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养 by 阿豆

时间: 2013-12-21 06:07:46

【圈养 by 阿豆】小说在线阅读

圈养 by 阿豆

  第 1 章

  黄粱一梦
  十六岁,年少轻狂,总觉得未来有无限的时间,什么时候开始努力也永远不嫌太迟。父亲精明能干,是国内最先富起来的那一批人之一。在别人还为“万元户”惊叹不已的时候,父亲不声不响的已经有了百万身家。这样优渥的家庭条件让我没有需要努力的紧迫感,作为二世祖随随便便的念念书,将来子承父业,我就这样漫不经心的计划着将来。
  十八岁,考上了二流大学的计算机专业,仅仅因为这是个热门的专业,父亲代我挑选的。而我本人没有特别的追求或者很想学的东西,读书只是顺理成章而已。即使是二流大学,父亲也很高兴,还特意摆了酒席宴请亲戚朋友。
  二十一岁,家庭巨变。父亲在外面置了一套房子,养了一个……男人。按母亲的话来说,是兔子,同性恋,臭不要脸的xxx。作为单纯的异性恋青年,我终于把“同性恋”这个词从遥远的传说转到了现实这一档。
  在母亲纠集亲戚把那个男人打成了重伤之后,父亲以金钱为筹码,和母亲离婚了。我被判给了父亲,妹妹跟了母亲。得到了金钱补偿的母亲在法院门前对父亲冷笑,说让他等着,她会再嫁个比父亲好一百倍的男人。这期间她不曾看过我一眼。也许只是因为我没有在法院当场说出她要我说的那些侮辱父亲的话语,我对此映像深刻。
  我自然对父亲不满,可是我不会把家里的事拿到外面去说,即使他们离婚了,他们仍然是我的父母。后来母亲果然陆续找了好几个小白脸,也陆续被骗去了不少钱财。我对此不愤怒,但我愤怒她根本不管妹妹,让本来就娇纵不爱读书的妹妹成为了街头的小太妹之一。我试图劝说母亲,管教妹妹,但母亲的话题总是转到我能从父亲那里继承多少钱,妹妹则让我别多管闲事,说我们早就不是一家人了。
  二十二岁,大学毕业,我开始在父亲身边做事。但我不再和父亲住在一起,并一直漠视已经和父亲在一起生活的那个男人,徐谦。他是个说话做事都让人挑不出错的人,因此对于同性恋我也不再有最初那种恶心的感觉,但我还是不能不恨他。我怎么会不恨他,我简直恨他入骨,我的家支离破碎,全部失去了。我的天真也早就没有了。
  诚然,我对父亲不满,认为父母离婚的原因完全是因为徐谦。但我从没有试图让父母复合。
  从我有印象起,他们感情就很差。不是吵就是打。后来父亲有钱了,母亲辞了工作,天天在家打麻将,顺便炫耀一下家里的财富。
  但这些都不是原因,真正的原因是我看到了母亲心底的那种狠毒自私,她毫不羞耻的教我说那些下流的词汇,教我如何使用恶毒的伎俩,她甚至想让我在父亲和那个男人的饭菜里下毒。
  在这期间,我丝毫没有看出,她作为我的母亲该有的一点点考量。她甚至根本不担心我会因此坐牢。
  从此,我便没有母亲了,我对自己说。
  二十六岁,妹妹假装被绑架以骗取父亲的大额赎金。但她所谓的朋友并非善类,假绑架变成了真绑架。父亲因为妹妹的安全原因不敢报警,我们两个人去交赎金,结果绑匪的枪走了火,父亲被我送进医院急救了一晚,故去了。
  我没有在妹妹脸上看到丝毫的内疚,她仍然染着头发,画着浓妆,跟在母亲身后晃悠。仿佛只是来探望一个不相干的邻居。而母亲则是来问我,父亲的财产如何分配?
  早在我大学毕业那一年,父亲就当着我和那个男人的面立了遗嘱,房子和三十万块钱是那个男人的。剩下的,以及父亲的厂子是我的。其实因为父亲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丑闻,厂子的生意已经大不如前,除去他为了离婚而给母亲的钱,还有为了妹妹而交的大笔赎金,厂子已经快成了一个空壳子了。但是只要我努力,总有让厂子恢复元气的一天。
  那个男人得到的并不多,只是父亲想给他起码的生存保障而已。可母亲不满意,她鸠占鹊巢的住进了父亲留给那个男人的房子,把我叫了去,除了要我给她多少多少赡养费以外,还要我赶走那个男人。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我不愿意。纵然我恨这个男人,可我不愿意违背父亲的心愿。
