多了一股怨意,如果那时死的是他该多好?他恨恨的想道。
  康连城看着境子中的少年露出了刻骨的仇恨,且狠狠的看向自己,顿时把他吓得心一颤,差点没站住。他做了什么?竟让他将自己恨成这样子。那车祸不管他的事好不好,为什么他难得的做会好人,竟然会招来这么深的怨恨呢?他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眼花了?
  “我是来通知你,你母亲和弟弟来了。”康连城的话音未落,洗手间的门忽的又被推开了。
  “青璃,青璃,你没事吧,没事吧。”
  随着声音出现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三十多岁,与青璃眉宇之间很象。只是也许是因为生活的不太如意,眉宇之间笼罩着很深的郁色。
  她身后则跟着一个与青璃一模一样的少年,只是比青璃看起来要高些,也健康些,正是他双胞胎的弟弟青瑞。
  看着眼前这两个人,青璃的心巨烈的一震,如果先前还有什么怀疑的话,那现在则完全的都释然了。
  母亲与弟弟,他生命中最亲的亲人。尤其是母亲,前世在他二十八岁那一年,母亲却因为车祸而过世了。如果说前世他生命之中有什么遗憾的话,云瞳是第一个,那母亲则就是第二个了。
  虽然母亲的去逝是因为人祸,完全不可避免,但后来很多年,他都在自责。为什么母亲要去接机时不劝她放弃呢?如果母亲不去接机,车祸就不会发生,而母亲自然也就不会过逝了。
  没想到上天真的还给了他第二次机会,让他一圆生命之中曾经的那么多的遗憾。
  “妈妈。”青璃的泪迅速的涌了出来,他紧紧的抱住这具纤细的女性身体,熟悉的香气,熟悉的温暖,竟然那么多年不曾触摸了。
  曾经他生命中那么多的凄风冷雨,都是母亲用她温暖的怀抱陪着他慢慢的走过来的。只是当他想好好的回报时,人却不在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种痛经历一次就足够了。
  “没事吧,没事吧。”水芙蓉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儿子,听到他出车祸的消息,她差点就晕了过去。他的儿子,他可怜乖巧的儿子,如果不是为了她,又怎么会成了医生口中那个疲劳过度加营养不良的孩子呢?
  “你可真够吓人的,差点吓死我们了,哥。”青瑞用力的将泪又给隐了回去,不过还是狠狠抱了他一下。
  看着弟弟,青璃又笑了。真的重新来过了,这一次他如此肯定的对自己说。
  前世他与弟弟的关系却因为后来出现的父亲,弄得很僵。刚缓和了一些,却因为母亲的过逝又成僵局。青瑞更是因此远走国外,至到他死时都没能再见上一面。
  这一辈子,这些事情一定都不会发生了,他如此笃定的对自己说。
  “我没事,真的没事,妈妈,青瑞,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青璃含着泪道。
  “我想大家不要站在洗手间这里了,我们回病房再说吧。”康连城苦笑的提议道。
  他们这么四个大人堵在男洗手间里,还有一个女子,让想进洗手间的人都不敢进了。
  青瑞怒气冲天的瞪了他一眼,康连城这次是连苦笑都苦笑不出来了,真不亏是双胞胎,连恨人的样子都一模一样。
  “快回去躺着,好好的休息休息。”水芙蓉心疼的直掉眼泪。
  大儿子自幼就这样乖得让人心疼,为了这个家,为了他这个母亲,为了他的弟弟,一直委屈着勉强着自己。要不一模一样的两个双胞胎,他还是个大的,却怎么比弟弟还矮上了一头呢?
  十六岁的大学生,青璃真的是个天才吗?这其中的辛酸又怎是外人所能知晓的。谁会知道他因为跟不上老师授课的进度而偷偷的躲起来哭?又有谁知道因为瘦小而被同学欺负,却回家笑着说是自己不小心给摔着了?因为自己是哥哥,所以就应当担起做哥哥的责任,好吃的好玩的好穿的尽先让着弟弟,而实际上他也不过只比弟弟年长了两分钟而已。

【重生之先让你爱上我 by 雪夜樱尘(上)】(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