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情 by 香龙血树

时间: 2013-10-10 02:15:38

【禁情 by 香龙血树】小说在线阅读

禁情 by 香龙血树


【陈三系列】的第一部

一个是纵横南北的黑道枭雄
一个是年轻机智的辣手神探
终於,在那个灯红酒绿的夜场酒吧,他们会面。

他撒下香饵钓金鳌,精心安排下重重罗网,
却没有料到,那一刻,
那个人就那麽分开人群,向自己走来。

夜的喧嚣潮水般涌来,无法冲刷掉,他和他心上的──残痕。


  禁情1

  1
  灯红酒绿的酒吧里,音乐劲爆地响着,舞台上几个半裸的身体妖魅地扭动着。
  角落里,陈烨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台上,那小子虽然唱得不错却跳得很娘,他低下头继续跟周围几个小子玩桌上的色子。
  “三个六!”对面的小厮说。
  “哇那麽多六你够狠!”陈烨嘴上说着,眼睛瞄向台口不远的小莫,“四个六!”
  小莫和MB小四儿坐在目标人物身边,周围是目标的保镖。
  身体的缝隙里陈烨看见小莫笑着,朝目标举起酒杯。
  於是他低头专心玩色子,更加仔细地听着耳机里的动静。
  “那韩哥我干了!”小莫说。
  目标人物叫韩天阁──这名字还挺斯文的──陈烨翻开档案时想,但这人却是道上响当当的黑帮老大,军火毒品地产走私无不涉足,纵横南北勾联内外。
  韩天阁这次是路过B市,B市这个亚洲最繁华的都市之一,是韩的老家。
  韩天阁在B市的日子,总是每隔两天固定时间到这个酒吧,不去包间,就在舞台前不远的地方坐上大约四十几分锺就走,走的时候顺手带上一条看中的鱼。
  “我过一下。”耳机里,小莫和韩天阁喝着酒,小四儿去了卫生间。
  小四儿是场子里的一个MB,很秀气的一个孩子,18、9岁年纪,身条很好,半长的头发披在耳边。
  “五个六!”对面的小厮说。
  “不信!” 陈烨开了自己的色子,他有一个六。
  “哈哈哈哈!”对面的小厮大乐,开了色子,“陈哥喝酒!”
  陈烨低头看去,竟然真有四个六,他输了。
  哗啦!乒乓!
  小四儿经过中间一张大桌子时,被人绊倒了,身体猛地砸到桌子上,紧接着头发被一只大手狠狠抓住!
  “呃……”小四儿**出来。
  “四儿!哈哈哈哈!”桌边那人狂笑出来,“你他妈的今儿晚上屁股粘到谁身上了?!”那只大手抓着小四儿扭到了自己身上,“看见爷爷都不过来问声好了!?啊?!”
  那声音很高,一时竟盖过了音乐似的,周围人听见,纷纷向那张桌子看去。
  妈的!陈烨皱了下眉,哪来的这个货!那人叫许五,他知道,一个地头蛇,“别管它,让侍者过去,咱玩咱的。”他招呼小厮,一语双关。
  “哥,该你喝酒了!”对面的小厮说,笑得很甜。
  小四挣扎地扭动着身体,头发低垂在额头上,“哥……我那边有客人……”
  “我操!”啪的一声,小四儿脸上狠狠挨了一巴掌,留下鲜红的掌印,“我管你有个球客人,他他妈算老几啊?老子今天来了,你就得坐我这儿,听见没有?!”
  “韩哥──”耳机里,陈烨听见小莫对韩天阁说。
  “霍”地一下韩天阁站了起来,高大的个子不怒自威,几大步走到了中间桌子前,动作迅捷得像头猎豹,侍者惊慌让开,几个保镖紧紧跟在身後。
  韩天阁站到了那个桌子前,空气里无形地凝聚起压迫感,他低头看向许五,没有开口。
  许五诧异了一下,仰头看起,“怎,怎麽着?”舌头莫名地打了个结。
  那个人只是低头逼视着他。