  妹妹身上已经看不到一点教养了,她张口就来的那些下流话比母亲当初教我的还要狠毒,她几个耳光下去,徐谦的脸就已经肿得看不出面孔了。在争执中,她把水果刀捅进了徐谦的腹部。
  警察来了之后,妹妹指证是我杀了人,母亲附和。
  从此,我便也没有了妹妹。
  当然不是她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尤其她们在这个小城市里的名声都不大好,而我则是大学毕业生,平时又算是行为妥当的优秀青年。调查取证长达十个月之久,小城市查指纹线索证据什么的都比较麻烦,查案的过程也很漫长。各种各样的审讯,甚至毒打,我经历了很多。其间我一直被拘禁,在这个社会最黑暗的一角,学会了很多东西 。
  这些都不会让我动摇。被亲人出卖,已经是最深的黑暗了。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让我难过吗?甚至在知道了她们曾经行贿警察和检察官,才让我吃了更多的苦头,也不会让我多一丝一毫的难过。
  我已经理解了过去无法理解的事,如果我没事,母亲只能从我这里得到赡养费,但如果我顶罪,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们的。当然还因为妹妹不想坐牢或者吃枪子儿。
  我无罪释放后,才发现房子已经被母亲卖掉了,存款也已经都提光了。本来就勉强支撑的厂子,也因为父亲的故去和我的杀人案子,长期无人监管,彻底停下运行了。
  我无心去打听妹妹的量刑,也不管母亲会怎么样。她们对我而言不再具有任何涵义,只是代表了“恶毒”的两个词汇而已。卖掉了厂子,换了个城市,我重新开始生活。
  三十六岁,我努力工作了十年,成立的小公司在同行业激列的竞争中勉强取胜,算是一个“成功人士”。
  过去的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可我自己明白,午夜梦回的时候,以母亲和妹妹为主题的噩梦还是会出现。心里的伤痕,永远都不会过去。
  虽然一切都因为父亲的出轨开始,但……我也只有他一个亲人了。即使他已经故去了,但他是我心里唯一承认的亲人。不管他做的事情是对是错,他对我而言,已经是个足够好的父亲了。我在他坟前默默的说着这些年的过往。
  然后忽然从梦中惊醒,醒来仍是十六岁的夏天。
  只是黄粱一梦?
  可是我得到的阅历是真的,我学到的学识经验是真的,经历的那些事是真的,心里的那些旧伤痕也是真的。母亲和妹妹,我宁愿再见不到她们。
  可是父亲仍在。父亲仍在。这就是最好的事了……
  还是在暑假,开学我就该念高二了。我穿了t恤和牛仔裤出房门,母亲仍在打麻将,看来又打了一个通宵。妹妹则在镜子跟前,拿着一条比一条短的裙子往身上比划。父亲应该已经去工厂了。
  母亲扫了我一眼,“没做早饭,你自己出去吃吧。顺便给我们带一点回来。”
  我点点头,洗漱过后出房门,深深叹了口气。我都佩服自己面对她们的时候,还能保持平静。其实连和她们共处一室,都让我觉得呼吸困难。
  在街边吃了早点,我不想回家,在这个城市里漫步。在美院门口,看见了那个让我恨之入骨的男人,徐谦。他和别人结伴而行,笑容恬淡,气质温和。
  是了,他原来是美院教画画的老师,我还知道,他原来有个青梅竹马的同性恋人。
  后来他的**要结婚,他们才分了手。可他**的妻子并不因此放过了他,写了许多匿名信给学校的老师和学生的家长,说他是作风有问题的同性恋,让他丢了工作。他**的老丈人是个小官,可官虽小,在这个小城市里也足够整治这个没有任何根基的失业人员了。他找不到新工作,只好弄了个馄饨摊子,也被那个女人一家弄得办不下去。
  后来进了父亲的工厂,就那么认识了父亲。
  他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三十一岁,那么今年应该是二十六岁。
  我打量了他几眼,转头离开。即使我想改变什么,此刻也无从着手。我无权,无势,家里的钱也是父亲的,想要做什么,凭我现在的情况还完全做不到。
  仍需要等待。