  许五的手不由自主地松了,小四儿一下子爬起来,躲向韩天阁身後。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场子里忽然沈寂了下来,连台上的歌声也停了。
  “你问我算老几是吧?”站着的人低声地说。声音不高,却寒冰一样渗到人心里,让人微微一颤。
  “……”许五慌忙坐直了身体。
  “喝了它。” 站着的人随手抓起桌子上一瓶黑方,望许五面前一推,语气却很平静。
  周围几个保镖往前围紧了一点,黑色的西装像一堵怕人的墙,许五的手下,竟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我操……”许五话还没出口,那人一只手闪电般抓住了他的头发用力望前一带,一只手抓起瓶子,把酒瓶狠狠塞进了他的嘴里。
  “嗷──”一声惨呼。
  韩天阁松开手,酒洒了许五一脸一身,许五捧着脸叫了出来。
  全场都抬头看过去。
  陈烨也跟着看过去,第一次正眼打量目标,那是一张十分醒目地脸,两道浓眉剑拔弩张,眼睛异常深邃,幽深莫测,鼻梁挺拔,下巴坚毅,轮廓鲜明,嘴唇却饱满有力。
  “味道怎麽样?!”韩天阁把剩下的酒洒在许五脸上,扫了一眼许五身边的人,声音低沈却让人感觉狰狞。
  “我叫韩天阁。”他最後轻轻说,把酒瓶放回桌上,转身走了。
  顷刻间,那堵移动的人墙也跟着回了台前的座位。
  “韩……韩老三”,身後,许五缩成一团,俯在桌边咳嗽着,嘴里含混地念叨出来。
  音乐又响了起来。
  一个小插曲。
  人们松了口气,继续欢乐,欢声笑语和酒杯重又碰撞起来,
  “韩哥,真厉害!我敬您一个!”耳机里,小莫适时地插进来。
  陈烨不易察觉地微微一笑,“继续玩。”他示意对面的小厮,声音却通过话筒无形的散播出去。
  小莫没有一天像警察过,陈烨报到的第二天,开重案组全体会时,门被“!当”一声踹开了,进来一个年轻人,中等个儿,皮肤微黑,大眼有神,头发带了点卷,一只耳朵上戴了只耳环。
  “对不起!”他手上捧了只花瓶一样高的大杯子,上面画了一只盘绕的花,里面腾腾地冒着气,一只胳膊下夹着活页夹,另一只手还捎带提了只大背包,然後就在陈烨旁边一挤坐下了。
  从那一天到现在已经两年过去了,陈烨始终记得那天的情景。小莫比他大两岁,比他早来一年,论经验比他多,但是性格却太过懒散,短短的两年里,陈烨的位子已经从门边挪到了靠近最中间,小莫却还没动过。
  但是每每需要卧底或或是扮演角色,却总少不了小莫。
  就像这次行动,要有一个人从酒吧里混在韩老三身边才能进到住地,开会选人像大片选角,不为别的,韩天阁太过狡诈凶残,喜欢玩的却是漂亮男人。
  队里年轻的警官很有几个,陈烨放心地听着,大家提来提去果然没一个人提自己,只是两边意见陷入僵持时,对面猴子忽然咧嘴冲他一乐,扭头嘴上喊到,“队长──”陈烨立刻明白了猴子脑子里打的主意,使劲鼓了下眼,於是猴子的下半句话就拐了弯,从人扯到衣服上去了。
  最後,还是定了小莫,虽然有人反对说他露面太多了。
  陈烨自己,是场内总调度。场外总调度是李队长。
  台上的歌唱完了。
  “收拾东西。” 耳机里,韩天阁对身边人说,话音未落,韩天阁又起来向中间走去,周围几个保镖再度紧紧跟上。
  中间的桌子上,吃了场亏,许五已经灰溜溜走了,只有他的一个助理和保镖在跟一个戴眼镜的瘦子说着话,三个人看见大队人马又走过来了,本能地哆嗦一下,惊疑地看着,缩起了身体。
  可是韩天阁走到那桌子边,忽然打了个折,完全没有任何先兆的──陈烨抬起头,吃惊地看见,韩天阁大步来到了自己桌子前。
  (To be continued……)
  PS:打滚求票票!
  烦劳看到这里的大人帮俺投票票!(*^__^*) 多谢多谢!