  第 2 章

  有了生活阅历,我自然不会再认为我有无限的时间可以挥霍。也不再想在本地的二流大学读书。见识多了,自然想走得远些,飞得高些。
  我想任何人有了我这样再世为人的经验,都不会再浪费时间,虚度青春了。学业简单,并不需要我花太多精力。我从来都是聪明的,只是从来不努力,这是许多老师给我的评价。现在既然知道努力了,那就没有什么能再阻挡我一飞冲天。
  其他的时间,我用来加强英语的口语和听力,不想再像从前那样,只会考试,而无法用英语交流。还在我原本从未去过一次的图书馆办了张卡,借英文的原文小说回来看。事实上,这也是逃避家庭的一种方式,我不是待在学校,就是待在图书馆里。
  我需要自己的事业。父亲的仍只是父亲的。所以我从醒来那刻起就开始想,如何能赚到自己的第一桶金。我过去即使是重新开始,也并不是两手空空,白手起家的。但现在面临这样无力的窘境。
  我有些想法,却因为我还未成年,很多事情都不能做。父亲给的零花钱和历年的压岁钱可以是我的启动资金,但还是太少。
  我起码要在高中毕业的时候有了第一个产业,哪怕是个报亭杂货店,那样我才可以在那里安置落魄又失业的徐谦,阻止他到父亲的工厂上班。
  我起码要在大学毕业的时候赚够第一桶金,然后从那个时候开始自己的事业的第一步。
  我的成绩这一学期窜升成了全年级排第一,而且我原本的性格就是机灵嘴甜,受老师的喜爱。纵然现在变得沉稳,经常习惯性的没有表情,也被理解成为我终于长大懂事了,让他们欣慰不已。
  期末被熟悉的老师拉去帮忙批改初中部的考试卷,看到有些惨不忍睹的卷面成绩,我萌生了一个尝试的念头。暗自记下了他们的名字和班级。
  给他们每个人分别寄去了升学补习的信息,当然,为了让他们感觉到被重视,每份信息都有对应的名字和科目。
  初三的学生面临中考,即使是吊尾生也会着急成绩。不是每个学生都请得起家教的,况且在这个小城市,在寒假的时候请家教并不容易。我给每个人单独寄了信,而不是广泛的发传单,对他们有足够的尊重。即使是心理敏感,厌恶老师和学习的学生应该也不会有太多反感。学校初三有六个班级,每个班级有四十五六个人,我只发出了四十封信,并不算多,我一个人应该可以应付。方方面面我都仔细考虑过了。
  他们结伴来质问我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班级和成绩,这也在我意料之中。
  “放心,学校和老师并没有泄漏过你们的成绩状况。因为今年我参与批改了你们的考试卷,所以才知道。如果不想补习,就当作没看到吧,反正也不是寄给你们的父母,他们不知道的话,应该没有人会强迫你们。我只是提出建议,接不接纳在于你们。”
  “谁知道你教得怎么样?要是我们听不懂,那不是白交钱了吗?”
  “好吧,如果是担心这个,你们可以免费来听三天的课。不满意以后就不来就是了。我要租地方给你们上课,买辅导书备课,给你们印复习材料,还要花去一整个假期的时间。难道你们真的以为我是为了从你们身上赚钱?我家并不缺钱,我想你们是知道的吧?”
  他们无言退去,结果这些学生中后来来了大半。
  老师知道了,也把我叫去问是怎么回事。
  “因为今年帮忙改考试卷,发现他们的成绩实在是……反正我假期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做一点事。如果能给老师和学校帮上一点忙,我也就算没有白做。”
  “你的想法是很好,可是这个收费……?”
  “本来我跟家里一说想办个补习班,我爸就说要给我出钱找地方。可我觉得那样对我而言就没有意义了。我想不靠家里,自己办成这件事。所以收费……”
  老师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好,我拭目以待,期待你做出成绩。”
  “谢谢老师。”
  最后老师还问我有没有考虑过入党。
  其实所有的解释都是假话,我不过是想赚钱。
  寒假的时候,我借用了父亲工厂里的一间空货房当教室。原以为这些学生中能来十个就算不错了,结果竟然来了三十几个。
  我按照科目而不是人头收钱,每个人可以自由选择一到四门课,我这里决不勉强。看着收钱不多,其实和他们自己请家教差不多了。因为所有的人都选择了四门课全都补习。
  这个工作既麻烦又累,但我作为学生,能选择的赚钱方式并不多。学与教有很大的不同,在教的过程中不断思考,不断的解决问题,不断的提高自己的讲解效率,也是一件有成就感的事情。