  禁情2

  禁情2
  韩天阁的绰号叫韩老三,陈烨在警察学院就听说过这个名号──那时,他听说他冷酷无情,杀人无数;那时,他听说他子承父业,大开杀戒、洗牌黑道;那时,他还听说了师父师兄跟韩家父子几代人的仇恨纠葛;惟独却跟大部分人一样,他不知道他叫这名字。他只知道道上管这个人叫:韩老三、韩三。
  又或者,近点的人叫他:韩哥、三哥。
  也是在翻开档案时陈烨才有点惊讶地发现,敢情道上一直所谓的老三,其实并不老,今年才29岁。
  “我能在这坐下吗?”那个人说。
  陈烨一愣,一只手赶忙把桌子上堆着的酒瓶扒拉开,另一只手把一边位子上的衣服拿开,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请吧。
  陈烨的位子在角落里,并不引人注目,哪露馅了?他的脑子飞快地转着。周围的人也全紧张起来。
  韩天阁没有坐,他居高临下眯起眼睛打量着陈烨,那目光让陈烨很不舒服。
  “你刚才看过我。”韩天阁说。
  “啊?”陈烨脑子“嗡”的一下,整个行动就毁在刚才他看过去上了?!妈的!刚才,全场的人不都看着他吗?妈的!他不看才古怪呢!
  陈烨17岁考进警察学院……四年全部科目成绩数一数二,连拿了两年学院“散打王”,毕业两年参与了很多案子,23岁有着他那个年纪的人少有的冷静。
  “是吗?”他平静地说。
  周围没了声音,几个小厮和付哥都局促起起来,只有衣料轻微地颤抖声。那人来者不善,语气平和中带着寒意,吉凶难辨。
  耳机里也一片沈寂,内场外围全没了声音。他能想出黑暗里多少人屏住了呼吸。
  “你为什麽看我?” 韩天阁注视问,语调冷淡却充满威严。
  “……”靠,那目光,换个时候,陈烨会一下子跳起来,现在他只能强忍下来。他觉得自己脸热了起来,他努力让语调尽量平静,“我只是看看……”
  话没说完,那人一只手猛地抄到了他脖子後,另一只手拽着他的领子,把他身子带弯在桌子上空,
  那动作快如闪电,竟然让他来不及躲闪,他两手抓紧桌子边缘,控制住自己没有出手。
  “再问一次,你为什麽看我?说出来!”那个人忽然脸凑近了逼视着他,一只手依然按住他脖颈,另一只手捏在了他下半截脸上,手指在他的脸颊和嘴唇上有力地碾过。陈烨能感觉他沈重的鼻息。
  刚才无数个人看过你──他想说,可是刚一张嘴,对方压在他嘴上的指头探进了他嘴里。
  “你是想我那东西塞进你这里是不是?”那人接上说,声音不高,一边盯视着他,指头粗暴地探过他的舌头、湿漉漉地下颌内壁,又飞快地退出,他能感觉到那动着的硬硬地指甲。随後那手复又捏住他的下巴,一根指头还压在他嘴上,他脖颈後的手指也动了动,摩擦着他的皮肤。
  “!”血一下子升到了头顶,陈烨吃惊地看着他,克制住想挣脱掉那手、擦干净嘴的冲动,甩开了头。
  “……不是。”他低声说,没有抬头,以免在声音和目光里泄露自己巨大的愤怒和力量,呼吸一下粗重起来,喉结剧烈地颤抖起来。
  然而对方却饶有趣味地打量着他,把他的轻声看成顺从和挑逗,把他涨红的脸和突出其来的喘息看成**。
  那人笑了起来,“那就是是了?”
  那人退後了身子,复又打量他,手却还在他脖子上,“你下面不会已经硬起来了吧?”声音里一下充满了挑逗。
  陈烨一下松了口气,他看看那人,把那句话和打量的眼神一起掷还回去,“你呢?”
  韩天阁松开了手,退後两步仍然打量着他,把这句话当成了允诺。随後韩天阁微微一笑,伸手抓起旁边的衣服,重重丢到给他,“走吧!”韩天阁很随便的说,转身要走。
  陈烨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今天晚上有伴儿了。”胆小鬼!话一出口,陈烨就後悔了,狠狠骂了自己一句。多难得的机会!他们费了多大周折才疏通关系把小莫和小四儿送到韩天阁身边混熟了,现在机会突然来了,他却不敢上,妈的胆小鬼!
  陈烨忽然害怕那人走了似的,又像证实自己勇气似的,猛然抬头向那人看去。