  做这样的事,父亲自然是知道的,他在我借厂房的时候很不解,“放假了,你不好好休息,搞这个干什么?这个能赚多少钱?”
  我笑,“钱少也是我自己赚的”,再说教室是免费的,又不上税,连试卷都是在父亲办公室印的,除了自己花费的精力和时间,其实就是无本经营。再说这期间我自己也有长进,也学到了一些东西。我想就算不念大学,我自己当个中学老师,或者给考生作心理辅导应该不成问题了。
  他听我这么说立刻就明白了,“想创业?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我摇头,“现在只是锻炼一下办事的能力,真要创业要等到考上大学以后了。那时候我就成年了,办什么事都方便。哪能像现在这样束手束脚的。现在我也就是赚一点启动资金。”
  父亲就笑了,“好小子,等你考上大学了,我给你启动资金。”
  “你给的我要,我自己也要在有空的时候赚钱。这钱不是越多越好吗?”
  “要不下次放假你到厂子里来,我给你一份工作,你也学学经营管理。你教这么多学生太辛苦了,对你以后的发展似乎也没什么用处。”
  父亲厂子里的事我都是做熟了的,又有什么意义?到底还是在拿父亲的钱。
  “你能给我多少工资?我给他们补习,赚的起码是你发的工资的十倍。”
  “有那么多?”,父亲有些吃惊。
  我点点头,“我能让他们考上高中,这点钱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那好吧”,父亲不再反对,“既然你有正经事做,那我给你买台新电脑,省得你妹妹天天占着你的电脑上网玩游戏。”
  “那给我买个笔记本电脑,将来我直接带到大学里用。”
  “成。”
  我犹豫了一下,“爸,我明年就高三了,学习肯定忙。妈妈她天天晚上打麻将,很吵……我想……搬出去住。”
  “搬出去?你想搬去哪儿?”
  “在你们厂里给我腾个宿舍也行,或者在外边给我租个房子也行。”
  父亲想了想,“我给你买套房子吧,也就十万块钱的事,就算你将来在别的地方安家,逢年过节总是要拖家带口回来的,有套房子也方便。不过别和你妈说,就说是租的,免得她啰嗦。”
  我点点头,她不知道是最好的了。
  隔了几天,父亲就让他的司机到教室里去找我,然后带我看了新买的房子,连房产证都办好了,上面是我的名字。父亲给了我一张卡,让我按照自己的心意去买电脑,家用电器和家具,还说不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以后既然是我住,自然要让我喜欢才成。父亲办起事来总是细致体贴,面面俱到,也难怪他会在事业上取得成功。
  我坐着父亲的车跑了一天,买全了东西。搬家,装修,买这些七零八碎东西,过去我已经做了不是一次两次了。再说所谓喜好这种东西,早就固定了下来,没有太多挑选的余地。
  卡里剩下的钱还不少,我也就自动占为己有了,父亲本来也就是这个意思。
  我搬出去住,父亲给母亲的解释是我想锻炼自己,自己赚钱自己租房子住,也方便我明年准备高考。
  母亲闻言也没有说什么,她其实对子女从不上心,只要我们有饭吃,有衣服穿,她就觉得她的责任已经尽到了。她是个享乐主义者,只要自己过得高兴就行。妹妹的性格随了她,也同样是没心没肺的。
  这一个学期我都没有和母亲妹妹说过几句话,而她们也根本没有察觉我有什么变化。我对母亲的意义,不过是不过是期末考出好成绩后,她在牌桌上多了一份谈资,如此而已。
  不管放不放假,我都自觉主动地早起去锻炼身体。年轻的时候不锻炼也觉得身体挺好,倒了中年时,因为烟酒,应酬以及缺乏锻炼而身体变差的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
  再世为人,我也没有变成什么天才,也并不是有了成年人的经验,在少年时期就做什么都能成功。我有的仅是努力和珍惜罢了。珍惜时间,并且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全力以赴。态度决定一切。也许因为不再迷茫,我清楚自己的目标和未来是什么,所以从不觉得累。

【圈养 by 阿豆】(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