  随即耳机里他听出李队遗憾地叹息。
  韩天阁听见背後这句话,忽然站住了。
  付哥和几个小厮都惊疑地看向那背影。
  韩天阁缓缓地转回身,冷笑了一声,“多少?”他阴翳地对上陈烨的目光。
  “我今天真的有伴儿了。” 陈烨重复了一次,血一瞬间再次涌起来,妈的!他是意识到危险怕了吗?怕什麽呢?没道理!上个星期两挺机枪指着头他都没有怕过。那人家小莫呢?他还安排人家小莫去做卧底,自己却是个胆小鬼!他狠狠骂着自己,妈的!再给一次机会,他绝不放弃!
  韩天阁仿佛叹口气似的踱开步子,回到了陈烨身边,手又放到了陈烨脖子上,他俯下身,在陈烨耳边低低地说:“5万,到明天。满意我再加。”气息直拂在陈烨耳廓上。
  陈烨不及开口首先想到的是这个事明天就会在局里传成笑柄,一下子笑了出来。绝对地恶搞。
  韩天阁俯身看着他笑,在他额头边又开口了,“我讨厌人跟我耍花样。”他缓缓地说,语气低沈,手指在陈烨的耳唇脸颊脖项上来回滑动。
  “我再问你什麽你自己主动说出来,”他看进陈烨的眼睛,语气却在逐渐加重,“听明白没有?我给你的一定会比你想的好!”他的声音幽幽地送进陈烨耳朵,“明白了吗?!待会也一样!”他用力拍了拍陈烨的脖子。
  韩天阁再次抓过陈烨的外衣丢进他怀里,嘲弄地看着他,“走吧?”
  “我先去趟洗手间。”陈烨站起来,沈声说。
  这回韩天阁退後一步坐下了,他不动声色做了个手势,去吧。
  陈烨从他腿间快步走过。
  陈烨在路上就开始重新分组布置,卫生间门前,小莫几乎跟他同时到达,两人一前一後闪身进去。
  “妈的!真棒!”耳机里李队长也开口了。“聪明,居然能钓他!我差点以为你不预备去!”
  这间酒吧很大,所以卫生间也算大的。陈烨连拉两个门都锁着,最後仅里边一个门开了,旁边一个红头发的小子刚要进去,被陈烨当胸一把按住推到一边,他跟小莫同时钻进去,狠狠推上搭扣。
  “靠!”那小子在背後狠狠竖起指头。
  俩人在格子里飞快地换东西,陈烨摸到腰里把耳麦、线都解下来递给小莫,然後一只脚抬起来,踩到马桶盖上,把脚踝上的枪也解了下来,连皮带一起递给小莫。小莫又抬脚踩着马桶扣到自己脚上,外面的人只能看见两个人轮番抬起脚换着位置。
  这时外面有人推门,门上的搭扣很松,陈烨不等露出缝隙,从小莫肩头伸出手去狠狠推上门。小莫抬头时正好碰到他的胳膊,空间逼仄,两个人紧贴着能感觉出彼此的呼吸和汗水。
  陈烨把同色的电话耳机换到耳朵上,小莫的信号器在腰带上,他也解下来递给陈烨,两人换了腰带。
  陈烨正穿着腰带,小莫抬另一只脚又踩上了马桶,从脚踝上卸下来一样东西递过来,陈烨接过来一看,却是把刀。他又还给小莫,怕被那人发现,算了,他用眼神说。摘下搭扣预备出去了。
  “哎。”小莫又碰他。
  什麽?他回头。
  小莫把什麽东西递到他手里。他一看,是几只安全套。
  “什麽?”他诧异地用眼神地问。
  “要有女人呢?”小莫说。
  陈烨想想也对,收下了,打开了门。
  “你努力卖啊!努力卖!”小莫最後拍打着他的背说。
  陈烨当然知道这话全队人都能听见,算是代表大家的鼓励,他嗤地一笑,“谢谢!”
  两人一前一後出了门,周围的人并不惊异,毕竟这地方是夜场不是什麽五星酒店,两三人同进同出很正常。
  小莫先走。陈烨在後面。呆得时间有点久,他怕那人怀疑,又对着镜子洗了把脸,出了门。
  韩天阁还等在座位上,看见他出来什麽都没说,只盯了一眼他湿漉漉地脸,就起来了,“走。”
  到车前,出乎意料,韩天阁要自己开车,让陈烨坐到了旁边,司机和保镖坐到了後边。
  夜色里,俱乐部门前,几辆车同时打轮,上了公路。
  几辆车依次向目的地驶去,下了高速的路口,韩天阁的车突然与前车分向拐向了另一边。
  “我们今天换个地方。” 韩天阁像是自言自语,看了眼车内的後视镜,“那些事情让他们弄吧,我懒得操心了。”

【禁情 by 香龙血树】(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